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红颜祸水 仗势欺人
    

    等开好房安顿好后,差不多也是到了天黑入夜,三人便接着一起出去吃晚饭。 ..

    仍是关落雨领头做主,带林旭与关落雪到了火车站附近的一个热闹夜市。为了表达对林旭今天出手相救的正式感谢,关落雨颇是破费地点了几样菜与不少烧烤。甚至还要了瓶啤酒,说要敬林旭一杯。

    “我不会喝酒。再说,我都还没成年。”面对关落雨的敬酒,林旭却是摇头拒绝,并不愿喝。

    其实啤酒他以前也尝过,但却觉着不好喝,感觉有股泔水味儿,所以并不喜欢。不止啤酒,白酒他也尝过,除了感觉辣,闻着香外,没什么好喝的了。目前唯一尝过的酒类里,他觉着最好喝的是葡萄酒,当然,是那种甜型的,不是酒味很大的干红。

    在这方面他确实还是个少年,对酒水类普遍接受不了。不止是喝酒,抽烟他其实也尝过,但也是尝过后感觉越发接受不了,不明白那么呛鼻的味儿有什么好抽的。

    他是个很愿意接受新事物的人,对任何事感兴趣的话,也都会勇于尝试。只是有些东西,尝试过后,会没兴趣了。并不是所有的新鲜事物都是好的,有的不喜欢,是不喜欢。

    “啤酒度数较低,喝一杯没什么的,你当给我个面子!”关落雨举着杯劝林旭,说罢看了旁边的妹妹一眼,又接道:“你算不给我面子,冲小雪的面子,也该赏个脸吗,来,一杯!”

    说罢,她先探身举杯在林旭面前的酒杯碰了一下,示意林旭举杯,又说道:“我干了,你随意!”话落,便仰头先将自己杯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呵,这妹子豪爽,我喜欢!”

    正在林旭闻言看了旁边的关落雪一眼,犹豫是否该举杯对凑着硬喝了时,忽然旁边有人出声说道。闻言转头看去,但见是一伙儿四个人正从旁边路过,他们身闻起来都有酒味,看样子是刚吃喝完,正打算离去。

    四个人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善类,其两个年纪大点儿,有三十多的样子。这三十多的两人,有一个光头大汉最为惹眼,身材高壮,浑身肌肉凸起,样貌也长得有些凶样,一颗锃亮的大光头在四周灯光的映照下,还有些反光,瞧起来很是亮眼。

    另外两个年轻点儿,约摸二十来岁。说话的正是这两个年轻的其一个,这人光着膀子**身,原本的背心脱下来随意搭在肩头,裸露的身与胳膊,可见许多大面积的纹身。另外三个人身,也都有不同程度的纹身。在这个年代,有纹身的人,通常都被看作不是什么好人,是在社会混的。

    插口说了句话后,这纹身青年见林旭三人都转头瞧过来,又笑着冲关落雨道:“这小弟弟不喝,妹子你别逼他了,要找人喝酒还不容易吗,哥哥我来陪,保证把你陪高兴了。”

    说罢话,他也不等关落雨接话,一把抢过了林旭面前的酒杯,然后向关落雨对了下,仰头一饮而尽。

    喝完,他把杯口朝下,示意喝得干净,又向关落雨笑道:“怎么样,哥哥也是个豪爽人吧!来,我陪你喝几杯。”说着话,自顾地拉开旁边一张椅子坐下,又招呼另外三名同伴道:“你们也都坐,咱们陪陪这妹子!”

    关落雨见状,不禁面色一变,随即冷着脸道:“我们又不认识你们,跟你们喝什么酒,麻烦请离开,别打扰我们吃饭。”

    那纹身青年闻言,嘻皮笑脸道:“喝几杯不认识了吗,来,我叫陈金,大伙儿都叫我金子,妹子你叫什么?”

