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条件 应付教学
    “如果你能把这招教给我,我就答应你。”杰西卡眼珠一转,提出条件道。

    “我可以教给你,但你能不能学会,就要看你自己的了。这招看似简单,但实则涉及到很高深的武学体系与理论,许多东西怕是你理解不了。”林旭虽看似答应,但却提前埋下了推脱的借口。他只负责教,可不负责包教包会。学不会是你理解力的问题,不是我教的不用心。本心来说,他也确实不愿教,只打算随便指点几下应付过去。

    不过他说的这话也并不全是唬人用以推卸责任的,这一招确实是看似简单,实则高深。因为扣脉门制人,用的并不只是力,更多的是靠气,是以内气侵入对方经脉进行封锁制约。如果没有修炼出内力,只凭蛮力施展,就是把对方手腕抓断了,也做不到只凭这一招就制住对方,使其全身无法使力。

    而杰西卡这外国妞儿对中国功夫的基本了解都十分有限,更别谈什么气与内力了。所以林旭心里已认定,她是肯定学不会的。但他为了尽快打发这小妞儿,免得其节外生枝,另生什么别的事端,却还是要答应,不能说不教。对方对他有所求,自然也就会听话点儿。

    “真的很难学吗?”被林旭这么一说,杰西卡也不禁有些生怕地担心自己学不会。想想林旭之前说的经脉、穴位等东西,她确实是不了解,只限于粗浅的听说过。

    “当然。”林旭很肯定地点头。

    “那你学了多久才学会的?”杰西卡问。

    “从小学到大才学会的。”林旭故意增加学习的时长与难度。

    “那是多久?你今年多大,总不会一出生就开始学吧?”杰西卡眨巴着眼睛认真地问。

    林旭略想了下,瞎编道:“我从六岁开始学起,今年十六,正好花费了十年。”

    “这么长?”杰西卡惊讶了下后,忽然道:“哎,你今年十六啊,我也是十六,咱们正好同龄呢!”

    “是吗?”林旭闻言,忍不住又从头到脚地重新打量了下这外国小妞儿。他从外表判断,一直以为对方是十七、八了,甚至十九、二十也觉着有可能,没想到却是才十六,实在判断的太超前了点儿。

    不过随即想起看过的外国电影里,欧美的小孩儿发育确实都比较早熟些,普遍比东方人长的快。十六、七的往往看起来都已经是发育很成熟,瞧着像成年人了。所以他对杰西卡有这种误判,倒也并不意外。不过他这个十六,是现在所用的许林这个假身份的年纪,他实际才十五,而且是虚岁,而外国人报年纪通常是说周岁,所以他还是比杰西卡要小。

    “我们西方人发育是比你们要快些!”杰西卡瞧着林旭重新打量她的眼神,也看出来了其意,随口解释了句后,她沉吟了下,转回正题道:“嗯,我决定了,还是要学,你先教我就是,学不会的话,我不赖你!”

    林旭点点头,道:“既然你确定要学,那好吧!手伸过来。”

    杰西卡闻言欣喜一笑,立即把手伸了过去。

    林旭抓住她手,翻转过来让其掌心朝上,然后指着她手腕部位,道:“这个就是我刚才抓的位置,叫脉门。这是手部经脉上的一个重要穴位,就叫脉门穴,还另有一个名字,叫内关穴。中医切脉时,也是要把住这个位置来听诊的,这是最准确的手法。”

    “具体的位置你记住,是在手掌底部这个横纹上面的两寸处。”林旭伸手指点着,“两寸换算成厘米,是大约六厘米半,换成你们西方用的英寸,则是大约两英寸半。”说着话,他伸手按下去,“然后在这个距离的位置,你能感觉到这里有两条筋,这个穴位就正好”

    “哎,姑娘,你坐的这个位置好像是我的啊!”林旭刚讲到此处,不想杰西卡另一边走过来位年约六十的大妈,伸手轻拍了下杰西卡的肩膀提醒她道,同时也打断了林旭的话。

    杰西卡刚才进来倒也是有买了票的,不然检票的也不会轻易让她进来。但她既不是跟林旭同时买的票,也不是紧跟在林旭后面买的,晚了林旭有好几个小时,自然不可能买到跟林旭紧挨的座位。所以她这时,确实是占了别人的位置。

    不过眼下她正跟林旭学习,而林旭刚才也正讲到关键处,她自是不想跟林旭分开。闻言忍下被忽然打断忍不住要发作的脾气,她转过身去向那大妈展颜一笑,道:“很抱歉占了您的位置,不过能不能请您跟我换个位置,因为我不想跟我朋友分开。我们买票时,很不巧地没买到一起。”

    “哟,这还是个外国姑娘啊!”因为已到晚上,又是室内,杰西卡这时并没戴墨镜与帽子,这一转头,立即暴露出了她的典型欧美人长相。那大妈见状,不由惊讶了下,随即笑道:“外国人来看我们的京剧,还是这么个年轻姑娘,可真是挺稀罕的,中国话也说得挺好。”

    顿了下,她接道:“按理说呢,既然是外国友人,我让一让也没什么,不过我也是跟老伴儿一块儿来的,也不想跟老伴儿分开”说着话她转头以眼神瞧向自己身后,但见她身后确实还跟着个老头儿,见杰西卡与林旭瞧过来,也向两人笑了笑。

    杰西卡瞧过之后,收回目光重新转到面前的大妈身上,然后伸手从座位旁的包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过去道:“让您换座,确实很抱歉与失礼。这是我对您的歉意与补偿,还请您收下。”

    那大妈一看到钞票,不由双眼一亮地有些移不开目光,嘴里道:“你这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多不好意思,快收起来,收起来!”

    “没事,这是我坚持要补偿您的,还请您帮下我,我真的不想跟我朋友分开。”杰西卡说着话,直接把钱塞到了那大妈手里。

    大妈稍作推拒了下,便攥紧钱地笑道:“那成吧,大妈就让让你!”说罢,转过身去推老伴儿往外走地道:“走,咱另找个,这肯定坐不满有空位的,咱们另找两个去!”

    “好了,接着讲吧!”目送那大妈与其老伴儿离去后,杰西卡立即转回过头,又把手放到林旭手里道。

    林旭对此事件并没插半句嘴,这时也只是多瞧了眼杰西卡的那个背包。凌晨那会儿,杰西卡从爆炸的直升机上跳落海中,当时好不容易游上岸后,也是显得有些狼狈。身上除了把枪外,基本也没别的多余东西。而等到她被警察发现后,身上带的东西肯定也差不多都会被当成证物清理一空。而她逃走时,怕是也来不及多带别的。可她现在不但从头到脚地换了身行头,竟然还弄到了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