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猜想明白 不如不练
    (又做到三更了,对我来不容易啊,求票求订阅!)

    让崔素英离去,林旭心中其实也颇为不舍,他很想继续完成这个男女之间的性之初体验。不过想到雪,他又觉着应该让崔素英离开,自己这初体验,还是应该留着跟雪一起完成。但想到雪明天就会被他姐姐带去省城,现在又生了自己的气,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在一起,又是不禁叹气。

    按照两人的关系无法挽回来设想的话,既然将来都没可能在一起了,那自然就更没什么机会去完成这初体验了。与其如此,那还不如把握住现在就在眼前的机会。这么想,似乎应该把崔素英叫回来,现在也应该还没走远。

    不过好在崔素英已经离开,见不着人,他一时倒也断了些念想。而且跟雪的关系,也还大有挽回的可能,不能就这么放弃,毕竟是自己从暗恋了好多年的。

    一时间患得患失地胡乱想了许多,又是不禁叹了口气。叹罢后,他一个翻身“鲤鱼打挺”,直接从床上跃到地下,然后走进卫生间,脱了内裤去冲凉水澡,浇浇这时仍自发烫的身体与心中未散的欲火,也顺便冷静下头脑。

    脱了内裤后,他瞧着自己下身处那仍自硬邦邦挺翘着的东西,倒是对男女之事的最后以及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那个环节,隐约猜到地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男人一受刺激,下身这东西就发硬地挺翘起来,似乎是为了方便于插入女人的下身处。想起看过的生物课本上的男女生理构造图,发现这东西一硬起来后,再插入女人下身的***,就会显得十分契合。

    一个凸起,一个凹进,正好合适。也只有插入女人的体内后,男人体内的精子,才有机会与女人体内产生的卵子相遇结合。

    而他之前这东西发硬的难受时,紧贴着抵到崔素英下身部位的柔软处后,也是会得到舒缓地更加舒服一些。结合书本上的知识,与实际的亲身体验,他终于算是弄明白了这个最关键处的环节。虽然还并没能得到证实,但他却觉着自己的这个猜测不会错,应该是正确的。

    只是很可惜,他刚才没能与崔素英完成这个最后的环节。一时不禁心下很是期待与想象地暗道:“也不知道真的插进去后,又会是怎样的感受与滋味?”

    “唉!”想罢,又是不禁叹口气。然后因为这一想,感觉下身又更硬了些地有些难受,连忙走到淋浴头下打开冷水冲着,浇灭这股冲动,让自己冷静下来。

    虽然没能与崔素英完成最后的环节,是有些遗憾与可惜,但想明白了这最关键环节是怎么回事后,却也不算一无所得。而且还学会了接吻,体验到了接吻的美好感觉,这也是一得。

    冲了十来分钟后,他总算是稍微冷静了下来。接着擦干身体走出卫生间后,他又拿起把甩棍“咔”地一声甩出棍身,然后又接着练习起甩棍的各种用法,同时也借此转移注意力,不要再老去想那事。

    林旭对于自己喜欢的事情,总是能够很专心地投入。这时练习之下,便很快投入进去,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练了一会儿后,他又拿起另一把甩棍甩出,练习左右两只手如何同时使用两把甩棍,怎么施展、怎么出招、怎么配合,哪个为主哪个为次等等。

    直练了约摸有一个时左右后,他方才罢手休息。到了这时,他便已是完全冷静了下来,再想到崔素英时也就只是想一想,不会再轻易就起冲动了。

    将两把甩棍相互一磕地收起,他抬头看了下墙上的挂钟,但见这时已是凌晨一点多,快近两点了。

    平常凌晨一点的时候,他已经是开始修炼内功了。但这时想了想后,他决定今晚也暂且不练,而是好好睡上一觉,彻底放松休息下。

    他今天一大早地凌晨三点多就起床,然后经过一番长途跋涉后赶到滨城。赶路对他来虽不算什么辛苦,但精神上却还是难免有些疲累,再加上赶到滨城后的这大半天,也是连番发生了许多事情,却也是让他颇有些应接不暇之感。在这种情况下,精神状态就难免有些不佳,不够充足饱满。

    另外则是他对与崔素英的那事虽然冷静了下来,但还是担忧练功时有可能会起反复。这要是练功的时候走神乱想,那就是有走火入魔的危险。虽然他自认已经很冷静,能够把持住不会分心,但在修炼内功的这种要紧事上,还是不介意给予十二万分的心与重视。在这方面,再心都是不为过的。

    既然精神状态本就不佳,再加上还有与崔素英之事可能会导致走神分心,那在这种情况下,就还不如不练。不然这种状态下强练,万一不心走火入魔了,那可就悔之晚矣了。

    走火入魔,就算情况轻的,也是会要受些内伤。重的更别提了,而且稍有差迟,还有可能会致使功力倒退。所以这种状态下强练,那真是不如不练,否则要是一不心走火入魔了,可是会得不偿失的。

    不过想想他昨晚因为担忧李飞燕,再加上凌晨三点多就要出发,练也练不了多长时间,便就干脆没练;而今晚又是接着没练,倒是在内功修炼上,多少算有些荒废了。

    只是内功不比外功,像这种情况下强练,还真是就不如荒废着,总比强行修炼下出了差错要强得多。有时候做事情多做多错,那真是不如干脆不做不错。两害相权取其轻,要选危害最的那个。

    荒废上一两次不练与有可能走火入魔相比,自然是不练的危害要得多。少练个一两次,也不过就是在内功修炼的进度上慢了一些而已,实在算不了什么。可要是不心走火入魔了,那就是轻则受伤,重则要命的严重问题。

    心中想罢拿定主意后,他便也没过多纠结。当下收拾一番,便关灯上床睡觉。

    闭上眼睛,他胡乱想了些事情没过多久后,便就沉沉睡去。可见他今天又是长途赶路,又是连番遇事,在精神上已是很疲惫了。·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