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原来认识 双重盯梢
    崔素英此时自然早已不是沙滩上的那幅打扮,她穿着一条白色的齐膝长裙,脚下一款同色的高跟鞋,瞧起来淡雅而美丽。

    她这时也不是孤身一人,身旁还跟着一名穿灰色职业装,年纪比她稍大点儿的女性,稍落后她半步,看起来一幅助理的样子。而再后面,还有两个一身黑西装,瞧起来满脸精悍的保镖模样男的。

    能用得起保镖和助理,看起来这个韩国女人的身份也不一般。而且这时出门带着保镖,怕也是吃了之前在沙滩上孤身一人的亏,心谨慎了起来。

    他们这时也是正从停车场往酒店大门走去,看样子应该也是同样住在星海酒店。

    既然碰巧被崔素英撞上瞧见了,林旭也不好躲过或装不认识,便转身向她点了下头,轻应了声,“哦,是你!”

    坐在驾驶座上的杨俊轩听见外面有人跟林旭话,探头瞧了一眼,不由面现惊讶之色,连忙开门下了车,向崔素英叫道:“崔素英姐!”然后在林旭与她身上来回瞧了眼,问道:“你们认识?”

    “杨总经理!”崔素英瞧到杨俊轩后,也很惊讶,叫过一声后,看着林旭与杨俊轩笑道:“原来你们认识,这可真是太巧了!”

    林旭来回瞧了眼崔素英与杨俊轩,对这两人竟互相认识,同样也很惊讶。不过惊讶归惊讶,他却并没开口多问。觉着就算这俩认识,也跟他没多大关系。

    “许林是我一位朋友的表弟。”杨俊轩绕过车头走过来,向崔素英解释了句,问道:“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原来你叫许林。”终于知道了林旭的名字,崔素英闻言后先向林旭笑了句,然后才向杨俊轩道:“我跟许林是在那边的沙滩上认识的,他当时帮了我一个很大的忙,但走的时候却没有告诉我名字,现在我终于知道了。”

    对女孩子来,被人实施**,终归不是什么能够宣之于口的事情。尽管因为林旭的及时解救,那人并没得逞,但就是被扑倒的前半段,也不是随便能跟人的。所以崔素英这时只是以林旭帮了她忙带过,并没具体是什么事。

    杨俊轩见她没林旭是帮了她什么忙,便也没多问,只是又转过头向林旭道:“崔素英姐是韩国中天集团的谈判代表,正在和我们公司恰谈一项商业合作。”

    “是的,我这次来滨城,主要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崔素英又跟着肯定地向林旭解释了一句。

    “哦!”林旭闻言,只是点下头表示明白,仍是并没多。

    “许林你也是住在星海酒店吗?”崔素英问道。

    “嗯!”林旭再点头。

    “那真是太巧了,我也是住在这里。”崔素英开心地笑道,又问道:“不知道你住在几号房,明天我可以正式拜访你吗?”

    林旭摇头道:“明天不太方便,我们明天正好有事。”罢话,往杨俊轩瞧去。

    杨俊轩见状,立即替他解释道:“我们明天确实有事,我的那位朋友,也就是许林的表姐,明天正好出院,我们要去接她。”

    “住院?不知道她是生了什么病,严不严重?”崔素英闻方,立即关心问道。

    杨俊轩道:“不严重的,只是受了点儿伤,主要是住院观察。有劳崔姐关心了。”

    “不严重就好。”崔素英笑了下,又向林旭问道:“既然明天有事,那不如后天我去拜访你可以吗?”

    林旭闻言,不禁有些无奈地暗皱眉头。虽是礼多人不怪,但这礼节太多太繁琐了,也是让人有些烦。他真是觉着崔素英没必要非拜访他地正式登门拜谢,对他来,那就是个随手的事而已。可崔素英非要坚持,他却也有些没办法,现在他都有些后悔救崔素英了,这韩国女人真是挺麻烦的。

    “随便!”略带心烦地应了一声,林旭向杨俊轩与崔素英道:“你们慢聊,我要着急去上个卫生间,先走了!”

    罢,不待两人应话,便头也不回地转身大步而去。他实在是有些厌烦了陪着两人在这里客套,便以此为借口先行离去。反正他跟这两人都不熟,也不在乎在他们面前有什么失礼不失礼的。

    杨俊轩见状,不由略带歉意地向崔素英一笑。崔素英却只是不在意地笑笑,表示理解。看了离去的林旭一眼,她转回头问杨俊轩道:“不知道杨总经理知道许林他住哪个房间吗?他刚才没有,应该是忘了。”

    杨俊轩摇头苦笑道:“抱歉,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他是今天独自来滨城的,并没通知我去接机,房间也不是我安排的。或者你可以试试到酒店前台前查一下。”

    对于林旭的这番作派,他着实是有些无可奈何。他又不是林旭什么人,实在管不到林旭。再加上他现在为了李飞燕还想要讨好林旭,也是拿林旭没办法,对林旭的这种任性,还只能忍着。这一路上,他其实也是颇领教了些林旭跟人打交道时的那种生硬与不客套,以及不爱话的性子。

    林旭离去,那个郑辉的保镖便立即下了车在后面远远跟上。

    对这个跟踪他的郑辉保镖,林旭是一直有暗中留意的。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时在不远处的另一辆车上,也有人在一直紧盯着注意着他。

    这辆车上有两个人,前面驾驶位上的那个是司机,后排座位上的则是被林旭踢脱臼了腿的那个韩国男人。

    见到林旭离去走向酒店后,这个韩国男立即用韩国话向前面的那个司机叽哩呱啦吩咐了一番。然后那司机听罢,便跟着立即下车,也在后面远远跟上了林旭。

    看着司机下车跟上,这个韩国男又转头盯着林旭的背影,眼里满是愤恨。既恨被林旭打断了腿,也恨被林旭坏了他的好事。

    不过好在他只是腿关节被打脱臼,并不是被踢断了骨头,所以把关节正位后,就基本没什么大碍了。但此时过去的时间还不长,他的膝关节部位,还是免不了有些隐隐地疼痛。这一痛,他就更恨。·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