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脱身不易 伤筋动骨
    两人一路上都是轻松愉快、开开心心,对于曹一飞那帮摩托车抢匪有可能产生的后续报复,都并不怎么担心。

    林旭是纯粹不怕,兵来将挡,来一次就打一次,一次比一次打得严重,总会让他们知难而退。而卫青衣是觉着有林旭保护,自然也不怕,再加上她又不是滨城本地人,这次来滨城也就待上一周左右,过后就回首都了。那个曹一飞在滨城就算再是有钱有势、手眼通天,也伸不到首都那么远去。首都可是国家的政治中心,在古代来说,那就是京城,是天子脚下,还容不到这种人胡来。

    另外,他们之前都很有默契地没有在那帮人面前互相称呼对方的名字,所以这帮人直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他们两人叫什么。连名字都不知道,这也能有效地阻止对方可能对他们的查找与打听。

    而且以这帮人现在的情况,要想安全脱身也并不容易。这帮人现在伤势最轻的,也是双手腕关节脱臼。基本上所有人都等于双手暂时全部废了,为首的曹一飞更是最严重,不但两只手臂的三处关节全部脱臼,双腿膝关节也被林旭打脱了臼,四肢都不能动了。

    双手暂时全部被废,这帮人别说骑摩托车了,就是掏手机打电话求救都困难得难以完成。就算最终克服困难,有人打通了120求救,以现场的情况来看,救护车一来,就看得出来他们是跟人打架斗殴落下的伤,而且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以这种情况,急救人员很可能就会打电话通知警察。

    像这种情况,医院一般都是有规定的。比如受了枪伤送进医院,医院肯定是会报警的,也是必须要报警的。其余的刀伤等,医院也会酌情进行判断。毕竟医院虽是救人的地方,却也不是为罪犯开的,明显有可能是罪犯的人,医院在救治的同时,也不会轻易放脱,不然就是纵容与帮助罪犯了。

    急救人员一报警,曹一飞这帮人可就落到了警察手里,即便这帮人能够隐瞒住他们摩托车抢匪的身份,不暴露他们飞车抢劫的罪,但就只算打架斗殴,也是要关上几天的。何况这些人有的带了匕首,曹一飞还更带了枪,这可都是管制器械。等他们从医院一出来,立即就会全带进警察局。就算曹一飞关系硬,要把这些人全捞出来,怕是也要费不少功夫。而等到他把人全捞出来时,林旭与卫青衣说不定都早已离开滨城了,他到时想找也没地儿找去。

    且别说警察局了,这些人要想把伤全部养好,怕是在医院就得待上几天。虽然关节脱臼不是断骨,只要接上了就基本没事,但这种伤也算是伤筋动骨了。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他们就算是最轻的,也是需要养上几天。关节就算重新接回去,也还是会疼的,至少周边的肌肉韧带会拉伤,要想痊愈完好,就得好好养上段时间。

    关节脱臼,按照医院的正常治疗程序,一般都是先照x光,检查脱臼情况以及有没有并发性骨折,检查清楚后,就是以正骨手法进行复位治疗。手法复位不成功的话,还需要开刀进行手术复位。复位后一般还要把关节固定于稳定位置,为了固定,有的还需要打石膏,而这个固定的时间,则是二到四周。

    后面解除固定后的锻炼恢复期就不多说了,只这个固定期间的二到四周,林旭与卫青衣就早已离开滨城了。

    林旭却是不知道关节脱臼的医院治疗程序以及恢复期竟然需要这么长时间,他还以为脱臼后只要接回去就基本没什么事了,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哪知道现实中关节脱臼竟然还挺严重的,治疗加上恢复的时间,至少都要一个月,严重的时间还要更长。像曹一飞那种四肢关节都脱臼的,怕是在床上少说也要躺两三个月,再加上后面的锻炼恢复,等能够完好,怕是都要半年了。

    林旭第一次以关节技对敌,是用在了洪洞通背门的那个范海龙哥哥范海潮的身上,那也是他第一次以《妙手十三式》中的那招“天蚕吐丝”对敌,一鸣惊人。但之后那个范海潮在秦冲的帮忙下,就自己把脱臼的所有关节全都接上了,而在之后也就又是活蹦乱跳,看上去根本没受什么影响。

    跑除过曹一飞这帮人,最近的一次关节技对敌,林旭是用在了那个韩国人朴世昌身上。而之后他晚上见到朴世昌时,这家伙也又是活蹦乱跳,看上去也是没受到什么影响。

    但这两个人的表现,却是让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这两人都是练武之人,身体素质好,恢复力也强,关节复位后,自然就不怎么受影响了。可曹一飞这帮人不同,基本全都是普通人,他们要想像范海潮与朴世昌恢复那么快,可就不容易了。

    关于关节脱臼的治疗与恢复时间,却还是卫青衣告诉他的。因为卫青衣的父亲卫建林就曾经经历过一次关节脱臼,卫青衣那次是从头到尾跟在医院里看着的。卫建林并不是专唱文戏的,也兼演些武戏,排演时翻翻滚滚的,有时候也是免不了会受伤。

    “想不到治个关节脱臼,恢复时间竟然需要这么长。”林旭听完卫青衣所说的后,不禁叹道,“我看电影里演的,接上就立马好了。”

    “电影里演的怎么能全信?”卫青衣在旁笑道。

    两人这时已是身处在了滨城植物园中,一起相携着散步赏景,边走边闲聊地说着话。

    之前林旭在地图上判断的两人位置并没有差太多,出发后没怎么绕远路就顺利抵达了这边的公园。他们先到的南山公园,不过到了后发现这个南山公园挺小,而且公园里弄了许多健身器材,在这里散步健身的以老人居多。所以他们随便看了下,就出来到了植物园。

    南山公园与植物园离得很近,只隔了一条马路。到了植物园后,他们才算是来对了地方,这里不但很大,风景也美。有湖泊、假山、凉亭,还有着成片的薰衣草、郁金香等花海。做为植物园,还栽植有各地树种,有许多难得一见的珍稀树木与植物。

    两人在这里一边散步赏景,一边谈天说地的愉快交谈,却不知道曹一飞那边,经历了最糟糕的情况。之前逃走的那个曹一飞女友在逃出去后,竟然脑子抽抽地直接报了警。曹一飞他们没先等来救护车,却先等到了警车。那女人还自以为得计,在曹一飞身前献好,觉得曹一飞可以原谅她,却不想又被曹一飞臭骂了一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