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据为己有 同生共死
    “刺激?”

    林旭皱眉地低头看着地的曹一飞,对他的这种追求当真理解不了,放着好好的富家公子不当,却非要去干犯法的摩托车抢匪这种勾当,为求个刺激过瘾。 w w w . v o d t w . c o m也不知道是不是钱太多,从小什么都能买到手,搞到没别的追求了。

    看着林旭皱眉不解,底下的曹一飞还给了他一个“你不懂”的眼神儿,好像他当摩托车抢匪、混江湖,当真是什么伟大高远的追求与目标似的。

    “算了,我们走吧!”卫青衣瞧了底下的曹一飞一眼,向林旭道。

    “嗯!”林旭点了下头,也不想再跟曹一飞这种人多废话,转头扫了眼所有躺倒在地的摩托车抢匪一眼,他语声冰冷地道:“我希望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你们这些人,如果再有下一次,不是关节脱臼这么简单了,我会直接打你们个四肢骨折。为了你们自己的安全着想,千万别再遇见我,自求多福吧!”

    说罢,他转头向卫青衣道:“走吧!”

    转身走到他来时骑的那辆停在森林边缘的摩托车旁,他翻身跨去,拧钥匙发动摩托车,然后让卫青衣坐在后面,毫不客气地把这辆原本属于众匪其一人的摩托车据为己有,带着卫青衣扬长而去。

    在场所有的这些摩托车,要论性能与质量最好的,自然是曹一飞的那辆。现在所有人都被他打倒在地,要取哪一辆自是可以任选,不过他嫌曹一飞的那辆颜色太过鲜艳惹眼,所以虽是性能与质量最好的,却也没有选。除了曹一飞那辆外,剩下的都都差不多。所以他看了一圈,还是选了自己最开始骑的这辆。这辆正是低调的黑色,而且他来时骑了一路,也是有些顺手了,便也不换了。

    现在的情况,是林旭把这些摩托车抢匪全都打倒在地,并施以了关节脱臼的小惩。不过开始的时候,是这些人找门来找他的麻烦。所以他觉着这时取他们一辆摩托车作为补偿,也是理所应当的,完全没什么不对。另外则是这里早已出了市区,地方偏僻,他与卫青衣都不是本地人,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附近有没有公交车路过或能不能打到出租车。要是不借助交通工具走回去,他自是不在话下,但对卫青衣来说,可是场大苦头了。所以放着这大把的现成交通工具,不用白不用。

    骑着摩托车出了森林,了柏油马路后,林旭放慢速度向身后的卫青衣道:“这附近有不少公园、植物园等旅游景点,我们既然过来了,不如顺便去转转,看看风景吧?”

    “好啊!”卫青衣在后面点头答应,答应过后,忽然有些好地问道:“你来过这里吗?”

    林旭道:“没来过,不过我看过滨城地图,知道咱们现在是在滨城东南部的山区地带,地图这一片山区标有不少公园与景点,我想应该在附近。”说罢后,他干脆将摩托车停下来,然后双脚支地,从口袋里取出自己所带的那张滨城地图,向卫青衣道:“这地图我还随身带着呢,我来看看咱们现在在哪儿?”

    说着话,他将地图展开。卫青衣也不下车,在后面将身子前倾,从他左肩探出头来,下巴倚在他肩头,脸几乎贴着他脸地凑过来跟他一起看地图。

    卫青衣之前虽然一直从后面紧抱着他,但坐摩托车抱着前面的人,倒也算正常的姿势。而现在的这姿势,无疑更显亲密与亲近了许多,林旭心一时不禁更生异样。尤其卫青衣这时身子前倾,半身几乎全压在了他身,那鼓鼓的胸脯紧压在他背,柔软的触感让他身体也产生了些异样,弄得他一时心痒痒的。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与身体的异样,他强将自己注意力转移到地图,然后指着地图右下角的大片绿色区域,向卫青衣道:“看,我们现在应该是在这一片区域的某处。”

    地图的方向是“北下南,左西右东”,东南方向正是在地图的右下角位置。基本的地图认识,初地理已经教了,卫青衣自然也看得懂,看了一眼后,她问道:“这范围挺大的,我们现在具体在哪儿?”

    “这里是京剧院的位置。”林旭伸手指向地图自己之前早已画圈圈起来的滨城京剧院,接着道:“那个曹一飞带我们出城的时候并没用多长时间,所以我们应该是在离京剧院最近的山区附近。来的时候我有注意沿路的路标……”

    林旭伸指从京剧院的位置一路下滑指去,最后点一块区域道:“我们现在应该是在这里,在这个隧道口附近。”他接着向右滑动指去,“这旁边是南山公园,还有植物园,我们往这边走吧?”

    “好,听你的!”卫青衣下巴在他肩点了下笑道。

    林旭重新折起地图,然后反手递给卫青衣道:“你先帮我拿着,然后路也帮我多留意下路标,看我有没有走错。”

    “没问题。”卫青衣探手接过地图答应后,将头从他肩头滑下,重新坐好搂住他。

    “对了。”林旭忽然想起个问题,扭头问道:“你刚才为什么想在那时候给我唱戏?”

    “没什么,想唱唱了。”卫青衣先含糊应了句,接着又笑道:“另外,我怕你不是那些人对手,万一不小心被人打死了,临死没听到我唱戏,岂不是有遗憾。所以我先满足你的这个愿望,让你算死了也少些遗憾。”

    林旭忍不住苦笑地道:“好啊,你怎么不盼着点儿我好!”

    卫青衣还嘴道:“怎么没盼着,我这是说万一吗!”

    林旭知道她刚才那番话其实是玩笑的成分居多,也没当真,笑了笑,重新发动摩托车,然后一边顺路骑着,一边道:“你也不想想,万一要是我被打死了,你落到那些人手里会怎么样?”

    卫青衣紧抱着他道:“我没想,我相信你一定会保护好我的。算是万一的话,大不了我陪你死,咱们死了也是一对儿。”

    “一对儿什么?”林旭笑问。

    “想什么呢?”卫青衣笑着在他腰间轻掐了下,“当然是一对儿好朋友。咱们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能够同年同月同日死也是种缘份,死了肯定也是好朋友。”

    “别,我还没活够呢!”

    “我也没想死,不是一说吗!”

    “那要是你哪天不小心出了意外的话,可千万别来拉我。”

    “你要这么说,我还偏不,死了立即来找你,我是要跟你同生共死。”

    ……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骑着摩托车兜着风,开开心心地沿路往公园而去。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