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愤怒到想杀人
    门一开,林旭迅速闪身而进。进去后不等落定,拿眼一扫,便已发现客厅里没人,同时已分辨出了声音是从卧室里传来。接着落地后他毫不停留,脚下一点,身影一闪,便又已是到了卧室门前。

    他并没在卧室门前停下,而是借着这一闪飞身跃起的机会,直接撞向了紧闭的卧室房门。也不管那卧室房门是锁着,还是只闭着。

    卧室装的只是木门,无论硬度还是锁具都不能跟客厅的防盗门相比,而林旭这次也是用足了力。所以和身一撞之下,只听“砰”地一声,门便被他直接撞开。并且随着撞击,顺势直接撞入了卧室内。

    一撞而入后,林旭瞧得卧室内的情形,当即不由目眦欲裂,面色铁青,愤怒得想杀人。

    但见卧室正中的床上,关落雪与其姐姐关落雨正被一名浑身半裸只穿着条内裤的二十来岁陌生男子给按在床上,而姐妹俩的嘴正被这男子双手给捂着。那“唔唔”声正是姐妹俩嘴被捂住,不断从鼻子里哼声发出的。只是姐妹俩虽都在双手舞动脚也乱踢地奋力挣扎,却显得全身无力,好像浑身都失去了力气似的。而那男的以一对二,却是轻松把姐妹俩制住。

    所幸的是,关落雪虽衣服凌乱,满面泪痕,但衣服却还完好地穿在身上。而她姐姐相比起来,却是有些不幸了,上半身衣服已被那男的扒光,正坦胸露乳,春光大泄,但幸好下半身的裙子还在,看起来应该还没被真正如何。

    男子应该是听到敲门声后,才急忙把姐妹俩的嘴给捂住,生怕两人叫喊出声求救,被敲门的人听到。但他这招如果只是应对普通人的话,可能还管用。但敲门的是林旭,却瞒不住他灵敏的耳力,即便只是姐妹俩嘴被捂住后所发出的挺小的“唔唔”闷声,他隔着两重门户也是听见注意到了。

    再接着,他破门而入的速度也是极快。从刚才还在防盗门外,到现在已是站在卧室内,他连破两道门地闯进来,也不过只是短短几妙钟的时间。

    那男子一没料到林旭竟能不借助任何工具地徒手破门而入,尤其竟还破掉了外面的防盗门,二来也是林旭速度实在太快,以致他虽在林旭破坏掉外面的防盗门时也已猜到了对方可能已经破门而入,但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林旭下一秒便再破第二道门地直闯了进来。

    他面色大惊瞪大双眼地难以置信看着林旭,只是张口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惊呼声,就见眼前一花,人影一闪,紧接着便感觉腰肋处遭受了一道非常强有力打击的巨痛传来。那感觉就好像是被一辆疾驰的车给撞到似的,而他在遭受到这打击的同时,也确实像是被车撞到似的,整个人一下就横飞了出去,然后“砰”地一声狠撞在后面墙上,摔落在地。

    他甚至没来得及惨叫痛呼出声,因为太痛了,痛得他直倒吸气,而腰肋处的正面则是胸腹位置,这一下重击也是直打得他胸内岔气,呼吸为之一顿,岔气之下也更是叫不出来。再接着狠狠撞到墙上,他脑袋也被同时撞倒,一撞之下,眼前一烟,似乎还感觉吐了口血,接着便失去意识没知觉了。倒是这口血冲破喉咙吐出,连带地把被岔的气好像给冲顺了,让他呼吸又接着恢复。

    林旭在撞门闯进卧室瞧到这一幕后,虽然愤怒的恨不得立即杀掉这男的,但终究还没有失去理智。再接着一个闪身过来床边,出手挥臂扫中这男的同时,他还是临时收了几分力,没有选择在这里便立即下杀手。就算真要杀人,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在这里杀。因为就这样杀了,会给关落雪和她姐姐带来麻烦。

    他可以一走了之,但这里是她们姐妹俩住的地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死了人警察真要查的话,还是有可能会查到这里的。查到之后,人虽然不是她们杀的,但总也脱不了些干系。再非要把事情问清楚的话,也有损姐妹俩的清白。所以他就算要杀,也绝不能在此时此地杀。现在,只有暂作忍耐。

    带着冰冷杀意地扫了眼那昏倒在地的陌生男子,他转头扯过床旁的一条毛巾被,先将关落雨半裸的身体盖上。只是他进来后虽没特意去瞧,却还是不免扫到两眼。不得不说,作为姐姐,且是已经发育成熟的成年人,关落雨的身材当真挺好的,很有诱惑力。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怕是他都可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你们没事吧?这人是谁?”

