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强化药剂 曲折经历
    换到角落的位置坐好后,杰西卡沉吟着靠在椅背整理了下思绪,向林旭说道:“首先,我要再次强调并纠正下你,我确实不是cia的间谍。不过你怀疑我是间谍特工,虽然并不准确,但也有些关系。我从小确实是按照特工技能进行培训的,而且比特工培训的更严格。培训我的是一个非常秘密的政府机构,秘密到这个机构的名字,全美国都没有几个人知道,保密级别比cia还要高。具体名字我就不说了,你知道了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

    林旭听到这答案后,并没有太过惊讶,只是看着她,等她接着说下去。虽然她说不是cia的,但这听起来跟cia也差不多,所以对类似的这种身份,他心里也是早有准备。至于那什么秘密机构的名字,他本来也没就兴趣知道。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清楚这机构到底有多秘密,牵扯又到底有多大。他对美国可不熟,除了cia与f这种非常有名,美国电影电视里出镜率最高的两大情报机构外,其他的他就基本不清楚了。

    “培训我的这个秘密机构,其实并不是情报组织,而是一个科研机构。”杰西卡看了林旭一眼,接着说下去,“这个机构主要研究的,是人体强化药剂。我能拥有现在的力量,就是这种强化药剂的作用。我实际上只是他们试药的实验品,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大多都是从孤儿院挑选出来,然后从小就被送进去,开始做严格的体能训练及各种专业培训,为将来的注射药剂做准备。在那里我甚至没有正式的名字,只有一个19号的代号。杰西卡这个名字,是我在孤儿院时期用的,但姓什么我就不记得了,也从来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

    她说到这里,语气有些沉重。略停顿了下后,才接着说道:“这种强化药剂,目前还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而且还有着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致死机率。就算是成功融合药剂的人,据说也很少能在注射药剂后活过十年以上。我是今年才注射成功的,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三十岁?”

    说到这里,她不禁苦笑了下。而林旭听到这里,则是不禁动容。在此之前,他其实有猜到过杰西卡一身巨力的来源,有可能是什么科学研究的人体强化药剂之类。没想到还真是,让他猜着了,所以他对此并没显露出什么太多惊讶,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种强化药剂竟然有着这么严重的副作用,会缩短使用者的寿命,这怕是提前透支了人体的生命力。更别说那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失败致死机率了,这种撑不过去死了的,怕是生命力不行,透支不过来。

    本来他是对杰西卡嫌烦有些讨厌的,但听到这里,他则不禁改观地生出了怜悯之心,觉着她很可怜。从小无父无母,还被带去了这种惨无人道的冷血政府机构。好不容易在强化药剂下活了下来,并取得成功,但却又面临着活不过十年以上的命运与诅咒。也难怪她在听说了他所描述的特殊呼吸法可以壮大生命本源后,就对此表现得兴趣更大,甚至有些迫切了,她看来是把这特殊呼吸法当救命稻草了。

    轻叹了声,杰西卡忽然笑了笑,道:“其实我们这一批还是很有希望的,以前用来试药的大部分是死刑犯与自愿的士兵。但这些人的成功率一直不高,所以有人提议选一批孩子,然后从小进行专门的针对性训练与培养来适应药物,这样可以增加成功率。我们就是属于第一批,而且事实证明了这方法确实有用,我们这一批的成功率就高了许多,有超过一半以上的人都成功了。所以,我们这批目前最成功的实验品,也有希望突破极限,打破注射药剂后活不过十年的诅咒。”

    “成功之后,我们就开始做实际测试与考察,被借调到各部门出各种任务,在这过程中也接受更加专业化的各种培训。我这一次的任务,就是潜入朝鲜刺杀一名叛逃的cia特工。最终的结果是,我完成了任务,但在这过程中,我也被那名叛逃特工说动,在完成任务后自己也叛逃了。”

    “是不是挺讽刺的?我去刺杀叛逃者,结果自己也叛逃了。”杰西卡笑着问林旭,但没等林旭开口说话,她便又已接着道:“其实我叛逃的心思不是这次任务才起的,是早就有的。我早就过够了那样的生活,受够了那样的日子。而且,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了不到十年,那我为什么还不为自己活着?让自己活的更舒服快乐一些。”

