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意外事件 要命一刀
    .630book.la ,最快更新最强武者最新章节!

    “627,到了。”

    林旭上到六楼后,一路寻找之下,很快找到了627号病房。瞧到627的病房号时,他心中默念地暗道了句。

    不过到了门口处时,他并没进去,而是先侧身站在里面不易察觉的位置,透过门上的小窗口玻璃,往里面观瞧。这一点上,滨城中心医院跟他们汾县的县医院也是一样,所有病房的门上都有一小块儿可视玻璃。不过所不同的是,他们县医院的病房门,是在上半部分有一块接近正方形的窗口玻璃,而滨城中心医院,则是在门的正中间有一块儿长条形的玻璃,而且门的材质看起来也很上档次。

    对于这种门上带玻璃的病房门,林旭猜不止这两家医院,怕是天下所有医院的病房门上都带有玻璃。他觉着这玻璃的作用,应该是为了方便医护人员可以随时在门外观察到里面病人的情况。这样既不用看门进去的话,有可能打扰到病人休息,也可以随时看到里面情况,正是一举两得。

    不过这种门,却也是方便了他不用进去,就可以在外面观察到里面情形。偏头侧身一瞧,迅速向里面一扫,他便瞧清楚了里面情形。

    同他们汾县县医院的干部病房一样,这间滨城中心医院的干部病房也是同样的单人间病房,并且里面也是同样装修精致,布置齐全,沙发、电视、空调等一应俱全。而且相比起来,这间医院的装修布置也更加高档,电视、空调等也全都是用的名牌,病房的面积也更大。

    病房的正中间便是病床,病床上也正躺着个人,只是林旭一时却瞧不见床上躺着的究竟是不是李飞燕。因为这个时候,病床旁边,正有个人背对向门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身体刚好把病床上躺着的那个人上半身遮住了。

    这人看背影是个男的,上身穿了件白色衬衫,下身是条灰色的西裤。他身体略微前倾,正在跟床上的人说话。

    林旭被这人挡住了视线,一时看不见床上躺着的究竟是不是李飞燕,便侧耳倾听里面的对话。但可惜的是,这间病房的隔音效果竟是很好,再加上里面两人说话的声音也不大,即便以他的耳力,也是一时听不清里面两人的说话声。

    走廊里还不时有人来往,有医生、护士、病人家属等,林旭若一直不动地站在门口处窥视里面,就显得有些怪异与引人注意了,所以他只稍站了片刻,发现一时瞧不见床上病人的面孔,也一时听不清楚里面的动静后,略想了下,便抬步跨过门口往前走去。

    这医院的走廊里有供人休息的长椅,林旭走到前面不远处的斜对面一张长椅上坐下,将自己的旅行包放在身旁,然后又从包里掏出那本武侠小说接着看了起来。打算一边看书打发时间,一边等着病房里的那个男人离开。

    如果627病房里的人真是李飞燕的话,那正在病房里的那男的,很可能就是昨晚打电话的那个杨俊轩。不过在亲自确认李飞燕的安危情况之前,林旭却是并不打算跟这杨俊轩会面。先确认李飞燕目前是安全的后,再见也不迟。

    倒是里面如果真是李飞燕的话,那照他刚才在门口处所见的情形来看,病床上的李飞燕这时既已能清醒地跟那个疑似杨俊轩的男子在交谈对话,看来身体问题应该是不大。

    心里想了下后,他便低头看起了书。一只手抓着书翻看,另一只手里则翻动把玩着书签。这张书签却还是他父亲给他的,乃是枚长条状的铜制书签,上面寥寥几笔刻画着张兰草的图案,左上方题着“君子如兰”四字,看起来颇有些古旧了。

    林旭坐下没多久,才看了半页书,忽然一个带着身酒气的人从他身前走过,然后转身坐到了这张长椅的另一头处。

    见这人跟他坐了同一张椅子,林旭不禁眉头微皱地以眼角余光扫视打量了下。这一打量,不禁颇为奇怪,但见这人是个约摸二十来岁样貌普通的年轻男性,大夏天的,却是还穿着件夹克衫外套。另外,头顶还带了顶棒球帽。

    林旭出了飞机后,就感觉到滨城这里的气温,比他们那边要凉爽一些,并不是太热。可能是因为地处东北,又挨着大海的缘故。可就算再凉爽不热,毕竟也是夏天,又还是一年中最热的三伏天,现在这个点儿也是到了一天中最热的午后。

