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黄金珠宝 狠狠搜刮
    林旭如果只是想要获得一百万的话,那他这时已经超额完成了目标,可以转身离开了。 w.vo.com但他夜入兴盛集团总部的办公大楼,却并不只是想要搞一百万,他还想要尽量搞垮这个兴盛集团,以给郑辉父母没教养好儿子一个惩戒。

    所以,他离开财务总监的办公室后,并没立即选择离开,而是又转往了总经理办公室。反正连带董事长办公室在内,监控这三个重要位置的摄像头他都已做过手脚搞坏了,把这两个地方再走一趟,也是顺带脚的事。

    财务总监办公室的旁边,是财务部,这边面向着走廊这边,有一扇很长的透明大窗户,可以见到里面是一个大办公室,然后里面以半包围式的办公桌分隔成了一个个的小格子。如果没有在财务总监的办公室里弄够一百万的话,林旭原本还打算着出来后到隔壁的财务部里再去仔细搜刮一遍的。但这时既已超额完成了目标,他也放过了财务部。路过时只是顺便看了一眼,走向了总经理办公室。

    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这时自然也是锁着的,不过林旭有了刚才开财务总监办公室房门的经验,这时再开总经理办公室的房门,速度提高了许多。这些房门都是同一规格的,理应是一同订制,门锁也是统一采购的。既然是同一种锁,有开过了一个,再开第二个较手熟有经验了。

    捅开门锁后,他仍是先开了条门缝,探头进去,查看里面有没有别的警报装置,确定没有后,这才接着推门进去。

    总经理的这间办公室,起财务总监的那间,又要更大一些,装修与部置的也更高档豪华。不过总经理却没财务总监有钱,林旭在这间办公室里仔细搜刮番后,只从总经理的保险柜找到了两万多块钱。而总经理的这个保险柜,也财务总监的要小许多。不过倒也可以理解,总经理虽是决策者,但到底不是专门管钱的。何况财务总监保险柜里的那堆钱,也不是他本人的。

    除了两万多的现金外,这总经理的保险柜里还有块名表与一条钻石项链。钻石的价值不用多说,林旭也是知道的,而在见识了崔素英送他的那块劳力士手表值好几万后,他现在也不敢看轻这种看不出多贵重的男人的饰品了。能被锁进保险柜里的,肯定是贵重物品,这块手表的牌子他虽然不认识,但肯定也跟劳力士一样,是个高端奢侈品牌。他觉着,应该不会崔素英送他的那块劳力士便宜多少。

    除了这两件贵重首饰外,总经理保险柜内剩余的,也是些机密重要件。林旭自是也不放过,没多看地全部一扫而空,塞到了他的旅行背包里。

    出了总经理办公室后,他又直奔最后的董事长办公室。这间办公室,也是郑辉父亲郑德的办公室,林旭更是不会轻易放过,狠狠地搜刮了一通。这回他不止搜刮了办公桌与保险柜,别的地方也没放过地仔细搜了一遍。

    尤其这间办公室里,还有个陈列架,面摆放着些明贵瓷器、玉石雕刻、古董珍玩等类。林旭把方便携带的小东西,全部取走,为免不小心在背包里互相磕碰撞坏,他把办公室的一套真皮沙发徒手撕扯开来,从扯出几块海绵塞进去防撞。

    办公室的墙壁还挂着几幅字画,林旭也不认得名贵真假与否,也全都摘下来卷起,然后将沙发的真皮扯成条状,当作绳子来用,把这些字画捆作一捆背在身后。

    这间办公室里的保险柜却是没放在明处,而是藏在了办公桌下面的一个柜子里,但自是没能躲过林旭的搜寻。

    打开这个保险柜后,林旭从里面找到了十万多的现金,另外也是些重要的件、账本之类。不过令他意外的是,这里面竟然还有一盒金条。每根金条约摸两指宽,指稍长的长度。数了数,这一盒总共有十根。

    “这家伙倒是喜欢真金实银啊!”林旭暗自一笑,自是不客气地收起,然后把这个保险柜里的东西也全部一扫而空。

    搜刮完后,林旭仔细查看了番这间办公室里的窗户并没有装什么先进的破窗警报器,把窗户打开,打算直接跳窗离去,不再多跑一趟地回楼顶了。

    不过临走之际,他看了眼陈列架那些不好携带的东西,忽然坏笑一声,返身回去,把整个陈列架搬到门口处,做了个简易的机关。这样,明天有人一开门的话,会顺带把这个陈列架整个儿撞倒,里面的东西,到时自然也是全毁了。他想最好是郑辉的父亲郑德亲自开门,然后亲眼看着他收集的这些东西被他亲手毁去,那时这老东西肯定会很心疼。

    不过这办公室里的东西,林旭却觉着也未必有多值钱了。真值钱的,这郑德肯定是都在家里收着,改日有空,说不得还是要去门拜访一下。

    最后看了眼自己的杰作,林旭满意地翻窗而出,然后顺着大楼外面爬了下去。

    郑德这间办公室窗户所对向着的,正是办公楼的后面。林旭基本是顺着原路爬回,从原本的那个监控死角处落下后,他展开《浮光掠影》的轻功,几个起落下,迅速窜入后面的公园,消失在公园林木遮掩的深处。

    到得公园的一片隐秘处后,林旭放下身后的背包与画卷,然后掏出背包里自己身原本的衣服,重新换了回来。

    他早有打算出来后换回衣服,所以提前把衣服装到了旅行包的副袋里,并没有压在主袋的最底下。换回衣服后,他想了下,把脱下的黑衣黑裤在那些画卷外面重新包裹一番卷起,遮住了这些画卷。

    背包里的东西别人看不见,也不知道他装的究竟是什么,但这些画卷不作遮掩的话,太过明显了一些,很容易被有些人看到后记住。这样用衣服包起来,别人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包的是什么了。

    弄好之后,他重新背起背包与画卷,这才从另一边绕出公园。出了公园后,他接着走回藏摩托车的地方,然后掏出车钥匙跨车,发动摩托车迅速远去。

    这一次,他自是回返星海酒店。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