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互猜身份 明而不宣
    (..la),最快更新最强武者最新章节!

    林旭对此倒也不着急,只是一边看书,一边耐心等待。现在飞机才起飞不久,至少还有一小时后才会降落。一个小时的时间内,这父女俩总会说话的。

    不过林旭没等多久,机会便来了。

    飞机是十一点四十准时起飞的,到这时飞行平稳后,便已是到了中午十二点。所以广播过后没多久,就有空姐推着餐车出来,开始给乘客发放午餐。

    林旭在新田市开车的那一段路上,被黄容喂了不少小笼包与茶叶蛋,这时其实还并不太饿。不过要吃却也尽吃得下,他倒也想体验下这高空上的飞机餐怎么样,是不是真像黄容说的那样,飞机餐都挺难吃的。反正这些也都算在机票里的,不吃白不吃。所以在空姐推着餐车发放过来时,他便也顺手接过了一份。

    “衣衣,吃饭了!”在看到空姐推着餐车出来发放午餐时,旁边那个父亲抬手轻拍了下女儿的手臂叫道。

    而林旭听到“衣衣”二字后,又是不禁心中一动,这“衣衣”很可能是“青衣”的简称与爱称。只是终究没叫出全名,林旭也不好就此认定。毕竟,“yiyi”只是口上称呼出来的,有可能是“衣衣”,也有可能是“依依”或是“伊伊”,汉字里同音不同字的实在不少。

    “哦!”女孩儿闻言转头答应一声,按键暂停了随身听的播放,取下耳机,将前排座位椅背上的折叠小桌板放了下来。

    林旭这时也早放下了自已前排椅背上的折叠小桌,在空姐推着餐车发放过来,他接过空姐递过来的一份午餐后,并没自己留下,而是先转手递给了最里面的女孩儿。

    “谢谢!”女孩儿见他递来,又是笑着开口道了声谢。

    那父亲也是跟着谢了一声,向林旭道:“你吃你的就是,不用这么客气!”

    林旭向两人回笑了下,没有多说,但在接过第二份午餐时,还是又顺手递给那父亲,接着第三份才留下给自己。

    “小伙子人很好啊,不知道怎么称呼?”那父亲又谢了一声后,开口问道。

    林旭闻言,不禁心下一喜,这般一问,那就是要互通姓名的,这机会可比他等着旁听父女俩对话时透露信息的机会要更好。他帮忙给这父女俩递饭,可不是做无用功,一来确实是顺手帮个忙,二来便是想要找个机会搭上话,探听下二人的名字。现在是正遂他意,他还没开口,这父亲就先主动要结识了。

    不过在开口说自己名字时,他心里想了下后,还是只说了自己现在所用的化名,道:“我叫许林。”

    如果女孩儿真是卫青衣的话,林旭倒是也不愿在两人这初次见面的刚开始时就先欺骗对方。可如果这女孩儿不是卫青衣的话,他一路所用的都是许林这个化名,在这时轻易就把自己真名透露了,却也是不好。另外,女孩儿就算真是卫青衣,有其父亲在场,他这般真名说出来地两人当场相认,却也是有些不便,要给卫青衣添麻烦。

    “许林!”

    林旭注意到,女孩儿在听到自己这个名字时,瞧着自己的目光也是略微有些若有所思,不知想到了什么。

    这是他第一次向两人开口说话,如果女孩儿真是卫青衣的话,也不知是否会对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也有些耳熟。同他一样,卫青衣却是也有听过他的声音。

    就是随信附赠录音带的那次,卫青衣在信里要求林旭回信时,也要回赠一盘他的录音带。随他唱歌也好,吟诗也罢,或是说些什么别的,反正也是要听听他的声音。

    林旭后来回信时,确实也按要求给她回寄了一盘。他在录音带里也没弄什么别的古怪,也是选择了唱歌。不过,卫青衣给他的录音带里唱了好几首,他的录音带里,却是只回了一首。

    他虽然从来不在人前唱歌,但只是独自一人录音,却也放得开。那时他已跟岳俊锋学会了弹吉他,录这首歌时,还自己弹吉他配乐地边弹边唱,唱的是一首《沧海一声笑》。

    那父亲听到林旭所报的名字后,笑道:“这倒挺巧,我名字里也有个‘林’,我叫卫建林。”说罢,转身指向自己女儿介绍道:“这是我女儿,叫卫青衣。”

    “还真是她,我没猜错。”林旭闻言,不禁心中惊喜地瞧着卫青衣暗道。只是他心中虽很惊喜,面上却没显露多少,只是微微一笑地向两人礼貌道:“你们好!”

    “许林,你多大了?”卫青衣好奇的双眼盯着林旭问道。

    “我今年刚满十六。”既然说给二人的是许林的名字,林旭便也报了许林那个身份证上的年龄。

    卫建林闻言道:“那你比衣衣刚好大一岁。”顿了下,看了左近一眼地问道:“我看你样子,好像是独自一个人出门的?没家里大人跟着吗?”

