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轻易混入 保证不听瞌睡
    走进剧院后,首先是座大厅。 ..大厅里装饰的也是式的风格,四面墙壁还挂有京剧脸谱。这里有售票处,还有通往二楼的楼梯。大厅里也有个支架,面有张贴着每晚演出的曲目与时间。

    要是林旭一个人进来,是免不了被售票处拦下的。京剧院一般是在晚进行演出,白天轻易不对外开放。算是到了演出时间,他要进去,也得买票。但他这时跟在卫青衣旁边,混在剧院工作人员的队伍里,那售票处的虽见了,也只当是“自己人”,自是没相拦多问。

    走过大厅,再过一道门户,才是剧院的演出场地与座位席。要是演出时间,这道门前还会安排有检票的工作人员,但这时自是没有。

    走进去后,里面是那种剧院、影院式的常规布置,一排排高低不一,成阶梯状的座椅。整个座椅区域呈扇面形,扇面的底部间,便是演出的舞台。另外二楼面,也是座位区。

    这时没有观众,只是在舞台排演,所以座位区的灯都没有亮,而剧院为方便白天观赏以及突出舞台灯光效果,整个观赏大厅都没有窗户,白天也是昏暗一片。这个时候,只有最里面的舞台被照亮。

    只是明亮的舞台,这时却没有排演的紧张与热闹,出了意外砸伤人的事故,自是已暂停了排演。送伤者救护车的这群人,有剧院的领导,这时回来后,便是立即责令工作人员再仔细检查舞台方的各种灯具与道具情况,避免再出任何意外。然后便是叫了几个负责人,追究这件事到底是谁的责任,以作惩罚。

    林旭自是不关心这种事,进了剧院后,拉着卫青衣到了一排座位处坐下。这时座位区一片昏暗,他们又是在靠后的位置,一坐下后身影隐在了暗处,舞台的人也是注意不到。

    滨城京剧院的工作人员对卫青衣都还不是很熟,而剩下的几名国家京剧院的人,这时虽不好直接插手滨城京剧院单位内部的事,但因为关心此事,也全都围聚在前面舞台处旁观着,一时却也没人太过留心卫青衣。

    坐下后,林旭转头向卫青衣道:“我还想着过来看你演出呢,没想到是明天才开始,而且还出了这种事。”

    “唉!”卫青衣叹了口气,道:“谁知道会出这种事呢,人生总是难免会有意外,有好的也有坏的,赵叔叔是不幸碰了坏的。”

    她口里的赵叔叔,自然是那个不幸被灯砸到受伤昏迷的人。

    林旭抬头往舞台看了一眼,道:“我看这舞台顶棚离下面也不是太高,也五、六米,那灯应该也没多重,我觉着没事,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

    “借你吉言吧!”卫青衣勉强笑了下道。

    “幸亏没砸到你,你当时在哪儿?”

    卫青衣抬手指了下舞台前面的座位,道:“当时还没轮到我台排演,我在下面坐着看呢!不过我爸在台,而且离得不远,当时可还差点儿砸到他,我现在还后怕呢!”

    “没事,你们都是吉人自有天相。”林旭安慰了句,不想她再忧心此事,转过话题问道:“对了,你参演哪出戏?演的什么角色?”

    卫青衣道:“我演《穆桂英挂帅》,扮穆桂英的一个亲兵,只有四、五句词儿。”

    林旭瞧着她道:“我还没看过你唱戏呢,不知道是什么样儿?”

    卫青衣道:“有什么好看的,你明知道我不喜欢唱的。”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也不喜欢听,听也听不懂。”

    林旭无奈笑了下,道:“我是不喜欢听戏,不过要是你唱的话,我一定会认真听,保证不听瞌睡。”

    卫青衣闻言,忍不住被逗笑,斜了他一眼,道:“你要这样说的话,我倒真要让你听听,看你会不会瞌睡?”

    “那来,我竖耳以待。”林旭说着,还故意动了下耳朵。

    卫青衣又忍不住被他的乱改成语逗笑,瞧了瞧左右,道:“这儿哪儿成?要唱也得另换个地方。”

    林旭立即顺着她话道:“那咱们换个地方吧?反正这会儿也没人看着你。”

    卫青衣道:“等一下,我想知道赵叔叔没事后,才放心。我爸他们到医院后,应该会打过电话过来。”

    林旭点点头,道:“那等等吧,不知道附近离得最近的医院在哪儿,远不远?”

    卫青衣道:“应该不远,之前打电话叫救护车时,只十来分钟到了。”

    “那确实不远。”林旭又再点头,然后抬腕看了手的电子表,接道:“我想差不多再有半小时,应该有结果了。”

    “我觉着也差不多。”卫青衣跟着点了下头后,转头看向他,转过话题问道:“对了,我都不知道你在滨城还有亲戚,是什么亲戚?你以前也没在信里提起过?”

    林旭摇头道:“我在滨城其实没有亲戚,是有个关系很好的老师刚好在滨城旅游,然后她也不幸出了点儿意外事故,所以我赶来滨城看她。我昨天在飞机是不便解释太多,而且说起来也挺麻烦。”

    “老师?”卫青衣闻言不由惊讶地道,倒是没怪他昨天在飞机没说实话。当时她父亲卫建林也在场,确实不方便多说。不过她说罢想了下后,却是忽然想到什么地问道:“是你们学校那个被称作‘黄老邪’的黄老师吗?”

    林旭以前倒确实在信里跟她提起过黄宗,也说过自己与黄宗老师的关系很好,以致她一听这话立即想到是黄宗,却是误会了。

    “不是黄老师。”林旭摇摇头,道:“是我们学校新来的教电脑课的燕老师,我现在跟她的关系也很好。她在学校很照顾我,而且私下教了我很多课本没有的电脑知识。”

    “哦,我想起来了,你现在还兼任着电脑课代表。”卫青衣瞧着他笑问:“你是不是当什么课的课代表,跟教哪门课的代课老师关系会很好?”

    林旭笑着摇头,道:“不是这个关系,是有时候确实较投缘,能合得来。不过吗,也确实有点儿关系,毕竟当了课代表,会跟代课老师接触的更多点儿,有机会互相加深了解。”

    “那这个燕老师多大,男的女的?”卫青衣追问。

    “不大,才二十多,是女的。”

    “女老师啊,漂不漂亮……”卫青衣接着又是一连串的问题。

    林旭便捡可以说的,做了些简略回答,把他跟“燕菲菲”老师之间的关系向卫青衣简单说了,其间也难免了借用了李飞燕所编的“燕菲菲”的那个身世背景与故事。

    卫青衣听完后,也是不禁很感叹地对燕菲菲老师的“弟弟早夭”抱以了深深的同情,也立即理解了林旭跟这位燕菲菲老师的关系。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