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全部曝光 误会大了
    趁着李飞燕给那些古董、玉器、字画估价时,林旭把那堆现金里的资料、文件、账本、软盘等收拾了出来,分别整理好。这时他指着这些整理好的东西,向李飞燕道:“这些你看有什么有用的吗?”

    刚才整理之际,他也跟李飞燕说了,去兴盛集团的总部办公楼去偷东西,并不止是为了搞到一百万给她还钱,还想着看有什么方法可以整垮郑文辉家的这个公司。郑文辉会成长为现在这种混蛋,他父母至少要负一半的责任。既然他们觉着有钱就可以了不起,那就弄到让他们没钱,至少也要来次伤筋动骨的大出血,这才足够教训。当然,等郑文辉死了,白发人送烟发人,这也会是个更惨痛的教训。

    李飞燕闻言,先大致翻看了下那些资料与文件,但见大部分是些地产、房产的资料证书,还有些重要的合同文件。这些对兴盛集团的公司很重要,但对他们来说,却没什么重要,她翻了翻就放到一边,道:“这些应该没什么用,都是些合同、地产证书之类的,丢了他们也可以重新补办。不过要具体研究的话,可能也会找到些问题,但这就太费事了,而且我们也不是专业的,这是律师的工作。”

    说罢,她又接着翻了翻旁边的账本,道:“这些其实也需要专业人员才能查出问题来,这是会计的工作。而且一条条核对这些数字,工作量更大。靠我们两个,估计忙一个月也未必弄得完。”

    “那怎么办?”林旭有些傻眼的问。他还以为李飞燕比他懂得更多,能看得懂呢,谁知道她也是抓瞎。

    李飞燕闻言一笑,道:“我有个更简单的方法,甭管这些有用没用,我们全都公布出去,公开发网上去。网上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总有人看得懂。另外,我再给滨城工商局的电子邮箱发一份,让他们去查。不管兴盛集团有没有逃税漏税的犯法行为,被工商局一查,总要受到影响的。另外这些重要的资料公布出去,被兴盛集团的对手公司知道了,也就等于掌握了兴盛的要害,肯定会想方设法地打击,找他们的麻烦。商场如战场,利益至上,到时候有别的公司见兴盛有了麻烦,露出破绽,也会想办法去咬一口。墙倒众人推,到时候自然就会有人争着去搞垮兴盛集团。”

    “没错。”林旭点头向李飞燕夸道:“还是你有办法。”

    他之前其实也有想到过在网上曝光披露这些东西,但却没有李飞燕想得这么全面。而且他还想着把这些东西甄别一下,只把有用的披露出去。但到了李飞燕这里,则是不管有用没用,全都一股脑儿地放上去,到时候有用没用,自然会有更专业的人去判断,他们完全没必要花这番心思又费事了。

    李飞燕哈哈一笑,摆手道:“也没什么了,我就是比你有经验,这种事见的多了。”

    两人说干就干,李飞燕当即取出她的笔记本电脑与数码相机。她先在滨城本地各大网站与论坛上注册帐号,而林旭则用数码相机给那些资料、文件、账本拍照。

    相比起来,林旭工作量更大。李飞燕先把各网站、论坛的帐号注册好后,便把那些软盘插入电脑,先把这些软盘上所存储的文件复制到电脑上。弄完之后,她便帮着林旭拍照。她在旁边翻页,林旭则只需要对准按快门。有了她的加入,速度便快了许多。不过这些文件、账本的量却也不少,总共加起来,少说也有着几百页。不过这相比起要先全部甄别一番,可就要轻松许多了。

    但尽管如此,两人也是差不多忙了一个多小时才弄完。中途数码相机的存储卡容量不够,两人还是先传一部分到电脑上,然后把存储卡清空,再重新照,分了两次弄完。

    等把所有照片都传到电脑上后,剩下的就比较容易了。李飞燕在电脑上稍加整理之后,便开贴上传到了已注册好帐号的各网站、论坛上。上传完毕后,她在网上搜到了滨城市工商局的电子邮箱,把这些资料打包发了过去。发完后她想了下,又给滨城各大报社的电子邮箱里也各发了一份。

    趁着李飞燕上传这些东西时,林旭又趁机把还堆在地上的现金与放在床上的古董、玉器这些东西重新整理地装入了他那个旅行包里。

    等到李飞燕那边全部搞定后,但见这时外面已是天光大亮,时间到了清晨五点多。两人先是清点林旭的总收获,主要是靠李飞燕判断估计那些古董、玉器、字画的价值,接着是忙拍照上传林旭一并偷出来的那些文件、资料、账本之事,却是一直忙到了天亮都没睡。

    其实林旭晚上回来时,就已是到了凌晨两点多,算来到现在,也就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只是刚好处在这个时间段,然后看着从天烟忙到天亮,这才显得有些辛苦与夸张。好在两人都是练武之力,精力旺盛,这一夜不睡,都不算什么,仍是精神奕奕。

    忙完之后,李飞燕合上笔记本,靠在沙发上伸个懒腰。林旭站到窗前往外看去,见到昨夜直升机坠毁失事的那里,天亮后已是有艘打捞船开了过来。

    看了一眼后,林旭转回过头看着床上堆放的那些资料、文件与账本,问李飞燕道:“这些东西怎么处理,是扔了还是烧了?”

