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飞鹰调查员 不由己控
    (做到连续三天万字更了,这回很有底气地求票求订阅!)

    周围的人仍在议论纷纷,有的人说郑文辉这么年轻就死了,有些可惜;但更多的人则说这小子是活该,以前干了那么多坏事,他家里也干了许多坏事,现在是报应来了。不但兴盛集团完了,连这小子都猝死了,这是老天爷在收他。

    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那个似乎是意外扯掉了郑文辉尸体上所盖白布的瘦小男子挤到一个身材稍胖,戴着墨镜,脖子上挂着个带长焦镜头照相机的男子身旁,将其扯着一起钻出人群后,带着兴奋地低声问道:“胖子,怎么样,拍到了吗?”

    那胖子一拍胸前挂着的相机,比个“ok”的手势,得意地笑道:“那是当然。”

    瘦小男子闻言嘿嘿一笑,又扯着他道:“走,快给老大打电话去,通知他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操,郑文辉这小子老子也老早就看他不顺眼了,现在好了,大快人心啊!”

    “你说这家伙真是马上风死的?”胖子挤到他身前,两人勾肩搭背地一起往旁边一个电话亭走去,边走着这胖子边接道:“这家伙这死法也是有点好命啊,死在女人肚皮上,这就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子都想要这种死法呢!他妈的‘人比人,气死人’,老子连个正经女朋友还没有,这小子死了竟都能做个风流鬼。”

    “切,瞎抱怨啥,活着比啥都强!”瘦小男子却一点不羡慕这种死法,不过说罢他却又嘿嘿一笑地道:“不过马上风吗,我觉着真有可能是。刚才的那样子你也看见了,赤条条的。之前那韩国小妞匆匆跑出来,咱们也都看见了,那副被惊吓的样子可不假,指不定真是死在这韩国妞肚子上的。”

    “唉,这韩国妞儿可真他妈骚!”胖子不禁啧啧感叹。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电话亭前,瘦小男子走进电话亭里,从身上掏出张电话卡插进去,手指迅速而熟练地拨通了一个号码。

    飞鹰事务调查所内,孙鹰正在电脑上看着网上热议的关于兴盛集团的那个贴子,以及关注着最新的实时消息。忽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也不看地探手抓起,对在耳边道:“喂!”

    “喂,老大,给你说件爆炸性新闻,我跟胖子刚刚亲眼目睹的。”电话里面,传来了瘦小男子兴奋的声音。

    原来他跟那胖子,正是飞鹰事务调查所的两个调查员。他刚才会扯掉郑文辉尸体上所盖的白布,却不是意外,而是故意的,是假装的意外。他这么做,是为了确认那尸体是不是郑文辉。他们交给客户的信息,要做到准确无误,不能只是凭道听途说的。他们这行做什么,也讲究个证据。所以他假装摔倒扯下白布时,那胖子还抓准机会给郑文辉的尸体拍了张照。

    “你说。”孙鹰淡淡地道,眼睛仍是盯着电脑上的网页。

    “郑文辉那小子死了!”

    “什么?”孙鹰闻言不禁一惊,将目光从电脑上收回,认真地对着话筒问道:“你确定吗?死的真是郑文辉?”

    “确定,我都把他尸体上的白布扯下看了,胖子还趁机拍了照片。”电话那边的瘦小男子笑着道。

    “那他怎么死的?”孙鹰镇静下来问道。

    “这现在还没有确切说法,要等尸检报告出来了,具体他死的情况我们也没看见。不过有人说他是突发性心脏病死的,但更多的人都确信这小子是马上风死的。”说到这里,瘦小男子又是嘿嘿一笑,“死的挺香艳的。”

    “马上风?”孙鹰不由面色古怪地疑问。

    “是啊!”瘦小男子道:“这小子尸体赤条条的,一丝不挂,救护车来之前,他昨天晚上带回去的那个韩国小明星也是很惊恐地从酒店跑出来,看样子还真像是干那事儿的时候死的。”

    “行了,你们两个再跟去医院一趟。要是能弄到尸检报告最后,弄不到的话就算了,完事就回来。”孙鹰吩咐道。

    “好嘞!”瘦小男子答应一声,道:“那我就挂了。”

