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小惩断手 一曲助威
    摩托车飞跃,属于是特技表演。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普通人要想做到,必须经过长久的艰苦训练,而且还需要借助坡道,才能够以很快的速度冲飞而起。要想在平地飞跃起来,非常困难。

    但林旭做起来,却要简单许多,他纯凭力量,可以完全把车头提起来。这像玩儿自行车特技的,在平地也能够提起车头飞跃而起,尽管也跃不高,但却能做到,这便是因为人的力量完全可以提起自行车,而换了摩托车,很难做到了。而林旭的力量,摩托车在他手里跟自行车差不多,甚至自行车还轻,轻易能提起,做出这动作自然是不难。

    如果是汽车的话,人在车内不好使力,再加驾驶方法也复杂,他即便力量再大,也很难做出这种高难度的车技来。但摩托车却不一样,驾驶简单,也好使力,所以他无需训练,也能够在此临场一试地轻易完成。

    底下那飞哥摩托车的女人,刚开始以为会被撞到,不禁吓得花容失色,惊呼尖叫。而自面飞跃而过的摩托车,卫青衣瞧到这一幕,则是不禁抱紧林旭,发出兴奋的惊呼。

    周围那一圈的摩托车抢匪在瞧到这一幕时,也是不禁有许多人瞪大眼,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呼。虽然身处敌对,但这一刻他们也实在难掩对林旭的佩服与惊叹。这种摩托车特技,可不是轻易可见的,更别说是在毫无坡道的平地轻轻松松做到了。

    他们虽然也算是玩儿摩托车的高手,但哪像人家这般,竟然玩儿出了特技。冲这一招,他们全都要自叹弗如。没想到这小子不但骑马厉害,骑摩托车竟然也这么厉害,简直是个特技高手。

    “砰”地一声,林旭的摩托车从那飞哥与其女友的头顶飞跃而过落地后,又紧接着一个漂亮的甩尾,稳稳停在了森林边缘的一棵大树旁边。这一下飞跃,他也轻松突出了这帮人的包围圈。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话,他其实并不在乎被包不包围,凭这帮渣滓,再多一倍的人包围住,他也完全不怵,来多少打多少,直接打出去了。但现在身旁有卫青衣,他不能不替卫青衣考虑,如果被围在了间,四面皆敌,卫青衣还是难免有可能遇到危险的。毕竟对方人太多,尽管他有自信能够保护好卫青衣,但脱出包围圈,明显能够做到更好的保护。在有选择的前提下,他还是希望卫青衣能够离得更远一些。

    “好了,下车吧!”

    车停稳后,林旭放下脚撑,伸手轻拍了拍卫青衣紧搂着他腰间的手,示意她松开地道。

    “哦!”卫青衣答应一声,连忙松开手下了车,她脸这时仍充满着兴奋。面酡红,也不知是兴奋的,还是羞的。

    林旭察觉到她下车后,跟着翻身下车,然后背对着她叮嘱道:“待在这儿!”说罢,大步向着那些摩托车抢匪而去。

    “给我啊!”那飞哥这时已转过身来看向林旭,瞧到林旭气势凛然地大步而来,不禁有些惊惶地气急败坏向身边的手下大声吼道。

    被他一吼,他这些手下才大部分从震惊回过神儿来,然后立即有两人翻下摩托车,各提一根棒球棍,向着林旭恶狠狠扑来。扑至近前,两人一起挥棍向着林旭的左右双肩重重击下。

    瞧着这两人挥棍击下,林旭陡地加速,一步跨出,后发而先至,在两人的棒球棍才落至半途时,已抢至两人身前。他双手举,一下便将两人持棍的手腕抓住,然后用力一扭,但闻“喀喇”声响,在两人的大声惨叫,便已将两人的胳膊一起扭脱臼。疼痛与脱臼的无力,两人手的棒球棍自是立即掉落。

    这还不算,林旭松开手后,以紧接着出手如电地再次抓住两人的另两只胳膊,又是一用力,把两人的这两只胳膊也弄脱了臼。脱臼的同时,他接着一挥手,将这两人一把凌空挥起地甩掷到后面。

    刚才这时后面又有人下了摩托车飞奔前,当即“砰砰”两声,人仰马翻,这两人又各撞倒了两人。

    而林旭再又一步跨出,紧接着前,探手抓过两人,如法炮制,也将这两人的双臂扭脱了臼。扭脱臼之后,再又甩掷出去打倒两人,然后接着又再抓过两人。

    他脚下步法变幻,忽左忽右,所过之处,便是一片“喀喇”声与惨叫声响。有时不及扭脱臼整条胳膊的,便近弄脱臼腕关节或肘关节;有时人太多顾不过来时,便是拳打脚踢先将身边的打倒,然后空余下来,再把没脱臼的弄脱臼。

    这帮人既是做匪抢人东西的,他这时便也有心惩诫,全部先暂时废去他们的双手。这其实还是因为有卫青衣在,他有心收敛了,因为不想在卫青衣面前留下出手太过狠辣的印象。否则的话,他现在不只是弄脱臼这些人的手臂或手肘、手腕,而是直接打断他们的胳膊骨头,给他们一个重重的教训。

    后面观战的卫青衣,刚开始时还为林旭有些担心,但瞧见林旭身手利落干脆地收拾了最先扑过来的那两人后,她不怎么担心了。而随着林旭打倒在地的越多,她也瞧得越是放心,完全没有了担忧。只觉着林旭是像是古代沙场的猛将,而这帮人全都是小兵,在林旭的手底下完全没有一合之敌。

    她瞧得心旌摇动,既是兴奋又是振奋。忽然间心一动,她向着林旭大声道:“你不是要听我唱戏吗?我现在唱给你听。听好了,我给你来段《穆桂英持帅》!”话音一落,她便轻咳一声地唱起道:

    “猛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想当年桃花马威风凛凛,敌血飞溅石榴裙………”

    林旭闻言之下,不禁回头怪地看了眼卫青衣,不明白她为何想要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下给他唱戏。但听她随后已亮嗓开唱,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向她一笑,头也不回地倒退一步,一肘击在后面一个趁势想要在背后偷袭他的摩托车抢匪胸口,然后再又探手往后一抓,抓住其手臂便是返身一扭。

    清静的林,除了关节错位声与惨叫声响外,还夹杂着一个女音高亢清亮的京剧清唱。那些大声的惨叫非但没能压住这唱腔,反而还像是变成了其背景音,好似穆桂英纵马杀敌时的敌兵惨叫。而这曲唱腔听在林旭耳,也仿似是在为他擂鼓助威一般。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