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杀人的血滴子
    “呵,终于来了,让我一场好等!”

    距离高新软件园约千米左右远的一栋32层大楼的顶楼公寓里,一名面色冷厉,左脸部位还有着一道狰狞刀疤的年男子,看着面前监视器的夜视画面,冷笑一声后,以沙哑的声音自语道。 .tw.

    他坐在宽大的落地窗前,面前的监视器连接着一台高清电子望远镜,透过窗户正对着高新软件园区。他**着身子,肌肉结实的躯体,也纵横交错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刀疤以及各种创口的疤痕。

    在他的胯下,此时还跪伏着一名身穿红色性感睡衣的女子,正埋首在他胯间,头部不断地前后运动着。而在他的身后不远处,则还有一名身材肥胖的年男子,正低垂着头垂首恭立,似在随时恭候地等着刀疤脸男子下达的吩咐与命令。

    “快点!”刀疤脸男子向胯下的女子命令道。

    女子闻言,立即加快了头部运动的速度。

    “再快点!”刀疤脸男子继续吩咐。

    女子便听命地动得更快,不敢有一点儿违抗反驳。

    刀疤脸男子目光一直望向窗外远处的高新软件园区,身下女子的不断动作并未给他带来任何的表情变化。忽然他探手一把抓住女子的头发,单手便将女子从身下提起,然后在女子的痛呼惨叫声,站起身将女子摁在落地窗玻璃,下身往前狠狠一挺,刺入女子的体内,让女子再发出一声尖叫。

    他狠狠动了几下,然后抓住女子头发的手忽然下移掐在了女子的脖子。女子只来得及发出半声闷哼,便再叫不出声,只是在呼吸不断被压缩的窒息,拼命地手脚舞动,浑身痉挛,想要挣扎着呼吸活命。但她这些徒劳的动作,除了带给刀疤脸男子更大的刺激外,并没有任何作用。

    她窒息着,双眼翻白凸起,求生的目光望向后面那个身材肥胖的年男子求救。但这年男了这时只是被这突然的变化吓得面色发白,嘴唇嗫嚅着浑身发抖地肥肉发颤,完全没有任何试途救她的举动。

    终于,女子手脚的舞动与挣扎停了下来,她双眼睁大,瞳孔涣散,已是没有了焦距。而与此同时,刀疤脸男子则是一声低吼,将身体用力抵住已渐渐失去生命,没有了呼吸的女子。他这时的面终于有了表情,但在那道伤疤的衬托下,却只是更加狰狞,有如修罗恶鬼。

    后面的肥胖年男子看到这一幕,不禁惊呼一声,吓得瘫倒在地,然后指着刀疤脸男子满脸惊恐地叫道:“啊,你杀了她,你杀了她!”一边叫着,一边手脚并用地不断往门口方向爬去。

    刀疤脸男子哼了一声,从死去的女子身体里退出,同时松开掐着女子脖子的手,任其尸体贴着落地窗玻璃滑倒在地。

    返身走到客厅里的吧台前,他将吧台放着的半杯洋酒一口饮尽,然后顺手抓起酒杯旁放着的一把几接近于圆形弧度的特弯刀。

    “唰”地一声拔刀出鞘,明晃晃的刀光映照在黑暗的客厅里。

    “啊!”那肥胖的年男子听见刀声,看见刀光后,立即被吓得发出声更大的惨叫,发力往前爬去,但却已是吓得浑身发软爬不动。

    刀疤脸男子看着肥胖年男子像一条恶心的肥胖蛆虫般艰难往前挪动,不屑地冷笑一声,伸手一挥,手那把特的弯刀便脱手飞射而出。

    弯刀旋转着呼啸破空,发出阵特的鸣咽声响,有如鬼哭狼嚎。

    “哆”地一声轻响,刀尖钉在名贵的木地板,而刀背那特的弧度,刚好扣在了年肥胖男子的脖子。

    “别杀我,求你别杀我!”年男子更加惊恐地大叫求饶。

    刀疤脸男子丝毫不为所动,狞笑着手指一勾。见那特弯刀的刀尾处竟有条细如发丝的绳索与他手部相连,他手指只是微微一勾,带动了正扣在肥胖年男子颈部的弯刀往下一落。

    那刀极为锋利,只是往下一落,便见人头滚动,肥胖年男子已是尸首分离,颈间鲜血“汩汩”直冒。

    刀疤脸男子瞧着那人头滚落,眼也不眨一下,接着手往回一甩,又是刀光四泻,鸣咽嗡鸣,然后“唰”地一下,弯刀极准确地从后面半躺在落地窗前已死的那女子颈间划过。

    随即,又是颗人头落地,鲜血喷洒。而刀疤脸男子使这一刀时,则根本没往身后看半眼,好像脑袋后面另生了一双眼睛似的。

    刀疤脸男子又是接着手一动,弯刀飞回,准确落入他手。他持刀而握,刀的鲜血顺着刀尖“嘀嗒嗒”滴落在地板。

    他挥刀一甩,将刀的鲜血甩落,然后“唰”地收刀入鞘。拿起酒瓶仰头灌了几口酒,他将一旁椅子搭着的衣服穿起。穿好之后,他将吧台的弯刀拿起,固定在身后的腰带。

    然后,他拿起原本弯刀旁边放着的另一样东西。但见那是个青铜面具,面刻画着丑恶狰狞的鬼怪面容。

    瞧着手的面具轻叹了口气,他将面具戴在脸。

    他想起了组织一些老人的讲述,那个他们血滴子辉煌的时期。若现在还是大清,还是雍正爷的治下,他们何需这般藏头遮脸地躲躲藏藏。那时候,他们是代表朝廷,到哪里不是呼风唤雨,一帮人奉承着,讨好着。但现在,他们却必须收敛着小心行事。

    一切都怪那偷鸡摸狗的神偷门,是这帮贼子令他们失去了皇帝的信任。虽然后来雍正皇帝明白了一切都是白妙生老贼的阴谋,重新启用恢复了血滴子的实力,但自此以后,却也种下了皇帝对他们血滴子不信任的裂痕,再难恢复到以前那样。

    再后来,皇帝被刺杀,新帝登基,责难他们没有保护好先帝,将首领重重治罪。新帝越加不信任他们,他们越来越难得到重用。直到有一天,取缔了血滴子。不甘全部束手缚受死,他们逃亡而出,流落江湖。

    以前对江湖的杀戳,让他们在江湖更是过街老鼠。隐姓埋名,藏头露尾,渐渐改变,挣扎求存。

    这一切的最初,是始于神偷门这帮偷鸡摸狗之辈。他们与神偷门以及神偷门余孽所重建的燕子门,不共戴天。

    他,是一名血滴子,以杀人为生。

    地下的那两个狗男女是这间公寓的主人,女的是那肥胖年男子在外面养的情人。那晚之后,他要选一间离得较远却又视野好的地方作监视之用。这间公寓便是刚好被他选了,至于公寓里有人,对他来说并没什么影响。收拾这两个狗男女,不费吹灰之力。也正好,这几天还有人服侍,也能用来打发下监视的无聊苦闷。

    戴好面具,他打开房门走出去,留下一地血腥。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