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贵重的礼物 巧遇
    星海酒店共有三十六层,而三十六层中,又总共有六间餐厅,逢六的倍数便有一间,以方便各楼层的住客可以就近用餐。

    杨俊轩打算要带林旭和李飞燕到最顶层的三十六层餐厅去用餐,顶层的视野更开阔,风景望下去也更好。

    既然要到三十六层,那二十层与二十二层都是顺便路过,所以杨俊轩就提议不急着吃饭,先顺路帮李飞燕把房间调换过来后,再上三十六层去吃饭。

    这时时间尚早,都还不到十一点,倒也确实不着急吃饭。不过趁李飞燕与林旭这边入住与换房手续还没办完的空儿,杨俊轩却是到旁边另找了个前台先把顶楼餐厅的位置提前订好。

    等他们这边办完手续后,三人便在一名男服务员的陪同下一起离开,先上二十层。

    到了二十层后,因为林旭手里还拿着房卡,便提前一步先过去开门。打开门进去后,他看了眼床上,见自己昨晚换下来的那两件脏衣服还在,便又先一步赶过去,把两件脏衣服并那两根昨晚抢夺来的甩根一并收起。

    这时后面尚有杨俊轩与酒店的那个男服务员两个外人在场,林旭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携带有武器,所以把那两根甩棍及时裹在了脏衣服里遮住,然后连着脏衣服裹作一团,过去打开沙发上自己的旅行背包,先一并塞到里面。

    李飞燕随后进来,也准备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不过她进来后,转头一扫间,却是注意到电视柜上放着个不大的白色纸质礼品袋。这袋子她先前住着的时候是没有的,一时好奇,便也不忙收拾东西,先过去看这个礼品袋里装的是什么。

    走过去后,探头一看里面那个黑色的包装盒,她便是不禁面色一变地有些惊讶,待拿出里面的盒子打开一看后,她面上惊讶更甚,忍不住转过头去向林旭道:“好啊,你这子!这回出来带了多少钱?竟然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劳力士!”

    林旭这时刚把脏衣服裹着两根甩棍一起塞进旅行包里,闻言回身看向李飞燕手上打开的盒子,也是不禁面露惊讶。

    李飞燕打开的,正是昨晚崔素英过来时送给他的那件礼物。只是当时他并没打开看,就随手放在了电视柜上,后来崔素英离开,他一时心里有些乱,又顾着要先冷静自己,却是也没顾得看。今天早上起来后,他洗漱收拾一番,就着急先下楼等杨俊轩了,也是没顾得。若不是李飞燕这时打开,他一时都有些忘了,这却也是他心里本来就对这礼物没什么在意。

    不过这时听到李飞燕的话后,他却也是免不了惊讶地不得不在意了。那盒子里装着的,却是块手表,银色的表链,黑色的表盘。林旭虽不认得什么好表,却也瞧着这表很高档名贵,尤其是在听到李飞燕出的“劳力士”那三字时。他对名表品牌并没有什么了解,但劳力士这个牌子,他却是恰好听过,因为许多港台电影、电视剧里,这个名表品牌出现的很频繁,他就是因此而熟知。

    他实在没想到,崔素英昨晚送他的这个礼物,竟是块名贵的劳力士手表。只是他的惊讶,也就仅于“劳力士”三字而已了。因为他只知道劳力士是个很名贵的手表品牌,是个奢侈品,但具体到这表究竟价值多少钱,他却是并不清楚了。

    当下惊讶过后,只是摇头道:“这不是我买的。”

    “不是你买的,难道是你……”李飞燕猛然想起还有外人在场,及时把最后那两个“偷的”给掐去了,但还是免不了面色一变。如果不是林旭买的,那确实有可能是林旭偷的,因为她教过他燕子门的偷盗术,这东西真的很有可能是他一时手痒从哪儿偷来的。

    以林旭那花钱一向精打细算、缩手缩脚的气性子,即便他再有钱,怕也是不会买这种没什么用的奢侈品。而她自己一向顺手牵羊惯了,以己推人,免不了也就一时这么想。可随即再一想后,却又觉着也不可能。因为林旭虽然跟她学过偷术,却是向来从不轻易用的,根本上言,他的想法也不是她从养成的那种偷惯的性子。

    林旭接着道:“这是那个韩国女人为感谢我送的,昨晚送来后我还一直没打开过呢,也不知道是这东西,再我也不认识什么劳力士!”罢,他走过来从李飞燕手里接过盒子仔细打量地问道:“这就是劳力士吗?”

