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矛盾 说动手就动手
    当林旭把《红砂手》的内容全部讲解教给杰西卡后,下面戏台上的那出《四郎探母》也已到了尾声。不多时,唱完落幕,然后林旭开始期待着下一出的《穆桂英挂帅》。

    很快,没等多久,幕布重新拉开,《穆桂英挂帅》开始了。但很可惜的是,刚开始只有一个扮穆桂英的出来在那里独唱,直唱了好长一段儿后,后面才有亲兵上场出来。几名亲兵一起上场,林旭一眼就发现了卫青衣所扮演的那名。

    那是紧跟在穆桂英身边,也是唯一一名有几句台词的亲兵。

    卫建林做为这次国家京剧院代表团前来滨城的领队,同时也是剧院内的一名中层领导,虽没有假公济私到直接安排女儿挑大梁唱主角,但多少还是给卫青衣行了些便利。

    不过,其实也未必需要卫建林动用到什么权利。卫青衣做为这次跟团来的年龄最小的晚辈,平日里叔叔阿姨的叫着,其他那些长辈们照顾下她也是应该的,也算是提携晚辈,培养新人了。

    “哎,你捧场的那个女孩子是不是在这场戏里出场的?是哪个?”坐在林旭旁边的杰西卡注意到林旭在看这出戏时,明显比看上一出要认真许多,眼睛几乎都盯在戏台上,在旁笑问道。

    “都说了跟你无关,不该问的别问。”林旭不客气地回了句。

    “怎么无关了?”杰西卡不服气地道:“我就是想看看,你喜欢的女孩子到底长什么样儿,是不是真的比我漂亮。”

    “谁跟你说这是我喜欢的女孩子了,我们只是朋友。”林旭嘴上解释了句,但心里面却是重新咀嚼着“朋友”二字。

    说实话,他真的很喜欢跟卫青衣在一起的感觉。两人在一起更谈得来,也更开心,并且也有更多共同的话题与观点。而且他能够感觉到,卫青衣也有着与他相同的感觉。【】昨天那短短半天的真实相处,也让两人的关系更加贴近了许多,甚至卫青衣都给过了他许多暗示。

    如果没有关落雪的话,他相信两人的朋友关系一定会更进一步,他也很愿意去前进一步。但现在有关落雪在前,这事就不好处理了,昨天卫青衣给他的那些暗示他只能装作不懂或故意忽视掉,因为他不想做脚踏两只船的事。那既对不起关落雪,也对不起卫青衣。

    下午那会儿关落雪呼他说要分手时,他只想到了关落雪,想要去尽量挽回与维护两人这段珍贵的初恋。所以他当时没多想别的,就立即打电话过去争取,并且也最终争取到了挽回的机会。

    但当他后来独自一人在公园里冷静下来,想到卫青衣时,心里某个角落却也忍不住有想,那会儿是否就该平静地任关落雪把他们这段关系分手了,然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回应卫青衣了。其实现在也不晚,他只要明天仍待在滨城,不赶去晋阳见关落雪,那他们之间就算正式宣告分手了。

    他心里确实有产生过这样的想法,但又觉着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么做感觉太混蛋了。他之前在电话里已经答应过关落雪,说明天一定要赶回去见她,即便因为什么不可预测的变故,明天真的有可能赶不回去,那他也该为此去努力过。而不应该是坐视不理,毫无所为。

    在他心里面,终究还是不甘愿自己的这段初恋就这么无疾而终的。他所要挽回的,不止是关落雪这个女朋友,也是自己多年投入的感情。至少,他要对得起自己。要是那么做了,他不止是对关落雪出尔反尔,表现得食言不守信用,也是对不起自己的这段感情付出。

    不得不说,人确实是充满矛盾的动物,有时候这样想,有时候又那样想,还经常会同时出现互相矛盾的两个想法。就像他既不舍自己与关落雪这段珍贵而美好的初恋,却又觉着相比关落雪,明显卫青衣更适合他,两人在一起更合得来,也比与关落雪在一起相处时更加轻松愉快且开心。

    不过他既然已经在电话里答应了关落雪,说明天一定会赶回去站在她面前,那说到的就要做到,他还是要赶回去。哪怕真是要分手,那至少也该是两人面对面地说清楚,不能只是个呼机信息就随随便便分开。要是这么轻易草率地结束,也是对他们这段感情的不负责任。无论两人的关系究竟走向哪一步,他明天都必须要赶回去。

    “真的只是朋友?”杰西卡瞧着林旭的双眼,不信地问。

    “我觉着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答应教你的我都已经教了,接下来能不能成功,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与悟性了。”林旭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开口赶人。

