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
    看着眼前的沙滩、大海、阳光,以及海面上的帆船、游艇,沙滩上的游人、比基尼美女等等,林旭不禁心下感叹。心想这才是他电视中常见到,以及他向来想象中的大海美景,而不是那边的渔船、货轮、港口、集装箱、大排档等。

    “果然,这边儿才是赏景的浪漫沙难海岸线!”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林旭不禁心下暗道。他此时已是到达了目的地,正站在李飞燕所订房间的那个星海酒店旁边。而这里果然也像他之前猜的一样,正是个豪华海景酒店,而且还是五星级的。

    酒店背临大海而建,正面所对向的,则是一座巨大的广场。这广场比他之前遇见女骑警的那座广场还要大上许多,也比他以前无论是电视上还是现实中所见过的任何广场都要大。据这广场比首都的**广场都还要大,乃是目前全国最大的城市广场。自建成后,便是滨城的地标性建筑。这座广场的名字,也同样以“星海”为名,而星海酒店正是因为紧邻着这座星海广场,所以才取了同样的名字。

    站在路边,远望了会儿那边的沙滩海景美色后,林旭收回目光,走进了星海酒店。进了酒店大堂,他打量地瞧了一圈后,便直往电梯口走去。这酒店大堂装修的既豪华又很现代化,不过他却也没过多惊叹。毕竟五星级酒店他也是去过一个的,虽然岳向阳所建的那座平阳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比起人家这星海酒店看起来觉着还是差了些档次,也不知那五星级里有没有掺水分,不过终归也还差的不多。

    林旭对这方面并没研究,只觉着大堂的占地面积及装修看起来,确实差的不是很多。不过具体有什么差异,他也懒得费这心思。再怎么样,也就是个住的地方。他对衣食住行等等,都并没有什么太过讲究的,也从不太追求享受。住的地方对他来,不需要多大多豪华,只要能遮风挡雨,并且有足够的独立性与自由性,他就已很满足。

    就像他现在在学校的那间单人宿舍,虽然条件很简陋,但他却已很满意,觉着非常不错了,甚至觉着比自己家里都强。

    走到电梯口等电梯时,他顺便掏出了李飞燕给他的房卡。这张房卡上便有李飞燕所订的房间号码,所以他也不需要到前台去查问,直接上去自己找就行。

    这家星海酒店共有三十六层,高度也是要比岳向阳的那座向阳大酒店高了十几层。房卡上的房间号标的是2006,这表示应该是在20层的6号房。

    等到电梯后,林旭跟随着旁边等电梯的人踏进电梯。这电梯除了电梯门外,其余三面都是透明的,而背面所对的外墙也全都是落地窗玻璃。在电梯上升下降的过程中,还可以随时欣赏这边所面向着的星海广场的美丽景色。这一点,他刚才在酒店外面时也有透过外面的玻璃墙注意到。

    电梯在各楼层间停停开开,耽搁了不少时间。不过林旭却也不着急,只是透过玻璃,看着窗外的景色。等电梯升得高了,便能看到星海广场的全景,确实是非常大,景色也非常优美。尤其在高空俯瞰欣赏,更另有一番不同的美丽。

    等到了二十层,他出了电梯看了下旁边的房间号,按着顺序很快找到了六号房。拿着门卡,往门把手上的感应区一对,但听“嘀”地一声响,门锁便已打开。

    开门进去,就见迎面一扇落地大窗,正好可以看见外面的海景。中间是一张看上去就很柔软舒适的大床,旁边还有沙发、茶几、桌椅等环绕,脚下是柔软的地毯,装修布置的很豪华。房间收拾的很干净整洁,显然有人打扫。

    林旭将肩上背着的旅行包卸下随手扔在沙发上,又四下里外看了一圈,发现旁边的卫生间也是很宽敞高档。里面还有个大浴缸,就紧挨着窗户,在浴缸里泡澡时都可以顺便欣赏窗外的美景。

    这片区域,方圆千米以内都再没有别的高层建筑,只有这座星海酒店一栋大楼,所以在这高楼层内,也完全不用担心会被人看见里面的情形。何况这酒店的玻璃,都是有贴了单面透光的太阳膜的,只有里面能看见外面,而从外面看里面,则是反光看不见的。

