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关落雨的经历
    林旭既然如约按时赶到,并且还及时救下了她们姐妹俩,关落雪自然是不再生他的气。另外,她这时面对着林旭,其实也是有些心虚没底气。

    虽然她并没真的被那杜宾怎么样,却总归是被对方弄到了床上,说出来着实不好听。这种事,她不知道林旭心里究竟会怎么想,会不会因此而嫌弃自己?尽管他这时只是在尽力安慰她,并没多说什么,但过后呢?这事会不会成为她在他心里的一个污点?

    正因为这般想的太多,她自己先有些心虚地害怕林旭误会她,自然是没底气再生林旭的气。当下她也避而不谈此事,只说了些自己到省城后的安顿与见闻等事。

    关落雨的动作却是挺快,才来省城三天,就已经把妹妹关落雪的入学等事安排好了。这事说来还是那杜宾帮的忙,关落雨本身却是没这等本事的。

    那杜宾的身份原来并不简单,乃是省城晋阳市教育局局长的儿子,本身也在教育局工作。有这等身份,他安排个外地初中生入学自然不是什么难事。这也正是关落雨有信心把妹妹弄到省城重点中学就读的信心与倚仗,因为她交的男朋友是教育局长的儿子。

    关落雨本身在省城读的也是师范学院,实习时被安排到了省城一所中学执教,她就是在那里与杜宾认识的。当时杜宾被教育局派往那所学校视察工作,一眼就看中了漂亮的关落雨,然后便展开了追求。

    杜宾本身长的不差,再加上又是官二代,年少多金,也挺懂得搞浪漫情调,关落雨很快就在其猛烈的追求攻势下被俘获,答应了做他女朋友。也正是借助杜宾的关系,关落雨毕业后重新分配工作,就被分配到了一所重点中学,这所中学也正是关落雪现在所转学入读的,是晋阳市第九中学,简称晋九中。

    杜宾为了追求关落雨,倒是下了不少功夫,先是把她弄到了重点中学任教,现在又把她妹妹弄到了重点中学就读。就连现在她们住的这所房子,也是杜宾为关落雨租的。倒是关落雨当初没肯接受,是杜宾说已签下合约钱都交了,没法退,她这才勉强答应,但还是说等她挣下钱后会还给杜宾,现在就当先欠着。

    关落雨是农村出来的,虽然高中与大学都是先后在市里与省城就诚,可说常年都待在城市,但她本身骨子里还是有些传统保守的,再加上他们这边也不是什么沿海大城市,在这个年代风气也还没那么开放。所以她虽答应了做杜宾女朋友,但却一直坚守阵地,婚前性行为是始终不肯答应。也就这次杜宾帮她办成了她妹妹的事,她才答应让杜宾亲了嘴,只是杜宾却不满足于此,一直都想把她搞上床。

    其实在此之前,杜宾就已经算用强过一次了。也就是昨天杜宾帮忙办好了关落雪入学的事情,然后关落雨答应让他亲嘴,他当时便一亲不可收拾地连带动手动脚,打算以一时冲动为借口地就把关落雨当场办了。是后来关落雪提前回来,才打断他地让他暂时作罢。没想到他昨天没得逞,今天就立即来第二次,并且这次准备充分,提前下好了药,还连带着打算把关落雪也一起,弄对姐妹花。

    在从关落雪的讲述中了解到这些事后,林旭不禁暗叹地心想,关落雨这种情况虽然不算李飞燕说的“傍大款”,但其实也算差不多,类似。只是所不同的,她没真正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来换取一切。可她出卖的,算是自己的感情。就是不知道,她在这场恋爱中,对那杜宾有付出了多少真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杜宾肯定对她没真情,一切就只是为了把她搞上床,为此甚至不惜用下药这种卑劣的手段。

    只是他没一开始就用这手段,应该是一开始还打算用正常的方法,或是想跟关落雨多维持一段时间,又或者他不仅想得到女方的身体,还想让女方为他付出感情,将对方的身心一起占有,然后等没兴趣了再无情的抛弃。世上的人各种各样,像这种混蛋可也着实不少。

    林旭除了陪关落雪说话,不断安慰关落雪外,还给姐妹两人各弄了几杯水。他记得以前在某本书上看到过,说是不小心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食物中毒的话,可以喝大量的水。这样有助于冲淡稀释毒性,而且水喝多了方便的话,也有助于排毒。轻微毒性的东西,不想去医院的话,这算是一种自救方式。

    只是这方法他自己没实验过,也不知管不管用,但其中的道理他却觉着很说得通,应该挺对的。反正也只是喝水,喝多了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便把这方法说了,然后给姐妹两人各弄了几杯水。

    别说,似乎还挺管用。等几杯水下肚过了一会儿后,姐妹两人便都感觉稍微好了一些。再有半个小时左右过去后,两人都感觉稍微恢复了些力气。虽然还都不能如常行动,手脚还是有些绵软无力,但至少能勉强爬得起床了。

    不过这除了有水的作用外,也有时间的关系。因为从她们药效发作开始算起,到这个时候,也是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了。毕竟在林旭到来之前,就已经有过去一段儿时间了。

    “好了,你先出去吧,我要穿衣服了!”

    等感觉恢复到有能勉强行动的力气后,关落雨便向林旭下了逐客令,将他先请出卧室。

    林旭闻言,自是不强留,便先出去到客厅等着。

    没等多会儿后,就听卧室门一响,然后姐妹两人相互搀扶着缓慢走了出来。出来向他打了声招呼声,两人又一起走向卫生间。接着进入卫生间后,便开始水声不断。

    先是方便、冲水,接着还放起了淋浴地冲澡……

    对她们两人,尤其是关落雨来说,被杜宾扒光了上衣又摸又亲一番后,她自是感觉肮脏恶心的不行。先前是没力气动,只能强忍着恶心感与不适。现在能勉强动了,自是要先洗个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