    “你这是掩饰,你捧场的这个,肯定是你喜欢的女孩子。”杰西卡不接他赶人的话,仍是转回先前的问题。

    “是不是都跟你无关,你可以走了。”林旭直接抬手向外一摆,做个请的送客手势。

    “我就偏不走,戏还没演完呢!”杰西卡环臂抱着胸口,还挪了挪屁股,换个更加稳当的坐姿,一副要安坐如山坐下去的样子。

    “别逼我动手。”林旭瞧着她,露出一个威胁的眼神,“别以为你说自己活不过三十岁,我就会可怜你。”

    尽管事实上他心里确实可怜了,但这时嘴上却不承认。

    “我也没要你可怜我,我只是实话实说,可不是博你同情。”杰西卡抬手摆出个戒备的姿势,“你要不怕在这里闹起来,那就来吧!”

    林旭眼中光芒一闪,抬手骈指如剑,便是迅疾一指点出。

    杰西卡见状连忙伸手格挡,只是不想林旭出手的速度极快,他出手两下,她才能来得及跟上一下。而且他只用一只手,就已快过了她两只手。“啪啪”两下交手声后,她身上几个部位被接连迅速点中。

    先是两处肩头的肩窝里被点中,一被点中后她便觉两条胳膊一麻地使不上力,甚至都动不了了,就那样僵在那里,连个手指头都别想动。接着是两只大腿根处被点中,然后她腿就动不了了,再接着是胸口与腰部,然后她连转身动腰都做不到了,只能那么僵直地一动不动坐着,最后剩下能活动的,只有脖子与头部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全身都动不了了?”杰西卡扭头瞪着林旭,忍不住面上有些惊恐地道。任谁发现自己忽然浑身都动不了,甚至都快感觉不到那些部位,就好像得了高位截瘫似的,只剩下了头能动,都是难免会引发惊恐的。

    “别担心,过一会儿你就会自动恢复的!”林旭收回手,老神在在地靠坐在椅背里轻松地道。

    以他现在的功力,点中普通人的穴道后,大概能将人制住半小时左右。而杰西卡的身体素质,却是远超寻常普通人,以他预估,大概就能制住她十分钟左右,甚至有可能更短。不过即便是只有短短几分钟,但在这种全身都不能动的状态下,对她来说,也是种很大的煎熬了。而对林旭来说,则只是对她的小小惩诫。

    “我知道了,这是不是也是你那个控制经脉、穴位的制敌手段?”杰西卡倒很是聪明,悟性也不差,只是转眼一想,便很快想明白了林旭现在对她的点穴,跟之前扣住她手腕脉门后控制她的手段很像。而且身体的感觉也很像,被点中的部位,都是有种麻木感。而她之前被林旭扣住脉门时,也是浑身都有种酸麻感,两者都有着令人麻木使不上力的感觉。不过相比起来,点穴的麻木感更强烈些,甚至这麻木感下,都难以感觉到被点中的部位了。

    林旭闻言,不禁略有些意外地瞧了眼杰西卡,然后点头道:“没错,都是同样的道理,也是攻击的经脉与穴位。扣脉门需要抓住敌人手腕的脉门穴一直扣着,保持控制。这个则不需要,不过这个对气的要求也更高,初学者是很难做到的。而且要想达到控制的时间越长,也需要越强大的气。”

    “那气还能做到什么,应该也可以直接攻击人吧,不只是控制的手段?”杰西卡很感兴趣地问道。

    “当然可以,气能做到的还有很多。”林旭道,“如果你掌握了足够强大的气,又懂得施展的方法,那气简真无所不能。”

    杰西卡被他说得不禁很是憧憬,“我一定要学会气!”

    “那我就祝你早日学会!”林旭尽管心里不看好她能够修炼得出内力,但这时还是不吝给了个提前的预祝与鼓励,并没打击她。

    “嗯!”杰西卡满怀信心地郑重点了下头,然后低头瞧着自己一动也动不了的身体,以及被僵住的奇怪姿势,垮下脸问道:“我这个还要多久才能动?你应该也有解开的方法吧,快帮我解开!”

    “抱歉,没有。”林旭摇头,自然是不给她解,“时间到了,自动就恢复了,以你的身体素质,大概也就十分钟吧!”

    “十分钟!”杰西卡不禁哀嚎,“我这个样子,感觉每一分钟都像一年那么漫长!”

    林旭含笑调侃道:“那你就慢慢享受吧,你不是担心自己活不过三十岁,怕自己时间不够吗?我现在可是为你延长了时间。”

    “要是这样过十年,那我还不如立即去死!”杰西卡没好气地冲她咬牙切齿大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