    “以前不逃,是因为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而这次在朝鲜的任务,我认为是个好机会。朝鲜与美国是敌对国家,美国没可能在朝鲜的领土上对我进行大肆搜捕,甚至但凡有美国人进入朝鲜,都会受到很严格的审查,这有助于我更好的潜藏与逃脱组织的追捕。但我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组织对我的重视以及他们的神通广大,我竟然没藏多久就被他们找到并抓住了。然后他们打算把我就近先押送到韩国的美军基地,再在那里转乘军用运输机返回美国。”

    “然后,就是你凌晨看到的那一幕了。我在他们飞往韩国的直升机上提前醒来,并且又再实施了一次逃脱。在与飞机上看押我的23、28号冲突中,23号不小心开枪击中了飞行员,然后飞行员就在受伤难以控制与有些神智不清的情况下,把飞机开过海峡,偏离航线地到了中国领海上。剩下的,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终于讲完后,杰西卡向着林旭一笑,长舒口气,道:“怎么样,还满意吗?我可保证全都是实话实说,没有半个字骗你。”

    林旭点点头,道:“我相信你。”

    杰西卡闻言欣喜一笑,有些激动地一把抓住林旭手,道:“那你就快点儿把那个特殊呼吸法教我吧!”

    林旭摇摇头,道:“我可没答应,只要你说了自己的身份来历就教给你。我只是说,你先把自己的身份来历讲清楚,这只是最基本的前置条件,并不是最终的。再说,你只是动动嘴讲了通本就应该要说的,这付出的代价未免也太小了。”

    “你怎么这样?”杰西卡一听,不禁心头有气地手上下意识用力捏紧了林旭的手。

    但林旭自是不在意她的这点儿力气,笑道:“话本来就是这样讲的啊,我没说过你讲完就要答应教你吧?”

    “好,那你说,想要我怎么做才肯教我?”杰西卡深吸口气,压下自己的怒气问道。说罢想到些什么,低头看了眼自己,道:“如果你想要我的话,也包括我在内。”

    “我对你没兴趣。”林旭连忙一甩手,将她抓着自己的手甩开。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长得难道很难看吗?我这张脸都够当好莱坞女星了,你审美有问题吧!”杰西卡不满地道。

    “漂不漂亮的无关,我可没有你想的那意思,你也别想歪了。”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要我做什么才肯答应我?”

    林旭看着她想了想,道:“我现在还真不需要你做什么。这样吧,你就先欠着。等日后我需要你还的时候,那时我无论要你做什么,你都必须答应。怎么样?”

    杰西卡闻言没多想,便点头道:“好,我答应你。”说罢稍顿,便又追问:“那你现在可以教我了吗?”

    “嗯!”林旭点点头答应,然后略想了下,把自己最开始练的那套《气功》杂志里的《红砂手》的呼吸法教给了杰西卡,并且连带着把配套的练习动作也教给了她。

    在听完了杰西卡的经历后,林旭心里是对她动了恻瘾之心,有想要真心帮她的。只是面前这外国小妞儿毕竟是接受过专业的特工培训的,所以对她所讲的那些,他虽然口上说了相信,但心里还是有些保留,并不全然信的。所以,他没把真正的内力修炼之法教给她。

    不过,却也算是提了个档次了。要知道,他原本是打算用随便哪篇不重要的《气功》杂志里所记载的呼吸法糊弄这小妞儿的,现在可是把他最开始练并且到现在还一直练的那套《红砂手》教了。虽然气功这种折中,却又两边都不精专的功夫并不是最佳修炼内力的法门,但只要坚持,却也仍可有所收获。如果日后证明了杰西卡说的确实是真的,那他到时再教真功夫便是。而现在,他还不能全然轻信她。

    当然,他这种做法不排除种可能。就是等他哪天能证明杰西卡说的是真的时候,到那时可能已经晚了,来不及救杰西卡了。

    不过,练武究竟能不能救杰西卡,补充挽回她所透支的生命力,本来也就不是非常能确定的事。所以,能不能救到她,也不是他必须要保证的事。本来就只是萍水相逢,他又不欠着她的。救是出于好心与侠义,但保持戒心,甚至是不加理会,凭白管这外国小妞儿的什么死活,却也谈不上他就道德败坏没良心。

    这里毕竟还存在着另一种可能,如果杰西卡说的是假的,是作戏骗他的,那他轻易就把真功夫传了,可就所托非人了。万一将来这小妞儿因为他的教导能力更大,而闯下的祸更大,破坏的事更多,这里面岂不也有他一部分的责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