    将关落雨的半裸娇躯盖住后,林旭立即向两人问道。只是他虽在问姐妹两人,却还是主要看向关落雪。对他来说,自然是关落雪更重要,反而关落雨因为要强行拆散两人,对他们棒打鸳鸯,他对关落雨的印象一直不好。

    就算是现在,他也谈不上好转。甚至心里还有些怨怪关落雨,如果不是关落雨强行把小雪带来省城,那小雪现在还在村里快乐地度暑假呢,今天也就不会受牵累地遭遇这种事。幸好他来得及时,没发生什么真正不可挽回的事,否则他连一并杀了关落雨的心都有。

    林旭的突然闯入,让危机得到了化解,姐妹两人终于得救了。只是事情发生的太快,让她们脸上刚才惊恐绝望的表情一时都还没转过来,等发现终于得救该惊喜时,却是又忽然想到了自身现在的处境,一时表情不禁又变得复杂。尤其关落雨,这时在面对林旭时,简直都要无地自容了。她都恨不得床上能忽然裂个缝,好让她钻进去。

    “等下。”没等姐妹两人开口回答,林旭却是又忽然想到件事地抬手阻止。说罢后,他便转身出门。

    走到外面客厅的防盗门处,他将刚才里面掉落与自己扔在外面的那两半门锁捡起来,然后对在门上强行捏合在一起,先暂时对凑地装个门锁完好的样子,免得有旁边邻居见到后以为这家遭了贼,先多事报了警。眼下关落雨和关落雪姐妹俩的这件事,可不宜报警处理。警察要来了,可会是坏事。

    强行用力把门锁捏合住后,他接着返身进来把门掩好,用坏了的锁舌暂时固定住。然后重新走回卧室,再把坏了的卧室门也掩上,这才重新看了床上的姐妹俩一眼,走到床边道:“好了,现在说吧!”

    关落雪闻言,扭过头面色复杂地看了眼同样面色复杂乃至都不敢面对她,见她看过来急忙扭头避过的姐姐一眼,无奈地叹口气,转头向林旭勉强笑了下,“林旭,幸好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我当然会来,我昨天答应了你的。”林旭说着话,走过去坐到床边抓住关落雪的手给她安慰,道:“现在没事了,跟我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放心,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要放平常,两人这么当着她面地拉手,关落雨一定会疾声厉色地阻止。但现在她有些无颜面对两人,却是没什么立场。别说林旭心里怪她,她自己心里也有些怪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她,妹妹今天确实不会被连累遭遇这种事。只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她把妹妹着急带来了省城,那林旭今天也就不会赶来省城找妹妹;而如果林旭没来,只有她一个人的话,那她肯定早晚遭殃。

    “嗯!”看着林旭安心地点了下头,关落雪道:“我们都没事,只是被下了药,浑身无力。”接着她略抬手指了下那昏倒在地的男的,道:“那个人,是姐姐的男朋友,叫杜宾。”

    “男朋友?”林旭闻言,不禁略带惊讶地看了那昏倒在地的杜宾一眼,原本他以为这家伙就是个什么不认识的歹徒,可能是入室抢劫的,然后见到姐妹俩的美色后,便想顺便来个劫财劫色,没想到却竟然是关落雨的男朋友。

    看了那家伙一眼后,他又向关落雨看去,忍不住带着责怨地讽刺道:“你男朋友,竟然做这种事,你可真是交的好男朋友啊!”

    关落雨本来是心有羞愧地对林旭有些无颜面对的,但听林旭这样说,却是又忍不住有些恼羞成怒地忽然扬头道:“我交什么男朋友,还用不着你来管!”

    这件事她确实做错了,确实没看清杜宾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无论再是怎么样,她再是做什么,也都轮不着林旭这小毛孩子来管,更轮不着他来评头论足。

    林旭心里本来对关落雨就有些怨怪,见她这时竟然还反驳,不禁更加生气道:“谁懒得管你这种破事,只是你做什么,别连累到小雪!还硬要把小雪带到省城,现在呢?”

    被他这么一说,关落雨有些无言以对。只是面色难堪地稍顿下,她却还是强行犟道:“我把小雪带到省城上学是为了她好,我没错。这种事谁也不想遇上,只是……”

    “只是你眼光有问题。”林旭不等她说完,便很不客气地打断接过话,“就你选男朋友的这种眼光与水平,我们的事,也用不着你来多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