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好多钱 洗劫一空
    这间财务总监的办公室很大,装修的也很高挡。毕竟财务总监也是公司的高层领导,尤其还是管钱的,是个很重要的位置。总经理被称作是首席执行官,简称ceo。而财务总监则是首席财务官,简称cfo。

    林旭进去后,把门掩好的同时,扫眼打量了一圈,就见到靠窗位置的办公桌后面有一个差不多与办公桌齐平的保险柜,比起李飞燕在学校宿舍里买的那个,可要大了许多。

    这间办公室里同样不是完全的漆烟一片,一些电器与电子设备的指示灯都亮着。靠着这些微光,林旭便可以看清楚房间里的一切,不过太细小的如文字等还是例外。

    看到保险柜后,林旭便当即走了过去。不过走过去打量一眼后,他却并没立即着手开保险柜,而是先试着打开办公桌的抽屉。作为财务总监的办公桌,他觉着抽屉里可能也有些闲钱,虽然可能不会多,但蚊子腿也是肉,他要仔细搜刮一遍。而且开抽屉明显更容易,他打算把保险柜这个难的大头留在最后面。

    一拉抽屉,他发现办公桌上的所有抽屉也全都是锁着的。不过门锁都开了,这简单的抽屉销自是更难不倒他,曲别针下去一捅,只是几秒钟就开了一个抽屉。当把所有抽屉都打开,仔细翻找地搜刮一遍后,果然不出他所料,抽屉里也是有放着些钱,而且还不少,大概数了一下,约有五千多。

    不过这也就是对他来说不少,在这种至少几千万资产的大公司里,几千块钱当真不算多。

    林旭将胸前的背包放下,拉开拉链,先把这五千多装进背包里,然后拉过办公桌旁的转椅,坐到保险柜前面,活动了下手指,打算开始着手开保险柜了。

    开之前他先试着拉了下保险柜的把手,果然没有好运地遇到这保险柜忘了锁,他这也是过于期待了。想一想这财务总监下班时连所有的抽屉都上了锁,怎么会忘了这最重要的保险柜。

    收起侥幸,他竖起耳朵侧耳倾听,然后抬手摸上保险柜的旋纽密码盘,开始一点点的转动。

    这种机械的旋纽密码锁,是现在保险柜的主流,大部分保险柜都是用的这种设计。据李飞燕说,现在有出了新的键盘式电子密码锁保险柜,密码长度能设置的更长,而且输入密码与开启也更方便。不过这种保险柜林旭还没见过,他目前也只训练过这种机械密码锁。而且李飞燕也还说过,虽然电子密码锁更先进、也更方便,但实际上这种传统的机械密码锁安全性却更高。

    虽然这种机械密码锁一般只有三个密码,但这三个密码却并不是只要拧到就能开启的,还需要按照特定的顺序与方法来拧。比如第一个数是右拧几圈还是左拧几圈,第二个数又是拨转几圈,左转还是右转。这些右转左转以及不同的转数加起来,使得密码更加充满了复杂性。事实上,就算是知道密码的人来开,也会费上许多时间。而一不小心转错了,还需要打乱重新来,需要非常耐心与细心。

    知道密码的人开锁都可能会一不小心转错,更别说不知道密码的在这里慢慢试了,这就更加需要加倍的耐心、细心与专注。当然,还需要灵敏的听力,能够区分与听出来转对密码时的声音。有些还需要借助医用的听诊器来加强放大密码锁内部的声音,但对林旭这种耳力灵敏的人来说,就不需要了。他不借助任何工具,便能够听得清楚。

    不过开这种锁,还是不能急,一定要静下心来慢慢试。好在他这时有的是时间,这大楼内的保安根本不知道已经有人入侵了大楼,还进入了非常重要的财务总监办公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后,林旭听到密码锁内部终于传出最后的一声轻响后,不由面上一喜地松了口气。这保险柜上的密码锁,终于被他破解了。抬腕看了下表,发现差不多用了半小时,比他以前训练时所用的时间要长了不少。看来这个保险柜的密码锁,比起李飞燕买的那个作为训练用的保险柜防护度应该要高级一些。另外,这也毕竟是他第一次实战,多少也还是有些紧张出错的。

    不过,总算开了。

    这个保险柜比李飞燕买的那个还有点不同,就是还有个钥匙孔。李飞燕的那个,只要拧对密码后,一拉把手就能打开。而这种多个钥匙孔的,也是多了道保险装置,还需要插入钥匙后拧钥匙才能打开。

    林旭自然没有钥匙,不过他会开锁。像这种保险柜的安全性,主要依赖的是密码,这多加一道的寻常钥匙锁就没多高级了,林旭曲别针插入,鼓捣了不到一分钟就捅开了。接着再一拉门把手,终于成功的打开了保险柜门。

    门一拉开,林旭不由立即瞪大了眼地呼吸为之一顿。但见这保险柜里,竟是密密麻麻地塞满了一叠叠整齐的百元大钞。这回他却是走运了,也不知这公司是正准备做什么,财务的保险柜里这时正好存放着这么多现金。

    即便林旭并不是多爱钱的人,但这时瞧到这么多钱摆在眼前,还是不由得十分心动,有种见钱眼开的感觉。

    顿了片刻,他咧嘴一笑,当即拿过旁边的旅行背包,开始把保险柜里的钱一捆捆地往自己背包里塞。一边塞的同时,他也一边暗自计数着,看究竟有多少。

    他倒也算是见过大钱的了,知道这一捆,应该是正好一万元,银行计算时也都是以一万一捆进行捆扎的。而这么一捆捆地来,倒也正好方便他计算。

    “……90、91……99、100!”

    当数到一百时,林旭不由一惊。这时他装入旅行包里的已经够一百万,而保险柜里这时还有不少,显然不止一百万。

    顿了下,他自是不客气又把剩下的继续装包。当最后把保险柜掏空,将最后一捆钱塞入背包时,他也计算出了这笔钱的总数,竟是有着一百六十万整。

    这保险柜总共有上下三层,第一层是塞满了钱,但第二层却并不太满,当把这些钱全取出后,林旭发现第二层放钱的下面还有些文件与账本。他拿出来粗略一翻,认出一个是账本后,不由心下暗道:“这账本还装保险柜里,肯定是很重要,不知道是不是做的什么假账?”

    想起电视新闻及报纸上的一些报导,似乎一些大公司都有逃税漏税做假账的现象。如果这郑文辉家的兴盛集团也有做这种事的话,那这个账本很可能就是记录这些的。他不太懂这些,但能装进保险柜里的,肯定是很重要。他想了下,便干脆把这些文件与账本也都一骨脑地装入了旅行包里。回头在网上全部曝光披露出去,说不定就有可能搞垮这兴盛集团。

    把这些账本、文件都取走后,第二层也是空了。而保险柜的第三层,则是一个锁着的铁皮抽屉。林旭当即又上曲别针,把这把锁给捅开,捅开拉出一看后,但见里面还是些文件与账本,另外还有些电脑存储软盘。锁到最下面,这些显然更重要,他也不翻看了,又是全部掏空,装入了旅行包里。

    做完之后,他便已是把这保险柜给洗劫一空,里面连个纸片儿也没留下。他满意地一笑,轻拍了下手,重新把保险柜锁上,然后把旅行包的拉链拉上,背到肩头,起身离开了这间财务总监的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