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以彼之道 还施彼身
    踢了一脚后,林旭便转身走了回来,懒得再多理会。他倒是要看看,关落雨打算怎么处理这事。

    杜宾又哀嚎了会儿后,挣扎着爬起抱臂倚墙而坐,然后看了眼林旭后,再转头看向关落雨。对着关落雨惨然一笑,他带些哀求与深情地道:“小雨,我这么做都是因为太爱你,太想跟你在一起了,你别怪我!你真的是太令我着迷了,我无法自拔,控制不了我自己!”

    他这会儿算是看出来了,眼下形势比人强,别说旁边那个看着斯文俊秀实则是个狠角色并且肯定练过的少年了,就是药效已过,已经恢复的关家姐妹俩,也不是这时身受内伤又断了条胳膊的他能对付的。来硬的打不过,他自然是只能来软的。不管怎么样,他至少都要先安全地离开这里再说。

    关落雨目光略复杂地看了杜宾一眼,然后摇头嘲讽道:“你觉着你现在说这些,我还会信吗?”顿了下,她接道:“你要是只对我这样,说你爱我还算说得过去,但你竟然对我妹妹也下手,这叫爱我?你知道她才多大吗?你确实就是人渣、畜生,只怪我以前眼瞎了!”

    说实话,昨天杜宾借着吻她对她动手动脚地想要强来的时候,她抵抗不了时也有些半推半就的想法。在今天以前,杜宾对她来说,是个各方面都很好甚至称得上完美的男朋友,人长得不差,家里条件也好,本身也有钱又有权,对她也肯花心思、肯花钱。每个女孩儿心里都有个嫁入豪门的梦想,杜宾的家庭对她来说,就算是豪门了。

    虽然有时候她心里也清楚,杜宾的家里人未必能看得上她的农村出身,这场恋爱也未必会有最终走入婚姻殿堂的美满结果,但恋爱中的女人都是有些盲目犯傻的。虽然心里深处也清楚不可能,但她还是愿意去犯傻,愿意为此付出。这种付出也包括,以前她所坚持的,不一定非要再坚持。说不定付出了那个,就能真绑住这个好郎君呢?

    但今天的事,终于让她梦醒了,破碎了,看清了一切。这个人不是抱着以婚姻为目的跟她谈恋爱的,甚至都不是为了恋爱本身,而就是赤祼祼地想要得到她这个人。以恋爱为借口,名正言顺地占有她。她在他眼中,恐怕就只是玩物。养猫狗的人,也会为自己的宠物花些心思。但再花心思再花钱,宠物也就只是宠物,占据不了多少位置。不想养了,随时可能会丢掉。她,就像是他花心思养的宠物。

    “好,直说吧,你现在想要怎么样?”杜宾闻言,见关落雨不再吃他这一套,便另换个嘴脸颇有些光棍地道。

    “现在。”关落雨拍了下身前的摄像机,道:“现在我要先留个罪证,你把你想要强奸我和我妹妹这件事,对着摄像机原原本本地说出来,承认你犯下的罪。”

    “你想要用这个要挟我?”杜宾一眼看出了她的目的。

    关落雨道:“这不就是你本来打算用来对付我们的吗?我这也是跟你学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林旭在旁边看着这一幕,不禁有些暗赞关落雨这招的高明。心想难怪她之前说别动摄像机,她还有用了,原来她并不止是怕他会看见之前录下的内容,还确实是留着有用,看来她之前就打算好了。

    杜宾看着关落雨摇摇头,道:“你想要什么,就直接谈条件吧!这个我不能留,谁知道你以后会用这个要挟我到什么时候?又到底会不会散播出去?”

    关落雨道:“空口无凭,现在你答应下的条件就会兑现吗?我必须要留个保证。放心,只要你能说到做到,我保证不传出去,你的名声不要,我们姐妹俩的清白还要呢!我留这个只是留个保证,不会拿来要挟你一辈子的,我没你那么无耻。”

    杜宾听罢,还是摇头地坚持道:“这个我绝不能留。”

    “那好!”关落雨点下头,然后指向旁边的林旭道:“这是我妹妹的男朋友,他练过武。既然你不想按我的方式来,那我就把你留给他了,他怎么处置你,我可就不管了。”

    林旭闻言,立即配合地装出个凶恶样,眼神冰冷地瞧向杜宾。不过在瞧向杜宾前,他却是忍不住扫了眼关落雨,心里暗自不满地道:“现在要用到我的时候,就承认我是小雪的男朋友了?真现实。”

    杜宾闻言瞧向林旭,感觉着起身上的伤痛,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一时,却还是不愿向关落雨松口答应。

    关落雨见状,转身作势向门口走了出去。而林旭则配合地一步步步向杜宾逼近,逼近的过程中,他还双手紧握拳头,学着电影里般,将指节捏得“咯嘣”作响,凭添威势。

    看着林旭这般凶恶地过来,杜宾不禁更生害怕,这小子刚才下手可就够狠的。要真是关落雪的男朋友,自己对人家女朋友那样,可真是不会留手。

    看着林旭越逼越近地过来,杜宾终于在关落雨即将走到门口时,禁不住害怕地大叫道:“好,好,我留,我答应,别让他过来,别打我!”

    关落雨闻言,对着门口冷笑了下,转过身来。

    但林旭闻言却是并没停下,还是过来又往杜宾肚子上踢了一脚,踢得他又是抱着肚子惨叫不止。踢完他才返身回去,很不客气地瞪了关落雨一眼。

    关落雨看了林旭一眼,向杜宾道:“你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想再吃苦头的话,现在我说什么,你就照做。”

    “好,我照做!”杜宾疼得满脸是汗地举手惨呼道。

    “好,那你对着摄像机开始吧!”关落雨伸手在摄像机上操作了下,向杜宾道。

    杜宾稍微缓了缓,又组织了下语言,便开始对着镜头一五一十地诉说交待起了自己的罪行。其间有说得令关落雨不满意的,便听话地按照关落雨的要求重来。

    等他交待完后,关落雨结束录制,接着看了下回放确认没错后,她关闭摄像机看着杜宾道:“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谈下条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