    林旭一路而来,所见的路上行人穿着,大部分都是短袖。就算有长袖的,也是很轻薄的衬衫等衣物。有见到穿着外套的,也是西装这种正装,是出于工作需要。

    可眼下旁边这人所穿的夹克,看起来却并不是工作装,而且竟还拉着拉链,胳膊也夹得挺紧。这就未免显得有些奇怪了,难道大夏天的,这人还嫌冷吗?虽然医院大楼里的温度比外面是要低一些,可也不至于会冷。

    另外这人的神情也有些不对,有些过于紧张与不安,似乎还带着股压抑不住的愤怒与仇恨,双眼也有些隐隐发红。他一坐下后,就只是盯着旁边的628病房门,对旁边同坐一张长椅的林旭连多瞧一眼也没有。不止没瞧林旭,他对别的方向也是没他顾,就只是瞧着628病房门的那可视玻璃处,盯瞧着里面的情况。

    这张长椅,实际上就是位于627与628病房对面的中间。

    林旭眼见这人颇有些古怪,神情也不对,便顺着他目光往628病房瞧去。一瞧之下,但见那病房里除了病床上穿着病号服的一个年轻男人外,旁边还另有三个人围聚在床边。总共四人,正在病床上打扑克,四人一边打着,一边不时从身旁拿起罐啤酒喝两口,就连那病人也不例外,完全不像是在养病。

    鉴于病房的隔音效果好,林旭也同样听不清628病房里传出的声音。不过看这帮人的作派,就觉着不像是什么正经人物。既然这里是干部病房,林旭猜里面穿病号服的那年轻人可能是什么有权有势的**,或是有钱的二世祖之类。

    而外面长椅上的这年轻人,瞧着里面一副满脸仇恨的样子,多半就是两人因为什么事结下了仇。可能就是有钱的欺负没钱的这类,但具体是什么,林旭便猜不到了。

    不过这事与他无关,他也不爱管闲事。所以只瞧了一眼后,便没再多留意,又转回目光,瞧向手里的书上。

    待了片刻后,旁边那男的可能也是觉着有些热了,伸手将外套的拉链拉了开来。不过拉开后便又收回了手,之后再无别的动作。

    约摸有过了十分钟左右后,628病房的房门忽然打开,那个穿着病号服的年轻人开门走了出来,也不知是要出来上厕所还是做什么。不过见到这人出来,长椅另一头坐着的那人立即腾地站起,向着穿病号服的年轻人嘶吼骂道:“郑文辉,你个猪狗不如的畜生,狗日的东西,我杀了你!”

    叫骂声中,他已向穿着病号服年轻人扑了过去。同时右手伸进夹克衫里面一掏,掏出了把一掌来长的明晃晃尖刀,向着那病号服年轻人的肚子,便是狠狠捅了过去。

    突然发生的这场变故,使得附近走廊里的人都是不由大惊失色、大声惊呼。那穿病号服的年轻人眼见这穿夹克衫的年轻人掏出把刀地一刀捅来,也是吓傻了似的不知躲闪,只是剩下了满脸惊恐。

    林旭眼见得这一幕,也是不由吃了一惊。他虽然通过对外面这穿夹克的年轻人神情判断,猜到了其可能跟里面穿病号服的那年轻人有什么仇怨,但也着实没猜到这家伙竟是仇恨到藏着凶器要来杀人。难怪大热天的还穿个外套,又捂难么紧。

    当此之时,见得这夹克男一刀向病号男捅去,林旭也来不及多想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右手屈指一弹,手中正把玩着的那枚铜制书签便飞射而出。

    “叮”地一声响,书签准确无误地击中了夹克男手中的刀上。夹克男只觉刀上一股大力涌来,同时还带着股震颤的力量,忍不住被震得手一松,再也握不住刀地松手掉落。

    而书签一击之下,借着反震的力量,又是飞射而回,准确地落到了林旭手上。书签才飞回他手上,那边“当”地一声响,夹克男手里的刀方才掉落在地上。

    林旭出手,一是当此危急情况,下意识先救人性命要紧;二是不欲流血事件发生在自己眼前,自己既有能力阻止,这也不过就顺手的事。至于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又究竟是谁对谁错,他可来不及多管,一时也顾不得。这种情况下,稍有迟疑,可能就是一条人命死于眼前。

    夹克男手中的刀虽被林旭击落,但扑击之势却是不减,接下来便是“砰”地一声,直撞到病兄男身上。刀丢了,他一时也顾不得捡,本是握刀的手紧握成拳,先一拳狠狠揍在了对方肚子上,打得病号男痛叫一声,弯下了腰去。

    不过,他也就只来得及打一拳。接下来还不等有什么动作,病房里病号男的那三个同伴见到外面动静,立即冲了出来地将这夹克男抓住制止。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