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脚下一条根 不谢再见
    对近些年传入国内,并大行其道风靡全国的韩国跆拳道,林旭当然也早有听过。不过除了从电视上看到的一些外,他以前从没实际接触过,并不怎么了解。

    不过只看刚才那个韩国男所施展的跆拳道的话,他只能是不怎么样,实在是不堪一击。就像对方刚才那个凌空飞踢的动作,看起来是很威风很帅气很有型,但这动作在他看来也就是徒有其表,在刚才那种情况下的实战应用性并不大。

    要知道人在双脚离地身处空中后,就会完全的失去着力点与支撑点,这时候在空中就很难再改变动作。所以一旦脱离了地面身处空中后,那时无处借力,简直就像是成了活靶子。即便是林旭本身掌握了高妙的轻功,身处空中时也仍可相应的控制身体做出一些改变,在实战时也很少轻易施展双脚离地的招数,尤其更不会在未试探了解到敌人的真正实力前,初次攻击就施展这种虽看起来威力大却实际破绽也大的招数。他要施展时,也是会在敌人无法做出有效反击时施展。

    就像他前几日跟魏长江的那个弟子韩鹏打斗时,就施展了多次双脚离地的招式,但那是他在迫使韩鹏无法做出有效应对反击时,才顺势施展的连续性大威力攻击。凌空下击,借助本身的体重及地心引力作用,确实是会加大攻击的力量。所以这种凌空出击的招式在实战中并不是不能用,但却要看怎么用。而像韩国男的这种用法,完全就是个错误的示范。

    如果他不是一上来就施展这招,不定还能多撑几下。但他刚才身处空中,却是根本躲无可躲。也不知道跆拳道就只是这般水平,还是他的跆拳道练得不到家,那个黑带也不知是怎么混来的。

    像中华武术的许多拳法流派里面,都是讲究力从脚起,腿就像是两条树根一样要深扎于地上,从不轻易离地。像这些拳法里面,都根本没有双腿离地凌空出击的招数,就连出腿踢人,都是讲的“踢不过膝”,就是怕踢的高了失去平衡,被对手所趁。

    就像那首《中华功夫》的歌词里唱得一样,“手是两扇门,脚下是一条根”,就深合中华武术的许多道理。这首歌里的许多歌词语句也都是直接摘抄的一些武学谚语,比如还有“外练筋骨皮,内炼一口气”、“棍扫一大片,枪挑一条线”等等。

    不过中华武术流派众多,有根本没有双脚离地凌空出击招数的,也有不少流派里面包含了很多这种凌空出击的招数。就像林旭所学的弹腿、华拳中,便有不少这种招式,而像太祖长拳,则就没有。

    虽然拳法流派有别,招数有异,甚至一些拳法流派的理念还有所冲突,但实战中究竟怎么用,还要看个人的活学活用。毕竟武学道理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就像许多大道理人人会讲,但究竟能不能实际做到,就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达成的了。所以道理知道的再多也没用,最重要的还是实践出真知,能够真正的去身体力行。真正成功的人不是只会讲道理,他们会实际去做。

    “请等一下!”林旭才刚转过身,那个崔素英又连忙拉住他地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

    刚才林旭的那句“黑带很厉害吗”,着实让她很尴尬。据她以前的了解,她那个跆拳道黑带的同伴确实是很厉害,一个人能打五、六个寻常壮汉,却哪里料得到林旭这么个看起来很弱的少年更加超乎寻常的厉害,那个家伙在这少年手里一招都走不过。

    “你刚才不是已经谢过了吗!”林旭轻轻一甩手,将手抽出,并没有要告诉这个崔素英自己名字的意思。他对跟这个韩国女人认识,也并没兴趣。虽然这女人细看下长得挺漂亮,身材也不错,但他仍是无意认识。而且网上盛传韩国还有一项很出名的整形化,这个国家的女人,漂亮的未必都是真的,很可能是整出来的。

    “只是口头感谢,并不能表达我的谢意,我还需要郑重道谢。不如,我先请你吃顿晚饭吧!晚饭上,我们再商量,怎么样酬谢你。”崔素英很认真地道。

    林旭摇头谢绝道:“不用了。我觉着口头感谢就够了,另外我还有别的事要办,晚饭也没空儿。”

    崔素英闻言面上闪过失望,随即又是很认真地道:“那可以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我在你方便的时候,再去登门拜谢!”

    “我了不用就不用,再见!”林旭不想再理会这韩国女人,罢也不给其再拖延的机会,话音一落就轻身跃上后面的礁石,很快就大步离去。

    “诶,等等……”崔素英叫了一声,见林旭丝毫没理会地头也不回离去,不禁无奈地叹了口气。当下只能目送着他的背影远去,直到消失在视线中。

    林旭走入礁石后面的那片森林中后,抬腕看了下表,但见这时是刚过了晚上六点。

    不过按时间算虽已是到了晚上,但夏季白天长,这时候太阳都还没落山,外面仍是天光大亮,光线充足。

    只是当他走进森林深处后,因周边高大树木的遮挡,光线却是显得昏暗了许多,像是到了黄昏时分。不过这点儿昏暗以他现在的视力来,却不算什么,丝毫影响不了。

    当下在森林中寻了一处较为空阔的地带,然后在附近折了根三尺长短大的树枝,摆起《清风剑法》的起手式,调整呼吸静了静心,便抬手出招开始练了起来。

    “唰唰唰……”

    他手上虽握的是根树枝,但舞到急处时,照样发出急速划过空气的破空声响。

    练完一遍后,他毫不停留地又接着练第二遍。一遍复一遍,直练到夜幕低垂,天色完全黑暗下来后,他这才停手罢练。

    吐出一口胸中浊气,他随手将手中的树枝扔掉,感觉心情比之前也是又更好了许多。一是所谓的时间可以治愈一切,这会儿离他初听黄容起关落雪的那个坏消息时,已是过了段时间;二则是专心练剑的情况下,也转移了注意力。

    扔掉树枝,抬腕看了下表,但见已是过了晚上八点。当下便又原路返回,不过出了森林后,他却是没再回酒店,而是径自往滨城中心医院的方向而去,打算直接到医院去看李飞燕。·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