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今昔之别 来者不善
    看着林旭出门而去,孙鹰不禁松了口气,抬手擦了下额头冒出的冷汗。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稍顿了下,他想起应该要送送林旭,又连忙大步跟着赶了出去,只是出门后往楼道里一瞧,却已是不见了林旭的身影,想了下,便也无奈作罢,又返身回了事务所。

    他刚才向林旭自报了师承与宗门,但林旭只是向他说了个名字,关于自身的身份与来历,半个字也没提。但对方不说,他也是不敢过多探问半个字,这时只能是着对方报的“许林”这个名字琢磨,在脑海里搜寻有没有在哪里听说过或有印象。但最后自是无果,也有猜测到对方报的这个名字都未必是真的。

    只是真也好,假也罢,对方的那一身功夫却是作不得半点假,绝对是完全碾压他的实力。不过他本身本没有在这事动什么心思的打算,此时更是多了分敬畏。当下也不怠慢,立即从电脑桌抽屉里取出一本名片薄,找到一名相熟刑事律师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林旭骑着摩托离开飞鹰事务调查所后,自是又向着滨城京剧院而去。今天有了摩托车,再加又熟门熟路,他自然也是昨天更快赶到了滨城京剧院。

    不过在赶到京剧院之前,他仍是像昨天一般,先顺道往兴盛集团总部的办公楼那里看了一眼。

    昨天他站在外面远处观察的时候,这座办公大楼里还不时有人进进出出,一派紧张、忙碌而繁华兴盛的景象。但今天的这里,已是大为不同,大楼外面的院子里停满了公检法、工商、税务等各相关单位的车辆,办公楼里进进出出的,也从那些西装、衬衫的白领们,换成了穿着各机关单位制服的公务人员。

    兴盛集团的董事长兼法人代表郑德虽在午突发心脏病死了,但对这个公司该查的问题还是要一宗宗、一件件地查清楚,总不能人死事消,不查了。死了也得把所有罪查清楚,该问什么罪问什么罪。而以兴盛集团这等规模的大集团公司,要把所有的问题、账目等全都查清楚,也不是短短一两天能解决的。怕是接下来的几日里,这边还是会这个架势。

    林旭并没在兴盛集团外面多留,顺道路过,远远看了一眼,略作感叹,便继续往京剧院而去。他甚至都没专门停下摩托车,只是在路过的时候放缓车速,望了几眼便即离去。

    接着赶到滨城京剧院,他确认了今晚有卫青衣那场戏的演出后,便提前买好了晚的戏票。

    京剧院演出的时间,是晚七点半开始,而这个时候,才只是下午三点多,还有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需要等待。林旭买好票出来后,左右望了望,选了往西的方向沿路走去。

    他记得昨天午跟卫青衣通电话时,卫青衣跟他说过,他们国家京剧院的人被按排住在距离滨城京剧院不远,往西不到三百米的一个叫兴源宾馆的旅店。他这般过去,是想着看能否偶遇撞见到卫青衣。其实这个点儿,他猜测卫青衣在滨城京剧院的可能性更大些,像昨天下午那般,此时应该也在剧院里抓紧时间做最后的排练。

    只是昨天他被卫青衣带着,轻易混了进去,今天可没那么容易了。而且昨天那会儿,也是刚好凑着卫青衣的父亲卫建林跟随救护车去了医院不在,他才能跟卫青衣单独相聚的说话。而今天可不一样了,等到晚是正式演出,想必卫建林这时是一定在的,他现在算能混进去剧院里,怕也是没机会跟卫青衣单独相见说话。算能见到,也有被卫建林发现的可能。所以,他觉着没必要冒这个险。

    至于往这边兴源宾馆的方向走,他只是存着万一的可能。哪怕心里明知卫青衣这时不可能留在宾馆,但留着个万一的念想也没什么,要是万一撞见了呢?撞见了的话,固然算是惊喜,撞不见也没什么太多失望。他其实更主要是想沿路随便逛逛,看能否找到个书店,进去看会儿书用来打发这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没书店至少报刊亭应该也能遇见个。往哪边儿走都是找,那便不如往卫青衣下榻的兴源滨馆这边儿找,万一有可能会收获惊喜呢?

    三百米不到,并不远,他也不骑摩托车了,直接步行前往。沿途散步般地闲逛,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路边的街景与两边的店铺。在走出一百多米远后,他在路对面发现了一间较新鲜时髦的店铺,是种近年才在大城市里开始兴起的书吧。集图书馆、书店、茶吧、咖啡店等特点于一身,可以在看书的同时,点些饮品,喝喝咖啡或是茶、或其他饮料,是一种非常安静放松的休闲方式与场所。

    这种新型的时尚店铺,大城市里也是近些年才开始兴起,像林旭家乡四、五线的平阳,还根本没有。或者有可能有,但是他从未遇见过。眼下的这一家,是他真正第一次亲眼见到的一间书吧,以前则只在电视里与络等地方见过。第一次知道这种地方,他是在某部电视剧里看到有以书吧为背景的某个场景。

    而在了解认识了书吧后,他对这种地方很感兴趣,心想对他这种喜欢看书的人来说,书吧实在是个看书放松的好地方。可惜的是,他以前从没遇到过。现下偶然撞见,他觉着这里是用来打发剩余四个小时左右时间的最好地方了。

    不过,他这时并没急着进去。这时还没到兴源宾馆,他心还存着侥幸,看是否有能够遇到卫青衣的这种万一之幸。

    结果事实证明,这种万一不存在,他之前的推断很正确,卫青衣这时是在京剧院里,至少不在宾馆。当找到兴源宾馆后,他还进去询问求证过,得知了下榻在宾馆内的国家京剧院所有人员,这时都不在宾馆。

    好在心早有准备,林旭倒也没多大失望,出了宾馆后,过到了马路对面往回走,然后走到之前路过发现的那家书吧前面,转身走了进去。

    进去打量一番,他在前台点了壶茶水,然后便寻了个无人的角落座位。接着他在书架找了本感兴趣的小说,便回到座位一边看书一边喝茶地享受起了下午的悠闲时光,顺便打发时间,等着晚京剧院的开场演出。

    书吧里很安静,放着轻缓的音乐,有约会交谈的人,说话也都是轻声轻语,不打扰别人。在这种环境里,林旭很是放松,不一会儿看得专心致志,投入到了书里面的情节。

    直到不知过了多久后,忽然“砰”地一声,他面前的桌被一只女士背包轻砸在面,然后眼前光线一暗,一名女子面色不善地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