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任务完成 偷的是什么
    林旭也是没料到这血滴子竟然会咬毒自杀死了,不由惊讶了下。没想这种杀手还真是像电视里演的似的,绝不被人活捉,一旦被捉,就立即咬毒自尽,不吐露组织任何秘密。

    所谓的咬毒自尽,就是事先在嘴里藏好一颗毒药,需要的时候,立即咬破,便会毒发身亡。讲究的,据说还会拔掉嘴里一颗牙,然后把毒药做成毒牙,塞到那颗牙缝里。就是不知道这种吃饭的时候,会不会不小心咬破。

    当然,小说家言,也未必见得真。林旭倒更倾向于,这种杀手应该是在行动前才会把毒药塞嘴里,提前做好失败的准备,平常时候,并不会一直嘴里含颗毒药。而脚下这个血滴子的话,都未必是放在嘴里,那面具上也是个很好放毒药的地方。放在面具嘴部的位置,需要用的时候,也是舌头一舔就能够着。

    下次遇到这种,应该记得也顺便把对方的下巴关节给卸了,到时候嘴使不上力咬合,那想咬毒也咬不了。

    摇了下头,林旭道:“既然死了,那我们就快走吧!”

    “嗯!”李飞燕点了下头,弯腰把对方的那血滴子弯刀收起,并把对方身上的刀鞘一起解下,收刀入鞘后,她一起装在背包里,道:“走吧!”

    两人自从遭遇到那血滴子起,说来虽然较长,但实际上并没过去多长时间,也就短短几分钟。当两人冲上楼顶后,才听到远处有警车鸣响,红蓝色的警灯闪烁,往高新软件园区迅速驶来。不过那队警车距离软件园,却是还有着段距离。等到警车赶到时,两人早已是从连绵的楼顶飞奔纵跃地离开了软件园范围。

    回到最先起步也是换装的那座大楼楼顶,两人仍是在这里各自换回了衣服,然后再迅速攀爬而下,骑上停在后巷里的摩托车离开。为避免跟正赶来的警车遇上,林旭还特地绕了圈,从另一个方向离开。

    李飞燕的师门任务终于处理结束,连那个血滴子也已经死了,两人回去的时候,都是轻松许多。在路过一家深夜仍在营业的饭店时,李飞燕还提议一起下车去吃了个宵夜,也算是庆祝一下。

    回到酒店后,两人还是一起先回到李飞燕房里。

    从背包里拿出那张这次任务所盗取的软盘,李飞燕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然后将软盘插入进去,里面的内容。

    按照燕子门一向行事的规矩,像这种东西取到手后,他们是不会私自的,一般都是原封不动地交到雇主手里。但因为杨俊轩救过她的关系,李飞燕却是一直担心自己偷的东西会给杨俊轩造成很大的损失,或是更严重,像林旭偷的兴盛集团那些烟资料一样,一旦暴露出去,直接把杨俊轩给整垮了。她故意给杨俊轩投资两百万,也就是在这种心理下所作的一种补偿。

    也正因为这种担心,她这时才不惜破坏规矩地提前私自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又是否会对杨俊轩造成损失,以及这损失又会有多大。带着紧张地完后,她不禁稍微松了口气,这东西以目前来看,是不会对杨俊轩造成什么损失的,但未来的话,却是说不定了。

    “是什么?”林旭在旁见李飞燕看完,开口问道。他刚才也有凑过去看了几眼,但却是看不懂。

    李飞燕靠坐在沙发上,道:“这是杨俊轩给他公司未来制定的一个计划与项目,这项目以目前的科技水平与硬件发展来看还不成熟,完成不了。但以现在it科技的迅速发展,以及电脑硬件方面的不断更新换代,未来几年一定会实现。我很可能偷了他公司未来一个很重要的项目,也很可能会因此阻碍他公司未来一个很好的发展。”

    “哦!”林旭闻言点点头,却不是很理解,“既然是未来,那现在来说的话,应该是不会有什么损失吧?”

    李飞燕摇头道:“唉,你不懂,对他们这种科技公司来说,就是在做未来,甚至是引领时代,创新未来。如果拿不出对未来很好的发展规划,没有了创新,那这公司就会停步不前,很快被别的公司甩在身后。现在科技的创新发展可是很快的,几乎一年一个样。”

    “就像传呼机、大哥大、才时兴了几年,更先进的手机就已经出来了。再过几年,肯定这些东西都没人用了,未来一定会是手机的天下。假如杨俊轩的这个项目就是手机,那他这份东西被别人得到,很可能就会被别人赶超领先了。”

    林旭听罢点了点头后,又问道:“既然这东西是他做出来的,那他一定还记得,再做一份就是了,应该也损失不了吧?”

    李飞燕又是摇头道:“有人雇我们偷这东西,肯定是想要提前做这个项目。国外的科技发展水平是比我们国内高一些的,现在我们做不出来,他们则不一定。商场上是讲究先机的,要是雇我们的那人把这东西卖到国外提前开发,或自己找国外的团代开发,就会领先杨俊轩一步。到时候做出来,人家再专利一申请,杨俊轩自己的东西,到时候就不是自己的。他自己再做出来,就成了模仿、借鉴、跟风。你说这讽不讽刺,自己跟自己的风。可商场就是这样,到时候人家专利一维护,说不定他都不能再做这个项目。”

    “所以,这东西对杨俊轩造成的损失还是很大的?”林旭问。

    “唉,这个我也说不太准。毕竟未来的事,谁能说得定。我要是有这种准确的眼光与判断,自己就开公司引领未来去了,还当什么飞贼?”李飞燕摇头叹口气,有些无奈地道。

    林旭闻言不禁一笑,又问:“那这东西,你打算到底怎么处理?是按规矩交给雇主,还是怎么样?”

    李飞燕闻言,皱眉认真想了好一会儿后,道:“我还是交出去吧,不能坏了我们燕子门的规矩与信誉。至于杨俊轩那边吗,我反正已经做出补偿了,也算求了个心安吧!未来的事,实在是说不定的。大不了等他未来发展不好的时候,我再追加投资帮帮他。”

    “嗯!”林旭点点头,道:“那就这样了,我回去睡觉了。”

    他跟杨俊轩没有什么牵扯,倒是没有什么心安不心安的。当然,只要是李飞燕的事,他也一定是会帮她的。

    “行,晚安!”李飞燕起身送他。

    “晚安!”林旭回了句,开门出去回自己的房间。

    自从来到滨城后,事情就一件接着一件,发生了很多。有的是他主动做的,有的是被动应接的。但无论是主动被动,都会产生影响,所以他这几天也是一直很难完全安静地定下心来。自从来到滨城,不,甚至从来滨城前一晚起,他就一直没有练功了。那一晚是因为担心李飞燕在滨城的具体安危情况如何,再加上第二天要凌晨早起赶飞机。之后到了滨城,就是这纷纷扰扰的许多事。

    心境不定,在这种情况下修炼内功,会容易有走火入魔的危险。所以他这几天都是干脆不练,以免修炼时不小心真出了意外。相比起荒废几天的修炼来说,走火入魔可是更严重的情况。真出了,那重者有性命之危,轻者也是受内伤,损失功力。

    今天晚上也是一样,他仍是没有练功。既然明天就要回去了,那不如等回去后调整过来,完全恢复安定地静下心后,再好好补功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