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情伤是个很好的理由
    林旭收到卫青衣的呼叫信息时,已是回到了星海酒店,并且刚好是到了李飞燕的房门外。

    看过呼叫信息后,他微微一笑,收起呼机,抬手敲门。

    敲了两下,房门立即打开,露出李飞燕拉得很长的一张写满不高兴的脸,还倚在门口拦住不让他进,很没好气地道:“你找个律师需要这么久?我看你又是趁机甩下我,到外面搞什么事去了吧?说,干什么去了?”

    “进去说吧!”林旭双手一撑,将手里提的袋子打开举起,露出里面装着的满满各类糕点,呈在李飞燕面前。

    李飞燕拿眼一扫,见全是自己爱吃的,不由面色稍缓,扬头哼了声,后退一步,让开拦着的门口位置,道:“还算你小子有点儿心!”

    林旭笑了笑,合上袋子抬腿走进去,李飞燕在后面关上门跟上。

    走到里面,林旭将手里的袋子放在茶几上,然后顺势坐到旁边的沙发上。

    李飞燕跟着过来坐到旁边另一截沙发上,探手到袋子里拿出个盒子,然后打开取出里面一块蛋挞咬了一口,靠在沙发里看着林旭,一边咀嚼着一边道:“说吧!”

    林旭沉吟了会儿,轻咳一声,道:“其实最近发生了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

    “嗯,味道还不错!”李飞燕咽下口中的蛋挞评价了句,这才问:“什么事?”

    林旭道:“我跟小雪最近出了点事?”

    “她?”李飞燕没想到他是提关落雪的事,闻言面上略讶了下,然后大起兴致地兴灾乐祸问:“你们闹掰了?”

    林旭瞅着她兴灾乐祸的样儿,没好气地叹道:“快掰了!”

    “真掰了?”听他这么说,李飞燕却又是有些不相信地问。稍顿一下,则道:“那就掰呗,掰了正好让姐姐我收了你。”说罢,故作夸张地哈哈大笑。

    “你能不能正经点儿?”林旭无奈地靠在沙发背上道。

    “我很正经的。”李飞燕说罢,又咬了口蛋挞吃着。咀嚼了几下咽下后,她道:“行吧,说说你们是出了什么问题?是你另结新欢,还是她移情别恋啊?”

    “都不是。”林旭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免得她再瞎猜,直说道:“是她姐姐从中作梗,说下学期要把她带到省城去读初三,再接着考省城的重点高中。并且还发现了我们的事,硬要我们分手。”

    “她还有个姐姐啊?”李飞燕惊讶地问。

    “有啊,我记得以前还跟你说过的吧?”

    “说过吗?我不记得了!”李飞燕想了想,摇头道:“算了,这不重要。现在的重点是,她姐姐要把她带去省城,然后还发现了你们的事,要你们分手,是吧?”

    “嗯!”林旭点头。

    李飞燕将手中剩下的蛋挞全部倒进嘴中,一边咀嚼着一边有些口齿不清地问道:“她姐在省城是做什么的,怎么有能力把她弄到省城去读书?她们家在你们村里好像也就是普通人家吧,不是特别有钱,外面也没什么太大关系?”

    林旭道:“这我不太清楚,她姐一直在省城上大学,今年才刚毕业开始工作,可能是被分配了什么好工作,或者是在省城期间交到什么有关系的好朋友吧?”

    李飞燕点点头,将口中的蛋挞全部咽下,道:“嗯,这其实也不重要,反正她姐是有这能力了。以你现在发愁的情况看,她们家里人应该也是全都同意了,所以你的小雪下学期会到省城读初三,这事是定了,没法变了对吧?”

    林旭点头道:“不止定了,而且为了让我们尽快分开,她姐现在已经提前把她带去省城了。就在我来滨城的第二天,她们也已经到省城了。我不但没能来得及送她,还因为前一天坐飞机关了呼机,下飞机后也一时忘了开,让她当天下午想要呼我告诉我这事时,一直联系不到我,空等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伤心离开了。”

    李飞燕闻言,不禁面色变了变,反手指着自己,道:“这么说,是因为我的事,让你们俩关系变得更糟了是吗?”

    林旭点了下头,无奈叹道:“所以我才一直不愿意跟你说,就是怕你有这种误会。我知道这其实是我的错,是我那天下飞机后一直忘了开呼机。但这事在小雪看来就不是这样了,她认为我是为了你,抛下了她,而且是在她正需要我的时候。还认为我为了你不远万里地赶赴滨城,而却不愿为她开呼机。”

    再叹口气,林旭摇头道:“事情当然不是这样,我那天就只是一时忘了开呼机,再说也不知道她会在那时候呼我。而我动身来滨城的时候,也不知道她第二天就要被她姐提前带去省城。再说当时你是出车祸,听着严重,而那个杨俊轩在电话里也没讲清楚,我当然……”

    “不。”李飞燕抬手打断他道:“多少还是因为我的事的。要不是我刚好那天出事,你就不会来滨城,也不会坐飞机而关呼机,说不定现在还在学校呢,也就不会误了你的小雪正需要你的时候。”

    林旭摇头无奈地道:“其实我那天在学校又能怎么样,我改变不了她们全家已经做出的决定,也不能强拦住她姐,不让她们走。她姐还没把我们俩的事告诉她们父母,她威胁我要是不听她的,就把这事捅到双方父母都知道。所以我不敢闹大,不能硬来。这事基本就已经成了定局,没法改变。就算我不惜闹到双方父母都知道了,也一样改变不了,还只会在双方父母的强迫下加快分手,也不得不分手。”

    李飞燕听罢,跟着犯愁地叹口气,问道:“那现在你那个小雪的态度呢?是要决定跟你分手了?”

    林旭道:“在被她姐姐带去省城前,我们曾私下见过一面。原本说好了,分隔两地后虽然见面不容易,但还是能保持联系的,现在电话、网络都很方便。这样保持着联系,再加上周末和放假时也能有机会见见,就这样维持个几年的异地恋,然后等将来努力一起考进同一所大学,那时候就有机会又在一起了。她姐姐也说过,如果我们上了大学后还是感情很好地继续选择在一起,那时候就不会再阻拦我们,还会祝福我们。”

    顿了下,他道:“不过在出了你的事,我为你赶来滨城,那天因为忘开机也一直没收到她信息回她电话后,她就不这样看了。她认为在我心里,我没把她放到最重要的位置。我虽然全都跟她解释过了,她也明白了其中原因,知道许多是误会,但却说道理她明白,但感情上还是接受不了。”

    “所以,她还是决定要跟我分手。就在今天下午,我收到了她呼给我留言的分手信息。这也是我这么晚才回来的原因,我需要自己一个人得处散散心。”

    林旭说的这些都是实话,但却也很巧妙地把今天下午到晚上这段时间发生的许多事都没说。不过因为他这感觉爱了情伤,需要独处散心的理由太过有说服力,李飞燕却也是一点儿没起疑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