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事了拂衣去 行侠不留名
    从两个摩托车抢匪抢夺刚才那个女人的背包,将其拖倒在地,到林旭抢过了就近一名女骑警的马刀投刀斩带解救,再到他这时纵马追赶将这两名抢匪撞下车制服,一切都发生的很快。两名摩托车抢匪这时也并没跑出多远,也就距刚才的事发地点有一百来米左右。

    这么点儿距离,又是在广场的开阔地带,完全没脱离出视线范围外,附近的人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当两名摩托车抢匪被林旭纵马越障碍踢撞下车后,略顿片刻,立即有人为林旭鼓掌拍手叫好。有一人起头,立即有许多人跟随。既为林旭救人与擒匪的举动鼓掌,也为林旭高超的投刀技巧与骑术而叫好,还有为他不畏抢匪的勇气。

    不过林旭却并不喜欢太被关注,惹得众人围观。见状,他向身前的女骑警道歉道:“刚才着急抓贼,我有些得罪了,抱歉!”罢,便准备下马,不过临下马前,他发现女骑警这时竟依在他怀里,又提醒道:“我要下马了,你坐好!”

    女骑警闻言,也才发现自己这时竟完全往后依靠地缩在对方怀里,全靠着对方的身体做支撑。若是没有提醒,对方忽然下马,她不留意下,确实有可能会突然失去支撑的往后闪到。

    注意到这一点后,女骑警又是不禁有些脸红。不过这却也是刚才惊吓之下,下意识的举动。刚才林旭跃马跳过花池绿化带,并连带跳过两名摩托车抢匪头顶,又巧妙地以马的两只后蹄将抢匪踢撞下车的这一举动,对她而言,实在是太过惊验了。

    她们骑警队平日里虽然也有做过跳跃障碍的马术训练,但训练场地跟实际境况可不同。训练场的障碍栏要低一些,而且很窄,就是一道木质栏杆,可现在这个绿化带却比障碍栏要宽了不少,更别马的前半身刚才还连带跃过了摩托车上的两名抢匪。再加上绿化带的冬青比障碍栏稍微高一些,还有刚才过来的路上有不少车,路况复杂,可不比她们训练时是有准备地跳。

    在这种复杂的路况与难度更高的障碍下,要她自己,实在不敢做出这种危险的举动。因此她刚才受惊吓之下,忍不住下意识就缩到背后那人的怀里,寻找安全感。直到这个时候,方才还有些惊魂未定,便也没留意到自己的这状况。

    这时被对方提醒,方才发现。脸红发热地从对方怀里直起身后,她刚要开口反驳解释,但才一直身,就觉身后一轻,那人却是已跳下了马去。她回头一看,就见那人背着旅行背包的身影在人群中三闪两闪,便迅速消失在了人群中,以致她到现在为止,连对方的正脸都没怎么看清。不禁又是气恼又是无奈,而且似乎还稍微有那么些惋惜。

    “哼!”略顿了片刻,她微哼一声,翻身下马,从马鞍旁边的挂袋里取出两把手铐,给地上那两个仍在哀嚎痛呼的摩托车抢匪铐上。

    她们女骑警属于警察编制系列,该有的装备也是一样儿不少。两个摩托车抢匪被马蹄重重踢了一脚,又被从摩托车上摔下,这时都还没能爬起来,自是无力反抗。更别另外的那四名女骑警,这时也都骑马赶了过来,他们就是能爬起来也逃不了。

    “姚,你没事吧?”赶过来后,一名同事关心问道。

    “我没事。”这叫姚的女警回道。

    “刚才那个人呢?”另一名同事四下搜寻地问道。

    “不知道,一下马就跑得没影儿了,我都没来得及瞧清这人长什么样儿!”姚摇摇头,有些气闷地道。

    “人家这就是做好事不留名,学雷锋呢!”另一个同事笑道。

    “做好事是做好事,可也不打声招呼,刚才突然就窜到我马上地到了我身后,吓我一跳!”姚也知道对方刚才是在做好事,不过她作为被迫参与者,却还是有些生气。

    “吓一跳啊?我看刚才可有人缩到了人怀里,都不舍得出来呢!”一名同事打趣地笑道。

    “是啊,是啊,我也看见了,姚!”

    “是不是在人怀里特有安全感?”

    “我虽然也没瞧清刚才那人长什么样儿,不过看起来可是很年轻,还挺帅的,跟你很般配哦!”

    一人起头,旁边的三个也跟着起哄。

    “什么呢你们,别胡!我那是刚才吓得!”姚闻言,又是不禁脸红地连忙解释。

    这四名女骑警笑闹了一阵儿过后,忽然其中一名女骑警又道:“不过真的,刚才那一幕想起来可是既惊险又浪漫呢,简直跟拍电影儿似的。都常白马王子,姚这匹马虽然不是白的,但刚才那人可也算是骑着骏马的英雄了。姚,这可以留作你一生的回忆了,我都挺羡慕你呢,刚才那人为什么就没选我的马呢!”

    她这么一,几人又不禁打趣她。不过笑闹几句后,却也都觉着这是个既惊验而又浪漫美好的经历,她们也都挺羡慕的。

    被她们这么一,姚仔细一想,也是不禁这么觉着,心里还略微地有些甜蜜。只是很可惜的,她不但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就是连对方的样子也都没瞧清,以后便是再有机会遇到了,她也很可能会认不出来。想到这里,又不禁无奈与略带惆怅地叹了口气。

    林旭在人群中转身瞧到两名摩托车抢匪被上了手铐后,便放心地又转身迅速离去。这回他没再稍作停留,直到去得远了,才放缓下了脚步。

    他可不知道背后那几名女骑警这般议论他,不过知道却也不会在意。她们视之为惊险浪温而美好的经历,但在他看来,却觉平常,并没什么好值得回忆的。

    对于刚才那名身前的女骑警,他也没过多留意,他只是找了刚才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并不是特意选的这名女骑警。甚至这名女骑警的样子,他也是没怎么瞧清。一来他一直在其背后,二来则是这女骑警脸上还一直戴着个大墨镜,遮挡了部分面容。

    夏季阳光强烈,这些女骑警戴墨镜倒也不是为了装酷,而是夏日出巡的必要装备。不止她们,像男性摩托车巡警、交警等,夏天也是大都有配墨镜的。

    林旭放缓脚步后,找到个路牌标示,看清这是什么路后,又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地图查看。经历了这么场事件后,他跟原来的路已是有了些偏差,自需重新校正。·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