    林旭看了圈后,便返回到外面,坐在落地窗旁边的沙发上,一边休息,一边透过窗户俯瞰着下面的海景。看了会儿后,忽然想起件事来,连忙掏出腰间别着的的呼机,重新开机。

    在云城机场坐上飞机起飞前,空姐曾要求所有带着呼机以及大哥大、手机的乘客,把这些设备全部关机,以免这些通讯设备会干拢到飞机的通讯信号。

    到首都机场进行转机时,林旭心想平常也不会有什么人呼他,而且等再坐上飞机时又得关机,还得麻烦一趟,便也就没趁候机的那点儿时间开机。等到抵达滨城机场下飞机后,他却是一时把这事儿给忘了,直到这时方才想起来。这会儿想起来,还是想到下飞机后刚跟卫青衣交换了呼机号码,想着卫青衣到现在也应该安顿好了,不知会不会呼他,这才忽然想起呼机却是还一直关着。

    呼机开机后不久,忽然“唔唔唔”地一通震动,林旭不禁面色一变,没想到他关机的这段时间竟有这么多呼叫信息,这可真是一时忘记误事了,当下连忙翻看。翻看之后,但见呼叫信息虽不少,但却是只有两个人呼的,一个是尾名“黄姐”,一个则是“关姐”。黄姐肯定是黄容,关姐他猜应是关落雪。两个人的呼叫回复电话,都是显示的学校李飞燕宿舍的电话。

    “雪她呼我做什么,又出什么事了?”翻看着关落雪的好几个呼叫信息,林旭不禁眉头微皱有些担忧地暗道。

    黄容呼他的原因他是清楚的,在云城机场分别时,黄容曾要求他抵达滨城下飞机后就给她打个电话报平安。只是他下飞机后因担忧李飞燕的事,着急先赶到医院,便暂时没打,觉着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等看过李飞燕后得空儿再打也是一样。

    等出了医院后,他已得了李飞燕给的房卡,便想着等赶到酒店后再给黄容打也不迟。不然要找个路边公用电话打长途的话,也得多花上几块钱,所以便拖到了现在。黄容肯定是见他一直不来电话,等的着急了,这才主动呼他。而看呼叫信息的时间,也确实是在他下飞机的半个时后才开始的。至于关落雪第一次呼他的时间,则是在下午三点多。此时已是四点多将近五点,过去一个多时了。

    关落雪的呼叫信息,就是集中在三点多开始,到四点零几结束。这之后,才是又有黄容的呼叫信息,而再没关落雪的。他猜其中的原因,肯定是关落雪等不到他电话,这才无奈回去了。

    关落雪呼他有什么事他不清楚,但看这呼叫的次数与频繁度,肯定是有什么急事或要紧的事。只是这时候,估计关落雪已不在学校,而关落雪家里也没装电话,他也联系不上。当下只能连忙过去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拨打给黄容,问下黄容究竟出了什么事。

    眼下黄容正在学校李飞燕的宿舍里住着,关落雪要借电话呼他,肯定是绕不过黄容的。所以这中间的事,黄容肯定也是多少清楚的。

    电话打过去,那边很快就接通,听筒里传来黄容有些急切的声音道:“喂,是林旭吗?”

    “是我……”

    林旭刚了两个字正准备要问关落雪的事,黄容那边已是生气地大声道:“你怎么回事啊?我了叫你下飞机后给我打个电话的,你不但半天没打,还呼你半天不回,不知道别人会担心啊!”

    林旭忍不住把话筒拿离耳边远了些,等她话声稍顿后,这才重新对回耳边地道:“嗯,是我的错,对不起。我呼机是上飞机关了后,下飞机忘开了。下飞机后没给你立即回电话,是因为担心燕老师,着急赶到医院,所以一时没顾上。”

    “呵,燕老师!”黄容话里气消了些,但这声笑里却是带着些讽刺,“看来在你心里面,还是燕老师最重要啊,连你正牌女朋友都顾不上了,人呼你半天,等你电话等了快一时,你也是理都不理。”

    “我真的是呼机忘开了,快跟我,雪来找我有什么事?”林旭忍不住有些着急地道。

    黄容叹道:“再有什么事,你也是有心无力、鞭长莫及了,你又不能立马再飞回来!”

    “你就别这些没用的了,先跟我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林旭语气不由有些加重。

    黄容闻言,忽然带着调皮地一笑,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