    林旭打开自己桌上的盒饭,点头道:“嗯,我是独自一人,到滨城去探望亲戚,顺便旅游。”

    “小伙子很独立吗,才十六就独自一个人坐飞机出这么远门,真是不错,有勇气。”卫建林笑着夸赞了句,也顺手打开了自己桌上的盒饭。

    卫青衣闻言有些不服地道:“这有什么难的,我也能这么独立,只是你和妈不肯让我独自一人出门。”说着话,她瞧了林旭一眼,目光中很是羡慕林旭能独自己出门的这份儿自由。

    林旭见状,心下略微有些苦笑,他其实哪有这么自由,不过是偷瞒着父母出来的,根本没跟父母打过招呼。不然要是给他们说了,他们也肯定不会放自己独自出这么远门。

    “这不一样,你到底是女孩子,这么小独自一人出门不安全!”卫建林喝了口水,向卫青衣笑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现在都讲男女平等,男的能做到的事,女的一样可以做到!”卫青衣又是不服地辨解了句。

    “好了,别跟我争这个了,等你上了大学再说。”卫建林说了句后,有些歉意地向林旭笑了笑,觉着女儿难管在林旭面前失礼了。

    林旭自是不在意,只是笑了下,低头吃饭,心里则忍不住暗想着,卫青衣还真是跟她信里所表达的一样,总是觉着家里人太过管束她了,非常想要独自一人的自由,任何事都想要能够自己做主。

    飞机上发的这顿午餐主食是米饭,一个大饭盒里,一半是米饭,另一半是炒制的鸡肉与蔬菜。林旭尝了一口,觉着味道还可以,并不像黄容说的那么难吃,只是加热的有些不均匀,有的热了,有的则还凉些,另外则是口味有些淡。除此外,并没多难吃。

    至少,他觉着比他们武乡中学食堂做的大锅饭菜要好不少。食材比起学校前面饭店所用的,也是要好,不过口味比起饭店做得,就稍微寡淡一些了。

    “好多人都说飞机餐难吃,其实并不是真的难吃。而是高空上的大气压力,会对人的味蕾、嗅觉等产生一些影响,所以吃起来就觉着不好吃了。就像人感冒时吃东西一样,那时不论吃什么,也都觉着没味道,不好吃。”卫建林这时也开始吃起了饭,吃了两口后,向林旭与女儿笑着讲道。

    “还有这个说法吗?”林旭转头看了一眼,道:“我倒觉着还可以,就是味道淡些。”

    心想不知是否自己练武后大为提高的身体素质,能够抵消飞机上的高空气压,所以他受到的影响小些,只是觉着味道淡而已。

    “许林你在首都哪个学校上学?”卫青衣吃了两口饭后,又忽然转过头盯着林旭问道。

    林旭看了她一眼,道:“我不是首都的,是从晋省坐飞机,在首都中转才坐上这趟的。”

    “晋省?”卫青衣闻言,立即双眼一亮地又紧接着问道:“你是晋省哪里的?”

    “平阳。”林旭这回没编假话,如实相告。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仍只是他那张许林身份证上的信息。他那张身份证上编排的地址,本就跟他实际地址所离不远,都是同一市同一县的。只是许林的身份,被编排到了汾县县城而已。

    “哦,平阳我知道,不过没去过,只去过你们省城晋阳。”卫建林闻言,笑着插了句嘴。

    而卫青衣听到是平阳后,双眼不禁又更是一亮地深深注视着林旭问道:“平阳哪里?”

    “衣衣!”卫建林听到这里,忍不住语气略有些呵斥地怒视了卫青衣一眼。这女儿今天是怎么了,平常也不太爱跟陌生人说话,可现在逮着许林怎么跟查人户口似的,太不礼貌了。

    呵斥了一声后,卫建林又转过头向着林旭歉意一笑,道:“你别理会她,不想说就不用说。这孩子真是的,跟查户口似的。”

    林旭笑着摇摇头,道:“没什么,她可能就是想知道清楚些。”

    嘴上虽这样说,他心里则清楚,卫青衣肯定也是怀疑到他的身份了。毕竟知道林旭这个名字的话,他许林这个化名一念,就明显能看得出是姓与名前后颠倒过来用的。再加上他一说晋省,再又具体到平阳,卫青衣肯定就是立即起疑了,所以才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追问更加具体的县一级。

    关键问题被父亲打断后,卫青衣眼中略有些失望,不过她随后又立即转过话题地问林旭道:“你刚才是在看什么书?”

    林旭迎着她的目光道:“一本武侠小说。”

    卫青衣道:“我也看过几本武侠小说,尤其喜欢《笑傲江湖》,你喜欢吗?”

    林旭点头道:“喜欢。”

    卫青衣又道:“那你看过由《笑傲江湖》改编的那两部电影吗,我很喜欢里面的那首主题曲《沧海一声笑》!”

    林旭坦然地看着卫青衣,含笑道:“我也很喜欢这首歌。”

    卫青衣既然把这首歌都点出来了,几乎已是确定他的身份了,而他这样说,也是等于承认了。只不过当着卫建林的面儿,话就不能说得太明了。

    其实在确认了卫青衣的身份后,他便没想过还要隐瞒欺骗她,不然就不会点明自己是晋省平阳的了。完全可以另编个地方,或者就顺着她说自己也是首都的。要想隐瞒,他很轻易就做到了。

    这般暗里点明,其实也是指引卫青衣猜到他的真实身份。也就是有卫建林在,多有不便,不然只有他们两人的话,林旭早就明说了。

    《沧海一声笑》正是林旭回赠给卫青衣的录音带里所录的歌,也是里面唯一的一首。他这般一说,卫青衣就立即明白他是承认了,当即目光闪动间,向着他灿然一笑后,便没再多说什么地又低下头去吃饭了。

    林旭向着她回以一笑,也是低头吃饭,没再多说什么。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