    劳力士是个外国的名表品牌,这块手表从包装盒到表体,没有半个字中,有字处的全都是英。他英才只是初中水平,还不算特别好,却是也不认识那表盘里的英字母具体是什么意思。不过上半部分最中间的“rolex”,应该是劳力士的英拼写。

    品牌名上面,还有个图标,像是个抽象化的五指分开的手掌,又像是个王冠,应该就是这个品牌的代表图案。他看过后,又重新合上盒子,这才发现外面的包装盒中央也印有这么一个品牌图案,只是盒子上的这个图案很,再加上他昨晚本就对这礼物不在意,也就没自怎么留心看,只随便瞄了一眼,并没注意到。

    “你到底帮了这韩国女人什么忙儿,她竟然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这表起码也要好几万。”李飞燕听到不是林旭偷的后,略松了口气。不过知道表的来历后,却又是面色郑重带着些质疑地问道。林旭不清楚这块表的具体价值,但李飞燕这女飞贼却是很清楚,她经手过的名表几乎有上百块儿了,劳力士也起码几十块儿,像跟眼下这个同款的,她也有经手过好几块儿。

    杨俊轩随后跟进来,听到两人的这番对话后,也是不禁十分惊讶地瞧着林旭,脸上满是不解与好奇。他也实在没想到崔素英会送林旭这么贵重的礼物,虽然他清楚这礼物对崔素英这等身家的人来不算什么,但这么贵重的礼物却也不是随便就送人的,真不知道林旭究竟是帮了崔素英多大的忙。只可惜崔素英昨晚只林旭帮了她的忙,但具体什么忙却没。

    林旭在听到手里这块表的具体价值后,又是不禁面露惊讶。在他想来,这表再贵,也就是最多几百上千吧,这在他看来就已经是很昂贵了,毕竟也就只是块表而已,没想到却竟然是上万了,而且还是好几万,这可真有点儿超出他想象了。看来对于所谓的奢侈品,他还是全然没什么了解。花几万块钱没块儿表,他觉着完全不值。

    “没什么,就是帮她赶跑个坏人。”林旭随口道了句后,又忍不住打开手里的盒子,重新打量这块儿价值好几万的名贵手表。只是翻来覆去看了圈儿后,他还是看不出什么名堂。这表究竟贵在哪里,他也是完全看不出来,便又闭上盒子,并把盒子重新装进了礼品袋内。

    李飞燕与杨俊轩闻言对望了一眼后,都觉着这事肯定不简单。不过往深想的话,却也约摸猜到了些什么,便都没有再问。

    “既然是送你的谢礼,那你就收着吧,以后戴出去,也可以装装门面。”李飞燕笑了句后,便没再谈此事,转身过去到衣柜旁,打开衣柜取出自己的旅行背包,开始收拾东西。

    如果昨天晚上就知道这件礼物的价值的话,林旭肯定是要推辞婉拒一番的。但这时东西既然都已经留下了,却也没法再推,他也不愿为了这个就去专门找一趟崔素英。经过昨晚的那件事后,这时再见,怕也是有些尴尬的。

    不过想一想的话,他昨天下午救下的可是崔素英的清白。而且对比崔素英跟那个朴世晶的关系来看的话,甚至可能是更多的东西。对有些女人来,自身的清白与自由可是再大的价值也不换的。这般对比来想的话,这价值几万的礼物也就不算什么了,他倒也收得心安理得,留下就留下吧!

    只是这东西他却是不会带的,也就看看当收藏了。或者还可以当作件珠宝或古董,将来不定还会升值。又或者,可以转手送给自己父亲。不过再一想,却又觉着不大妥当。他父亲可能也不认识什么劳力士,但身边接触的人多了,却也免不了有人可能会认识。万一有人认出来,让父亲知道了这块儿表的价值,那他就不好解释来历,要买的,他哪儿来这么多钱。虽然他目前确实拥有足够买下这块儿表的钱,但那些钱也是不好解释。人送的,也是没法具体解释。

    而且“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还有“财不露白”,以他们家目前的家庭收入,父亲戴块儿这么名贵的表出门被人认出来后,怕是也很可能会给其本身与家里招上点儿什么麻烦。所以综合来想,还是自己收着比较保险。

    李飞燕的东西也不多,很快就收拾好。收拾好之后,那个最后跟进来的男服员主动接过李飞燕的行李帮其带上,然后一行人出门又往二十二层。在前往电梯的路上,林旭把二十层这间房的房卡交还给了服务员,这服务员之后会带回去交给前台。

    等到电梯后,一行人陆续进电梯。那个服务员为他们按了电梯,也是最后一个进的,林旭则是倒数第二个。等电梯到了二十二层后,服务员又请他们先行出电梯。

    林旭是倒数第二个进的,也在靠近电梯门的位置,这时出门,便第一个当先走了出去。

    “许林!”刚一走出去,忽然一个惊喜的声音喊他道。声音很悦耳,不过汉语却是得比较生硬。这声音林旭已经很熟悉了,转头一瞧,果然正是崔素英,不由面色微变地心下暗道:“这可真是得巧不如遇得巧!”

    之前在大堂前台处时,杨俊轩就过崔素英也是住在二十二层,可没想到这么巧,自己刚上来才出电梯门就撞见了。·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