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夜不归宿 意外事故
    林旭拨打了李飞燕房间的电话号码后,那边很快接通,一接通立即传来李飞燕不高兴的声音问道:“你去哪儿了?”

    “我在外面呢,酒店里待得有些无聊,出来转转!”林旭道。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好啊你,撇下我一个人跑了!”李飞燕抱怨了句,又问:“在哪儿,我去找你。”

    “你现在是一个人吗?”林旭忽然低声问,却是怕那个崔素英这时也在李飞燕旁边。如果崔素英也在的话,那有些话不方便说了。

    “是我一个人,崔素英回她自己房间去了。”李飞燕答道。

    “那好。”林旭应了一声,接道:“我有些事要办,今天晚可能不会回去了,要回去的话,也到后半夜了。”

    “你是不是去跟踪那个郑辉了?”李飞燕闻言,忽然猜测道,“我都说了不用这么麻烦,只需要耐心等三天能知道结果了。你不是一向最有耐心的吗,怎么这回三天都等不了?”

    林旭听她误会了,却也没有解释,只是道:“还有些别的事,我回去后再跟你详细说。”

    话还没说完,忽然听到远处传来救护车的声音,正由远及近地往这边驶来,不由好地转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了一眼。

    “你现在在哪儿,我跟你一起。”李飞燕又问。这话说完后,却是也隐隐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不由略有些担心地问道:“你那边是救护车吗,没出什么事吧?”

    林旭道:“是救护车,我没事,可能是路过的吧,我正在路边电话亭里。”

    他这话说完后,已是能远远望见一辆白色的救护车正闪着蓝光地由远及近迅速驶来。而旁边的滨城京剧院内,这时忽然有个人快步冲了出来,到了路边往那个救护车的方向张望,还离得老远,已在那边摇手相招。看样子,这救护车却是剧院里叫来的,并不是路过。他才刚说是路过,谁知却是到跟前来了,也不知道剧院里出了什么事。想到卫青衣这时可能正在剧院里,他一时不禁略有些担心。

    “不会是你那招现在突然发作,郑辉已经挂了吧?”李飞燕在电话里听到救护车的声音越来越近,因误以为他这时正跟踪着郑辉,又是猜测道。

    林旭闻言解释道:“这救护车不是因为他,我现在没跟着他。”

    “那你现在到底在哪儿呢?”李飞燕又问。

    “这个你先别管了,我一个人可以的,保证没事。这样,我先挂了。”林旭说罢,挂断了电话,接着拔出电话卡。

    “哎,你等下……”李飞燕在房间里听到林旭已挂断电话,不由骂道:“这臭小子!”骂完也只能狠狠又无奈地挂电话。

    林旭收起电话卡没过多久,那辆救护车已迅速急驶到京剧院门口停了下来。

    车未停稳,外面迎着的那人已赶了去。接着匆匆说了两句,救护车的后门打开,两名男护工抬着担架下车,同时还有一名医生背着救护箱跟,一起随着剧院那人迅速奔进了剧院大门。

    进去没过多久后,又一大群人跟着冲了出来。当前的自是两名护工抬着的担架,这时担架已躺着一人,可见那人头缠着厚厚的纱布,左边发际线稍后的部位有血渍渗出。

    担架旁边,那名医生扶着担架跟着,手高举着一个输液瓶。其余剩下跟出的人等,则都是剧院内的工作人员。拥在担架旁与后面,这群人,林旭一眼发现了跟在后面的卫青衣。瞧到受伤的不是卫青衣,而卫青衣这时还活蹦乱跳的,他略松了口气。

    瞧到卫青衣后,林旭跟着发现了挤在担架前的卫建林。其余还有几个眼熟的,也都是这次跟卫建林一起来滨城的国家京剧院的同事。林旭昨天下飞机时也都有见过这几人,当时虽没认真去记,但才过去不久,昨天的事,自是还有些印象。

    那边卫建林、卫青衣父女俩及其余人等这时都是关注担忧着担架那人的情况,也没顾得往别处多瞧,却是都没注意到旁边只隔了二十来米远处电话亭的林旭。

    一群人很快拥着担架,把担架送了救护车,接着几人迅速商量了几句后,卫建林与两个人一起跟着了救护车。救护车前,卫建林则向女儿卫青衣交待了两句,让其留下。

    接着救护车很快启动,卫青衣与剧院的其他工作人员在台阶下目送着救护车远去。直到目送着救护车开出视线外后,这才互相议论担忧地转身回返剧院。

    卫青衣脸也是有些担忧的模样,但却没跟旁边的人多谈,回去的时候,也仍是落在了最后面跟着。

    “出了什么事?谁受伤了?”

    正低着头走路之际,忽然旁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问道。卫青衣转头一看,见林旭竟不知什么时候地忽然出现在了她旁边,忍不住瞪大眼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怎么来了?多会儿来的?”

    惊讶过后,眼则也闪着惊喜与高兴。

    林旭低声答道:“我刚来,才到门口儿撞见了这事。”

    说话间,他一直略低着头,以免引起前面那些人的注意。他刚才也是趁着这些人担忧谈论受伤那人的事,无心多留意旁边时,趁机快步跟在了最后面的卫青衣身旁。他行动迅速而又隐秘无声,以致竟没人留意到队伍后面忽然多出了一人。要不是他开口说话,连卫青衣也一时没注意到。

    卫青衣见他蓄意压低声音,抬头偷瞧了下前面那些人,也跟着压低声音地道:“我们刚才排演的时候,舞台面忽然有个灯不知怎么掉了下来,砸到了人。受伤的是我们国家京剧院这边的,我爸的同事,所以他也跟着去医院了。”

    “嗯,我刚才在外面瞧见你爸救护车了。”林旭说了一句,又顺口问道:“严不严重?”

    卫青衣摇头道:“不知道,那个医生说具体的情况还得到医院检查后才能知道。只是当时砸下来砸破了头,流了好多血,然后人也昏了过去,瞧着还是挺严重的。只希望能救过来,千万别出个什么好歹。”说罢,不由叹了一声。

    林旭默然没回话,陪着她一起走进了剧院大门。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