    李飞燕沉吟了下,道:“其实最好的做法,是把这些也送到工商局去。有时候法庭审判,是要讲实物证据的。不然对方有可能狡辨,说网上那些是有人蓄意造假陷害的。”

    林旭道:“那我们就送工商局去吧,趁着现在还早,工商局还没上班,我们直接丢到门口,或丢进他们院子去。”说罢顿了下,笑道:“正好,出去我再顺便请你吃个早饭。我现在也算有钱人了,咱们敞开吃,想吃什么吃什么。”

    李飞燕闻言起身笑道:“行,那就走,姐这回就不跟你客气了。”顿了下,道:“嗯,你先出去等我,我换身衣服。”

    她现在身上穿着的还是睡衣,确实需要换身衣服。林旭点头答应后,正要转身出去,想了下,先走到那个旅行包前,拉开拉链从里面掏出一捆万元现金,补充入自己钱包里。这才向李飞燕一笑,走到门口开门出去。

    “许林!”

    林旭刚一开门出去,就听到了崔素英生硬汉语的惊讶声音从旁边传来。他转头一瞧,但见崔素英也是刚从她2216的房门出来不远,她穿着身运动服,绑着马尾,看上去是要出去跑步,或只是要到酒店的键身房去晨练一会儿。

    崔素英这时瞧他的面色,不止是惊讶,而是有些震惊,同时面色还有些古怪。林旭却是一时没明白她这是什么表情,见她先开口打了招呼,也就回以一笑道:“哦,嗨,起这么早啊!”

    崔素英走过来,在他与身后的房门上来回看了眼,还是带着难以理解地震惊道:“你们……”

    “哦!”林旭见状,这才回过味她刚才那表情是什么意思,却是她眼见自己一大早从李飞燕的房间里开门出来,有些误会了他昨晚是在李飞燕房里过的夜。虽然他昨晚回来后,确实是一直待在李飞燕的房里,但两人可是很纯洁的什么也没发生。

    只是要让别人看他一大早地从女人房间开门出来,却是难免要误会的。而他这时与李飞燕假装的是表姐弟关系,这种关系在古代来说不算什么,在一起那还是亲上加亲。可放在现代,却是三代以内的血亲,是法律所不允许的,搞在一起还算得上是乱来。这也就让崔素英先入为主地误会下,难免震惊地面色古怪了。

    虽然他不太在乎崔素英的看法,但也不能让她生这种误会,这可也事关李飞燕的清白。他想明白是这误会后,便连忙解释道:“我也是刚起来,过来叫表姐一起吃早饭。她刚睡醒还犯迷糊,一听见敲门就过来给我开门了。”

    “哦!”崔素英点了下头,勉强算是接受了他这解释,可瞧着他的目光,却明显还是有些怀疑的样子。

    林旭瞧了一眼,却也没再多说什么了。这种事,有时候是越描越烟、越说越乱,说得多错得多。解释一遍就够了,不断解释的话反而还有点儿欲盖弥彰之嫌,更让人误会。

    两人之间略显沉默尴尬了片刻后,忽然后面房门一响,李飞燕开门走了出来。见到崔素英后,面色自然地向她笑道:“是素英啊,你也起这么早!”

    “是,我正打算要去沙滩上跑步,菲菲你要一起吗?”崔素英见李飞燕面色如常,在面对她和林旭时都显得很自然,倒是确信了林旭的话,相信他们两个之间确实并没发生过什么不可描述之事了。

    李飞燕笑着摇摇头,道:“我刚答应了小林,要跟他一起到外面吃早饭。”这话虽没直接拒绝,却也是婉拒了。

    崔素英闻言倒也没在意,只是微笑道:“那我们一起下楼吧!”

    “好,走吧!”李飞燕说罢,返身关好房门。

    林旭见她两只手里空空如也,并没拿那些资料、文件与账本,不由奇怪地看向她,使个眼色提醒她。

    但李飞燕只作不见,转过身后,便拉着崔素英一起向电梯走去。

    当着崔素英的面,林旭不好直说,便也只好无奈地在后面跟着。

    到得电梯门处,崔素英率先伸手按了电梯。等到电梯上来后,李飞燕正要走进电梯之际,忽然装作想起件事地样子,懊恼地向林旭与崔素英道:“哎呀,糟了,我忘了个东西没带,要再回去一趟,你们两个先下去吧!”

    崔素英道:“我们在这里等你吧!”

    李飞燕摇头道:“不用,你们先下就行,我回房后可能还需要找一下,我不太确定放哪儿了。”说罢转向林旭道:“小林你下去后,在酒店大堂等我就行。”

    林旭见状,自是明白她要再回去取那些资料、账本。可能是刚才有崔素英在,李飞燕一时没想好把那些东西假称作什么的借口,便就干脆没带,免得崔素英问起后一时答不上来。她这时装作落了东西再回去取,让他们两个先下,自然就是为了独自一人带着方便。

    林旭想明白后,自是配合她,向她点头答应声后,对崔素英道:“我们先下去吧,她放东西总是会忘记放哪儿,可能要找好半天。”

    李飞燕闻言,故作不高兴地瞪他一眼。

    听他们两人都这么说,崔素英便也不再坚持,向李飞燕点了下头后,与林旭一起先进了电梯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