    “挂吧!”孙鹰道了声,自己便先挂断了。

    挂断之后,他往后靠在椅背里,不禁想起了昨天委托他调查郑文辉的那个少年。无论兴盛集团出的事,还是郑文辉的死,都太然了,而且竟然很巧合地还是同一天。那个少年昨天才委托,并且说只查三天,而郑文辉与郑家今天就出事了,不得不说很巧合。

    这么看着,好像那少年提前知道郑文辉与郑家三天内就一定会出事。这就有点儿未卜先知,料事如神了,当然,如果不是猜到的,那就是有把握确定。这少年肯定有什么内幕消息,兴盛集团出的这事,所有重要机密信息全都被公布到网上,显然也是有人蓄意所为。

    只是,这就不是他该管的事了,这是客户的秘密。而替客户保密,是他们这行的重要原则,是行规。不能保守秘密的私家侦探,是不会有人愿意用的。

    他想了一会儿,又接着关注电脑上的消息。看了没多久,忽然又一条消息传了出来,说是兴盛集团的董事长郑德在知道儿子不幸猝死的消息后,经受不住连发的打击,也突发心脏病,不救而治了。

    “唉!”看完之后,他不禁略生感叹,想不到这郑家父子俩竟然都死了。郑德子孙不旺,只有郑文辉这一个儿子,这父子俩一走,郑家男丁是死绝了,兴盛集团也更加不可避免地要倒闭破产。

    果然任何时候破坏都比建设要快,兴盛集团苦心经营数十年才有现在的这规模,可要倒闭起来,也不过就一天时间。估计今天过去,就成为历史了。

    ※※※

    林旭与李飞燕在早上传完那些资料、账本后,就没有再接触电脑上网,所以虽做为始作俑者,但他们知道消息时,却是比大多数人都晚了,而且还是从电视新闻上才看到的。

    到新闻播出的这时,郑文辉与其父郑德都已经先后死了。而死亡的原因,竟也是相同的,都是突发性心脏病而死。

    虽然郑文辉的死因,现在网上与街头热议传播最广的,是更倾向于他是马上风而死,但正经的新闻播报,自然不能用这种不太靠谱的香艳死因。更何况以医生的初步判断,郑文辉也确实是死于突发性心脏病的心脏骤停,这说法并没错。

    “你说的没错,墙倒众人推。这么家大公司,要倒起来,可也真是挺快的。”看完新闻后,林旭心生感叹地向李飞燕道。

    李飞燕道:“你那招也起作用了啊,没想到郑文辉这么快就死了,他老子的死,倒算是附赠了。”

    “嗯,比我预料的提前了,看来我功力还是有些不到家啊!”

    林旭对郑文辉暗施“蜻蜓点水”这招时,是在刚到滨城的那晚,那天刚好是八月一日。而今天是八月三日,按说算起来是正好三天。不过却不是这么算的,他估的是三天之后,那就是从第二天算起,然后经过二、三、四号这三后天,到五号死,就算从当天算起,也应该是四号,现在明显提前了一天,而且是一大早就死了。具体到小时来论算的话,这距他施展“蜻蜓点水”那招,都还不到四十八小时。

    他却是不知道,“蜻蜓点水”这招的潜伏期,除了是受施展者控制外,也会被中招者所影响。如对方的身体素质、行为偏好等,就像郑文辉,这家伙要不是好色成性,几乎每天都要来上几场剧烈的床上运动刺激到心脏的话,那“蜻蜓点水”的内力种子也不会提前爆发,让他这么快就提前送命。

    “能管用就很好了。”李飞燕笑道,“而且郑文辉这时候死,也会被人当成是可能受不了家里破产的打击才突发的心脏病,更不会惹人怀疑了。”

    林旭点点头,倒也没有太过苛求这点。确实,能起作用就已经是很好了。他原本在施展之前,都没把握管不管用呢,毕竟此前从没实际试验过。郑文辉作为第一个试验品,倒也是起了作用的。

