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兴盛完了 一门两死
    当林旭与李飞燕这边,在轻松愉快的氛围里参观着杨俊轩的轩远公司时。 .vod.

    郑辉家的兴盛集团这边,则是炸开了锅,一片愁云惨淡。

    李飞燕在早五点多的时候,把林旭偷来的那些所有重要资料、件、账本信息等全部公开地发到了滨城的各大站与论坛。夏季白天长,天气热,所以一大早五点多起来的人也不少,一些资深民更是通宵熬夜,这会儿都还没睡。

    兴盛集团是滨城排名很靠前的一家大公司,在滨城本地也很有名,尤其从事的房地产行业,滨城许多有名的小区、楼盘等都是这家公司开发的。兴盛集团的这些信息一被披露出来,立即引起了这时着的民们注意。

    果然如李飞燕所说的,混迹在的,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不乏许多专业人士。在这些信息,很快有人发现了兴盛集团现在正建的一个楼盘项目的地质检测件,件透露出这块地有着沉积现象,并不适合在面建造高层建筑。但兴盛集团现在所建的,却正是高层,根本不管是不是有沉积现象。

    另外还有些已经建好并投入使用的小区、楼盘,在收工的质量检测件,也有某些不合格、不达标的现象。但这些兴盛集团却全都隐瞒了下来,并贿赂了检测人员,把原本不合格的改成了合格。还有一些使用的水泥标号也不合格等等,问题一大堆。

    其实在此之前,兴盛集团的名声一直有些不好,一直有流传这家公司所建的楼盘质量都不怎么好,也是能住。消防、抗震等等的问题都不少,质量不够过关。但这些大部分都是些私下流传,这种问题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地争论不清楚,最重要的是,传的这些人也拿不出真凭实证。

    但这回不同了,李飞燕所传去的这些信息,一大把白纸黑字的证据。立即一个个问题都被专业人士所发现,然后是一大波的转贴与顶贴。

    这还不算完,又有会计方面的专业人士发现了那些账本也有问题。从这些账本发现,兴盛集团一直以来都确实有逃税、漏税的不法行为。最令人惊心的是,还有一个账本,竟是清楚记录着兴盛集团向一些相关政府官员行贿的证据。一笔笔,送了什么,送了多少,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些问题一经发现,当即又是一阵儿轩然大波,引起更高的转贴热潮,议论纷纷,声讨一片。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扩大着影响,并在八、九点钟大部分单位的班期间达到了一个**。

    这些问题在班时间前已经爆发出来,等兴盛集团有人知道了消息后,已是爆发得让他们措手不及,完全不知道这些公司非常机密重要的信息,怎么会突然被人给公布到去。

    正在家吃早饭的兴盛集团董事长郑德,在得到公司一名手下的紧急通知后,惊得手里的碗都掉了。再也顾不得吃饭,立即匆匆赶到公司。

    等到达公司后,公司的所有人都已是差不多赶到。他在进入公司后,立即得到一个更糟的消息。财务总监与总经理的办公室都在昨晚不知什么时候被盗,保险柜都已被人给搬得空空如也,半个碎纸片都没留下来。

    一听这消息,郑德立即气得要吐血,惊得要吓死。稍缓过神,当即把保安经理给披头盖脸得一顿臭骂。不是一直自吹公司安保做得很好吗,说什么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现在可好,大活人都进去了他们都没发现。而且最可恨的是,他们甚至到现在为止,都没法确定昨晚被盗的具体时间。

    发了一通火后,郑德一边听着手下人等所报告着的一个一个更糟的情况,一边脸色阴沉像死地匆匆赶往自己的办公室。

    赶到办公室前,他拿钥匙一开门后,发现一推竟没推开,不由暗骂事事不顺,连门都跟他作对。猛地一用力,门被推开了,但是紧接着,里面随即传来“咣啷哗啦”地一阵破碎声响,然后是紧接着的“砰”地一声大响。

    立即推开门一看,见自己办公室里狼籍一片。他的办公室也被盗了,而且被盗得更惨,保险柜空了,墙挂着的名人字画空了,陈列架的所有小件珍品不见了,大件则被他自己一推门地整个带倒陈列架,也全都毁了。

    一时间,不禁气得浑身发抖。忽然间身子一僵,捂着心口倒。却是他年纪大,心脏不好,这时各种打击之下,心脏病犯了。郑辉虽还不大,但他是老年得子,他自己这时已是六十多的花甲之年。

    见他一倒,旁边的秘书连忙扶住,然后迅速从他身找到药,喂他吃下。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过,秘书这时虽也很慌乱,倒也能冷静应对。

    吃下药好一会儿后,郑德缓了过来,然后走进自己办公室,无力地坐在椅子,瞬间好像一下苍老了十几岁。

    接下来,一个个坏消息陆续传来,工商局、税务局、反贪局、警察局等等相关的部门,全都找了来。

    “完了!”

    郑德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他白手起家打拼下的这个公司,这个高高盖起的企业大厦,仿佛一瞬间轰然倒塌了。

    忽然间手机响起,他掏出一看,但见是家里打来的。但他却有些不想接,看了一眼,随手放在桌子,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待一会儿,在这凌乱的办公室里,他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手机一直不断地响着,最后郑德终于听得有些不堪其扰,拿起接通地大吼道:“别来烦我行不行?”

    “小辉,小辉他死了……”电话里那边的妻子先是一愣后,立即传来大声哭喊地道。

    “你说什么?”郑德不敢相信地问道。

    “刚才有医院打来电话,说是小辉他突发急病,已经死了,我的儿啊……”

    郑德大惊之下,手一松,手机掉到了地。想到儿子郑辉,他心口不禁又是骤地一疼,倒在了椅子。

    他老来得子,对儿子自是十分疼爱,有时也难免过于溺爱了。可溺爱一些又怎么样,他有钱,可以满足儿子的一切,让他去任性,去开心。他不过还年轻,长大一些自然收心了,男人都是这样。

    儿子是他的心头肉,想起儿子竟然死了,他的心更痛,痛得他无法呼吸,也无法出声,更动弹不了。

    他的心脏病又发作了,但他刚才已经把所有人赶出了办公室,这时没有人在他的身边。他挣扎着想要掏药,但奋力一动,只是砰地一下摔倒在了地,然后更加动不了。挣扎片刻后,眼睛瞪大,瞳孔扩散,也再也动不了了。

    掉在地的手机里还不断传来妻子的“喂喂”与哭声,这也像是在为他哭丧。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