    他说着话,又径自伸手拿过酒瓶,先给关落雨的酒杯里倒了杯酒,然后往自己杯里倒满一杯。喝啤酒的杯子都是大玻璃杯,倒完四杯也没有了。他倒完摇了摇空瓶,在桌子重重一磕放下,道:“这一瓶不够哦!”说完大声冲老板叫道:“老板,给我直接来一捆,再拿三个杯子。”叫完又向关落雨笑道:“放心,既然咱们喝了,怎么能让妹妹破费,这顿我请。还想吃什么,尽管随便点。”

    “老板,别听他的!”关落雨闻言,连忙向老板叫道。

    “行了,金子,别闹了,咱们走吧!待会儿去了夜光,那儿有的是姑娘。”这时旁边陈金的同伴,除了那光头大汉外,另一个三十多岁的吸了口烟,拍了下陈金的肩头劝道。

    陈金闻言摇头道:“那儿的姑娘来来去去还不那几个,什么货色我都清楚,哪有这妹妹漂亮有气质。”说罢又向关落雨笑道:“妹妹是大学生吧,这气质一看能看出来。”顿了下,又道:“对,我们待会儿要去唱卡拉ok,等妹妹吃完饭,咱们一起去吧!”

    又看了眼旁边的林旭与关落雪一眼,接道:“你弟弟妹妹也都一起跟着,没事,让他们见见世面。”

    “姐,咱们要不走吧!”关落雪见到这情形,早害怕得在桌子底下暗拉住了林旭的手。虽然她知道林旭的武功很厉害,一定不怕这四个人,也肯定能打得过他们,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还是想尽量不引起冲突,别惹麻烦。这时便又拉了下关落雨的手,小声说道。

    关落雨看了林旭一眼,却是有恃无恐,胆气很壮地道:“走什么走,要走也是他们走!”说罢,立即转向那纹身青年,怒视着对方道:“你们走不走?”

    陈金见状,端起面前的酒杯,向关落雨举起笑道:“别着急吗,来,咱们先喝几杯再说。”

    “想喝是吧?”关落雨端起自己的酒杯,大声喝道:“那你喝个够!”话音未落,便是冲着陈金举杯一泼,“哗”地一下,泼了个对方劈头盖脸。

    陈金完全没料到关落雨会有这般大胆的举动,被泼了一脸后,先是忍不住一愣,然后这才反应过来地立即大怒道:“哎呀,我操,你这臭婊子!”

    说着话,他把手酒杯往桌重重一磕,并借势一撑桌子站起,然后探身扬手是一巴掌往关落雨脸扇去。只是手才扬起都还没扬满,却忽然感觉手腕一紧,被人给抓住了。

    转头看去,但见正是那个被他误认为是关落雨弟弟,长得挺帅,瞧着斯斯,看起来也挺瘦弱,都不敢喝酒的小男生。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刚才瞧着挺不男人的,连酒都不敢喝,现在却是敢有勇气伸手拦他,而且瞧着斯秀气的,没想到手劲还不小,他用力甩了一下,竟然没有甩开。

    “小子,给我松开!”用力甩了一下,竟没甩开这么个瘦弱小男生的手,陈金忍不住脸有些害臊地恼羞成怒,另一只手伸手抄起桌的啤酒瓶,指着林旭狞眉怒声大喝道。

    林旭自是毫无害怕之色,闻言不但没松,反而用力反手一扭,那陈金立即“哎呀”一声痛呼,不由得被扭住的胳膊给按到了桌子。位置刚好是他重磕酒杯放下的位置,他那一下重磕,让酒水洒出来了不少,这时洒出的酒水全都贴到了他脸,湿漉漉一片,十分狼狈。

    “把桌的酒喝干净,你可以滚了!”林旭毫不客气地道。

    他虽然不喜欢关落雨刚才仗着他势有恃无恐地主动泼酒挑事,但看这陈金的架势,知道今晚这事无法善了,所以动手却也是早晚的事,总归难免。既然如此,早动与晚动,主动与被动,也没什么太大不同,反正最后都是要靠动手解决。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