    杨俊轩的办公桌上就有电脑,不但有台式的,还放着台笔记本电脑。李飞燕当即不客气地过去把笔记本电脑拿过来,想要上网搜寻下兴盛集团出事的详细信息。

    但打开电脑一看,却发现有密码。尽管以她的烟客水平,破解这密码不算什么难事。但要这么做被发现的话,可就太失礼了,也有窥探人家电脑里面信息的嫌疑。

    既然都忍下现在不动手开保险柜了,她想了下,也就顺便把破解密码的冲动给忍下了。

    叹了口气,她把杨俊轩的笔记本重新放回桌上的原位。既然笔记本有密码,她想台式机也多半有密码,便就干脆没试。而是出去重新借了台笔记本电脑,拿回来与林旭一起察看网上他们放出的信息,以及兴盛集团的事件发展与最新消息。

    看完之后,两人都是很满意他们一起搞出的成果。凭借两个人,把一家大集团公司搞垮,这可不是轻易能做到的,颇有成就感。

    “唉,希望我要取的东西,可千万不要是这种也能够把杨俊轩公司随时搞垮的!”

    由林旭所偷的东西联想到自己将要偷的,李飞燕看向杨俊轩办公桌旁的那个保险柜,不禁心生感叹。

    杨俊轩算是救助过她,又对她热诚以待,她自是不希望对杨俊轩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可规矩就是规矩,燕子门所立下的规矩她无力变更,只能照做。换了别人来,有可能把结果弄得更糟,与其如此,还不如就自己亲手来,至少对这事有些掌控度。

    “兴盛集团那是自取灭亡,如果他们没做那么多违法的事,哪会这么轻易就倒了。以杨俊轩的为人,我想他是不会做违法的事的。只要没这种把柄,那造成的伤应该就不大。”

    林旭闻言劝道。虽然他并不是很喜欢杨俊轩,但对杨俊轩这个人的为人与道德感,他却还是多少有些信任,觉着杨俊轩不会是能干出犯法之事的人。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李飞燕摇头轻叹了声,“商场上也是一样,有时候做一些事,也是迫不得已。我也挺相信杨俊轩的为人,相信他不会做犯法的事,但我不相信商场这个大染缸。再清白的人被丢进去,也是终有一天会被染混了色的。”

    林旭略皱了下眉,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了。他到底年纪还小,虽然自认成熟,但经验见识等,到底还是比常年人有所不足地浅薄了些。在面对一些事时,他虽然经常理智地会考虑最坏的可能与打算,但天性上却还是会让他往更较乐观些的方向想。

    总之一句话,书上得来终觉浅,他到底经历的还是少。有些事,是必须亲身经历与见识过,才能有更深的体会。

    “可能也有例外吧!”李飞燕自己说完后,却又笑着回旋了句,“我希望他是这个例外。”

    “如果我这次取的东西,真的会让他的公司也倒闭破产的话,那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他重建起来,补偿我的这个过失。”

    李飞燕郑重保证般地说罢后,合上手里的笔记本,出去给借来的那人还了回去。

    这个时候,已是快到了上午十一点了。两人在杨俊轩的办公室里又等了四十多分钟后,就听到门外一阵儿谈话声与脚步声响地接近过来。然后办公室的门打开,杨俊轩、崔素英、程思远等人鱼贯走了进来。看来他们的谈判,却是提前完成了,而看他们都面带微笑,也应该是谈得很顺利。

    进了办公室后,杨俊轩便先向李飞燕与林旭笑着抱歉道:“让你们久等了。”

    “没事。”李飞燕起身笑着回了句,道:“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谈得很顺利。”

    “嗯!”杨俊轩点头道:“确实很顺利,没问题的话,明天就可以正式签合约了。”

    又说了几句话后,杨俊轩便邀请他们一起出去吃午饭。两人本来也就是顺便等着这顿的,自是答应。

    不过这回也算是顺带庆祝轩远公司与中天集团谈判顺利,所以这次也算是半商业会餐,轩远的副总及第二大股东程思远,还有参与谈判的几个部门经理,崔素英这边的助理等人,也都是一起出席参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