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另一种形式的请客
    两人边走边说,卫青衣这回没带林旭再走前面的剧院大厅,而是换个方向把林旭带到了后面的院子里。原因是前面观众散场走完后,正门有可能已经关闭落锁。

    送到后面院子的院门口后,两人站立着互相对视,都很是有些不舍分离。因为这一别后,却不知何时何日或是何年何月才能够再有机会相见。

    国家京剧院代表团在大连京剧院的演出还会再有两晚,这之后也就结束。所以林旭离开不久后,卫青衣也会跟着离开滨城,回他们首都的家。到那时,两人各回各家也就是正式的分隔两地,再难相见了。

    对视着沉默了片刻后,林旭向卫青衣一笑,道:“行了,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别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我们回家后,还是可以继续写信、打电话,保持联络的。”

    “嗯!”卫青衣跟着笑了笑,点头道:“那我们保持联络,再见!”

    “再见!”林旭向她郑重点了下头,道:“你回去吧,我走了!”

    卫青衣道:“我看着你走。”

    林旭看着她,深深望了她一眼,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而去。

    看他转身走出了五、六步后,卫青衣忽然伸手想要喊他,但想了下后,却又顿住。而不等她再多想什么,忽然后面院子里父亲的声音响起叫道:“衣衣!”

    “哎!”卫青衣应了一声,转头瞧去,就见父亲卫建林找了出来。而等再转回头瞧林旭时,就见林旭已走得远了。

    等到卫建林过来走到院门口处时,两人再望去,就见林旭的身影已更加远地消失在了夜我中。抬手拍了下女儿肩膀,卫建林道:“好了,我们回去吧!”

    卫青衣点头轻应了声,再又望了一眼那边林旭身影消失的方向,跟着父亲默默回转向化妆间去。不过接下来回去的卸妆,以及再后面的食堂庆功宴,她都感觉有些恍恍惚惚地心不在焉,没什么兴致。本是热闹的庆功宴上,也有些高兴不起来,只是独自在那里吃喝。

    林旭从剧院后面的院门绕回到前面的正门处时,就见正门处已是人影消散,重新变得冷清了起来。

    走过去后他往门口看了一眼,但见正门还当真已经关闭了起来,而里面也是一片黑暗,没有灯光,看样子也好像确实落锁了。不禁心想幸亏听了卫青衣的,从后面院子里走,不然走前面的剧院大厅,到门口处发现已关门后,还得又再返回去,要多跑段冤枉路。

    过来后他也早看了眼摩托车还在,这时便过去上了摩托车。然后掏出钥匙发动,开车回转。不过他这时也确实还没吃晚饭,所以便在附近先寻了个小饭馆吃饭。

    天气炎热,这家饭店在外面的门口处支了几张桌子。林旭见状,便也没进去,就在外面一张没人的桌上坐了。刚坐好,服务员便拿了菜单过来,问他吃什么。

    林旭接过菜单看了看后,一时却感觉也没什么太大食欲,便只随便先点了一碗这店里主打的牛肉面。

    等面之际,他注意到这饭店旁边却是有一家蛋糕店也还在开门营业着。瞧了几眼后,他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个主意,便起身离座往那家蛋糕店走去。

    “哎,你别走啊,这面马上就好,你再稍等一下!”

    店里服务员注意到他起身离开,以为他是等不及要走,连忙赶过来拦住相劝。

    林旭见状一笑,指向蛋糕店道:“我不是要走,我是到旁边去订个蛋糕,你面做好后放桌上就行,我一会儿就回来。”

    “哦,这样,真是抱歉!”服务员见状,松了口气地连忙道歉,然后放下胳膊让他离开。蛋糕店就在旁边,随时能看见,服务员倒也确实不担心。

    林旭没在意服务员的道歉,只是点了下头,接着继续走进了蛋糕店。进去后,蛋糕店内的服务员也立即迎过来,热情招待。他在这服务员的介绍下看了看,然后订了一款能马上现做的八寸水果蛋糕,并选了个很漂亮别致的造型。

    蛋糕上写的字,他选了句简单的“祝演出成功”,另外则要了张卡片,在上面写了“这就算是我请的宵夜了”,最后的签名,他只写了个“林”字。

    这个蛋糕,他打算送给卫青衣,也算是他请的一顿饭了。虽然之前卫青衣主动放弃了,但他自己心里却还是稍微有些过不去。现在补上这个,却也算是某种程度的说到做到了。说好临走前请的,就一定请到。

    签名只写个“林”字,卫青衣看到,一定知道是指他林旭的林。而若被卫建林看到的话,则只会以为是许林的林。既不用泄露真名,也能让卫青衣看得明白。

    写完卡片后,林旭便让店里的糕点师做着,他则出去到旁边的饭店吃饭。出去后,但见他点的那碗面也是早已做好放在了他原本坐的位置上。他当即过去,“呼噜噜”几大口就搞定吃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