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相谈甚欢 新奇感受
    两人一边等着卫建林等人从医院打来电话通知伤者的情况,一边聊着天打发时间。请大家搜索(品#)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们在距舞台很远的靠后面座位,不用刻意压低声音,也不必担心舞台的人能够听到他们说话。相反,舞台那些人的谈话,他们却可以清楚地听到。剧院的设计,是要保证舞台声音的扩充,让身处剧院内任何角落的人都可以听到。

    建剧院并不是简单的盖房子,这里面还要包括声音学的设计。所以基于这种设计,即便这时的剧院内只是排演,没有启用电子扩音设备,但因为剧院内没什么人,显得很空旷,也少了太多人在场时,人体阻碍声音的传播以及人多时人为的杂声干扰,所以舞台的声音还是能回响在整个剧院内。这也让林旭和卫青衣不必靠近舞台,在这里也能够听到舞台的谈话。而当有医院来电时,肯定会有人大声出来通知,他们也不必担心错过。

    当然,以林旭的听力,是没有剧院这种特殊的声音传导扩充设计,在这点儿距离他也可以轻易听到舞台的声音。

    聊了一会儿后,林旭发现,他这时与卫青衣面对着面的交谈,却是也并没有出现太多尴尬与拘谨,没有造成太多冷场,一如他们之前在电话里的通话以及更早的通信,还是那么的轻松与愉快。在面对卫青衣时,他似乎总是有话说。而以两人经年的通信,也确实积累下了很多话题,总是能找到很多话聊。

    两人虽是才见面不久,但都觉着完全没有什么陌生感,像认识多年的好友。林旭更是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感受,作为一个平日非常沉默寡言的人,他从小到大基本没什么很谈得来的朋友。

    与关滔的相交,更多时候是关滔在滔滔不绝的说,而他则听得多回得少。而关滔也不太在乎他的回不回答与应不应声,关滔是喜欢找人倾诉,他无疑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再加他们两人是同村,从小一起长大,而两人的父辈平日关系好,两人的友情也是从小培养起来的,可称得是世交。但他与关滔的关系虽好,却也称不完全无话不谈。要说无话不谈,也只是关滔对他无话不谈,他则很少述说表达自己的想法与心事。

    与岳俊锋的交情,则是从两人同舍邻床,再加都喜欢看武侠小说建立起来的。以书会友,两人平日话题谈得多的也基本是书情节与人物、故事脉络、走向等等。别的话题,则谈得不是很多。而在遭遇曹强那件事之前,林旭都还未把岳俊锋视为真正共患难的朋友,是在那件事之后,才开始对岳俊锋推心置腹的。但与岳俊锋的关系,也跟关滔差不多,称不完全无话不谈。

    甚至连他的正牌女朋友关落雪,他也不是对她无话不谈,很多事情他都瞒着关落雪,而两人在一起相处时,因为他的不爱说话,也会偶尔遭遇冷场。他与关落雪虽然也是同村,从小一起长大,可称得是青梅竹马,但在正式确立关系之前,两人说话交谈过的次数却是很少。小学期间加学前班虽同窗六年,但那时学校的男生和女生却壁垒分明,互相之间很少说话。升入初后,则因不同班,平日遇见的次数也不是很多。连确立关系之后,因为学校与家里的原因,这关系还不能公开,也不是每日都能够说得话。

    他对关落雪的喜欢,是因为关落雪从小是他们班最漂亮的那个女生建立起来的,然后再经过多年的潜移默化,默默暗恋而壮大。却并不是因为他跟关落雪很谈得来,从交谈、喜好等培养起来的。这造成了他们即便确立了关系后,在许多话题也不是很谈得来,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与观点也并不完全一致。只是因为喜欢,他会迁。

    但跟卫青衣,他却是真的很谈得来,许多观点也是出的一致。而且不限什么话题,任何事情都能够聊得起来,以致他越是交谈竟兴致越多。这种很谈得来的畅所欲言的交谈,以及轻松愉快的氛围,他真的是从未感受与体会过。

    在卫青衣面前,他发现自己竟也成了个话多的人,一如他在写给她的信的一些长篇大论。之前他以为这些自己只能是思考成熟后写出来,诉诸笔端,但这时他发现自己竟也能不假思索地口述讲出来。

    这种感受,既新而又美好。以前他从未发现,交谈竟也会是这么件快乐的事。

    两人畅所欲言,欢声笑语,不知不觉间,时间已流逝而过。

    “没事,赵老师没事,卫老师从医院打来电话了,说赵老师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头被砸破,外加有些脑震荡……”

    舞台面,一名工作人员忽然从后台满脸喜色地匆匆跑舞台大声说道。他话未说完,舞台听到的人便是纷纷庆幸地松了口气,大家互相表达喜悦之情。

    好一阵儿后,这名工作人员方才挤到剧院领导身前,接着说道:“院长,卫老师还在电话里呢,你快去接电话吧!”

    “哦,那快走!”那院长应了一声,跟着这名工作人员匆匆往后台去了。

    舞台那名工作人员的话,也清晰地传到了后排座位处的林旭与卫青衣耳。林旭闻言后,向卫青衣道:“看吧,我说没事的!”

    “没事好!”卫青衣笑着松了口气,向他道:“既然赵叔叔没事了,那你先出去等我,我到台跟我爸的同事说一声,说我先回宾馆了。这里离我们住的宾馆不远,他们也放心我一个人回去的。”

    “好,我在外面等你。”林旭点头向她笑了下,便先离座而起。

    卫青衣也跟着从座位站起,然后两人一起出了这排座位后,在过道暂时分别。林旭转身往剧院外走去,而卫青衣则向前面的舞台走去。

    林旭走出剧院大门后,跟着往外瞧去,这一瞧之下,不禁面色一变地有些不对。因为这时的剧院外面,忽然多了许多辆摩托车,而摩托车或坐在车或下车立于旁边的人,则都是些打扮流里流气的小青年,一看是些社会青年,不是什么好人。

    这些人的打扮,跟他之前要打电话时,注意到的那个在另一个电话亭里打电话而特别留意了他,但在他瞧过去后又立即躲避了他目光的那个青年一样。而他在这些人拿眼一扫后,也立即搜寻到了之前打电话的那个青年。看现在的这架势,之前这青年打电话时特别瞧着他,应该是认出他后,在打电话通知其他人。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