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阴暗心理 受刺激了
    自己亲姐姐坦露着上身骑在自己男朋友的身上,两人还嘴对嘴地在那里热烈激吻……

    关落雪推开门看见眼前的这一幕后,脸上完全是震惊到不敢相信与难以置信的表情。惊呼一声后,她忍不住脸色发白地大声质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说完便不忍再看眼前这令她感觉丑陋作呕的景象,立即转身飞奔了出去,转身的那一刻,她泪水已禁不住地从眼眶里洒落出来。

    她真是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姐姐不过就是到隔壁给林旭送两瓶水与一些零食,怎么就会发展到这一幕。这与她最亲近的两人,他们心里到底把她放在哪儿,又到底还有没有自己。自己可就在隔壁呢,他们竟然就这么明目张胆地……

    她飞快跑回隔壁房间,“砰”地一声把门摔上反锁住,倚着门滑下身去,蹲坐在地板上无声而哭,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般止不住掉落。

    关落雨被惊醒起身后,迅速穿好衣服追了出去。

    林旭看着门口的方向长声一叹,感觉这回自己与关落雪是真的完了,恐怕这辈子都没有再在一起的机会与可能,她姐姐这招可真是把他们俩破坏的彻彻底底。

    虽然他自从在遭遇了她姐姐回来要强令他们分手的危机后,心里一直安慰自己“拿得起,放得下”,真分手了也不算什么。而在前往滨城的飞机上偶遇见到了相交已久的笔友卫青衣,又在滨城短短几次相处下来,他感觉卫青衣才真的与他更合得来后,他心里对关落雪的情意似乎也淡了些。但她终究还是他从小就喜欢了多年的那个女孩,是他的初恋。所以眼下遭遇了她姐姐设计的这种彻底性破坏,发现两人已再无可能后,他心中还是很充满着割舍不下。

    但他现在真的是有心无力,误会可以解释开,但这种伤痕怕是终生难以弥补。看见他,她是不是就会想起他跟她姐姐刚才的那一幕,这尽管是误会,是她姐姐给他下了药后故意设计,但两人刚才确实**上身相对再加嘴对嘴地亲在一起,总是不假的。

    “唉!”

    再次长叹一声,林旭强撑着身体从床上爬起,有些软弱无力地向门外走去。虽然这事解释已经没用,但该解释也还得解释,总不能让小雪误会着一直哭。而且这事他要不出去,他怕关落雨会由口地胡说八道,对这个小雪的坏姐姐,他真是再没半点信任了,不忌惮以最恶意的想法去惴测她,谁知这女人还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刚走出门口,就见关落雨已敲响隔壁她们房间的房门,向里面关切地问道:“小雪,你没事吧?”

    “我有事,我怎么回没事,你们为什么那么做?”关落雪带着哭声地在里面隔门大声质问。

    见到林旭跟着出来,关落雨转头瞧了眼,然后又转回对着门内叹道:“我这么做都是……”

    “别再说什么都是为了我,你脱光了跑到我男朋友床上会是为了我?这简直是狗屁,以后少再拿这种借口了,我再也不会信了。你以后也不是我姐姐了,我没你这种姐姐。”关落雨话未说完,就直接被关落雪怒声打断。情绪激动之下,让关落雪这平常很文雅的女孩儿,都忍不住张口骂出了粗话。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林旭扶着墙壁走过来,背倚着门边的墙壁看着关落雨质问她,“你到底为什么非要让我们分开,我们在一起又到底碍你什么事了,让你甚至不惜用这种方法来破坏?”

    “林旭,你又是为什么,你觉着我没我姐姐漂亮是吗?”关落雪在里面听到林旭的声音,又立即出言质问林旭。显然她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林旭抱有误会,认为两人是互相自愿的。

    “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她再漂亮也没用。”林旭闻言,不由叫屈道,“你出来看下我是什么样儿就知道了,你姐姐往我那杯可乐里倒了之前杜宾给你们下的那迷药,我是根本无力反抗,被她硬按到床上的。她就是故意要你看见,故意要你误会,故意设计破坏我们。”

    话音一落,只听里面“咔”的一声响,关落雪立即拧开门锁,打开门出来。出来后她立即转头看向林旭,眼见林旭确实混身虚弱,站到站不稳,需要靠着墙,她立即信了大半,然后转头仰着泪脸瞪着自己姐姐问:“林旭说的是不是真的?”

    关落雨闻言没直接回答,转头看向林旭道:“我是故意设计破坏你们,但刚才是谁对我起了反应,谁亲的那么起劲?”

    “那都是你逼的!”林旭不禁咬牙暗恨,说起来就是痛,又被女人强吻。

    “这么说是真的?”关落雪明显还是偏信林旭,闻言只是又盯着姐姐问。

    “是。”关落雨迎着妹妹的目光,点头承义。

    “你为什么这么做?”关落雪愤怒地问。

    “这也都是被你们逼的,我说了不许你们现在就在一起,就是不许,你们为什么都不肯听我的,多等几年长大又能怎么样?好,既然不听,那就以后也都别想再在一起了!”关落雨强硬地道。

    她话虽这样说,但其实真实的目的并非如此。林旭与关落雪现在早恋她虽觉着不对,不允许,但也确实并不真碍到她什么。就像之前她虽然也太度强硬,但还是给两人留有些余地。

    现在会变得这么激烈到非破坏两人不可,甚至不惜用到这种手段,却是今天发生的事情才促使成的。一是因为杜宾的事,确实让她受到了些刺激,她自己孤苦伶仃,被男友那般对待,也就见不得他们两个还在旁边秀恩爱;二是有些为了报复林旭,虽然今天是林旭救了她,但之前林旭说话却太难听,老是揭她的痛,让她很是恼羞成怒,怀恨在心,之前吵了几次也消去她心里的暗恨;三则是有些出于嫉妒妹妹,她找的男朋友是那种人渣,而妹妹找的男朋友却是这么好,对比之下,更加让她有些因妒生恨;至于四,才是她口上所说的那个理由,而现在这点对比前三个来说,却算是次要的了。

    不过这种有些阴暗的心理与想法,她自然不会说出来,何况她自己都未必归纳的这么清楚,只是心里有种嫉妒与恨,就是想要破坏他们,想要找个什么事发泄。总的来说,还是因为今天杜宾的事让她受刺激了,她到底还是对杜宾付出了几分真情,一片直心相待的,结果却换来了这种结果,怎么能让她平常相对地接受?

    所以,换了平常,她未必会采用这种激烈的手段,却是正好凑在了这节骨眼上。几乎在捡到杜宾所掉落的那瓶迷药后,她心里就生出了这种种阴暗心法与设计。而现在做都做了,也没得什么好后悔了,后悔也没用。

    关落雨说罢后,又指着林旭道:“我这么做,也是试探试探他。他今天会亲我,会对我起反应,也就会对别的女人这样。我的傻妹妹,你就长点儿心吧,别觉得他就是最好的,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男人全都是一丘之貉,下流胚子,好色之徒。”

    “你这是避重就轻,混淆是非,别把你的问题硬说成我的问题。任何男人受到刚才那种刺激,都会免不了起反应的,这是正常现象。如果没有反应,那才是不正常。”林旭才不被她乱扣帽子,立即反驳。

    这话题忍不住有点儿偏子,关落雪在旁边听得都不禁有些脸红,连忙一拉两人,道:“行了,先进来说吧,别被旁人听见了,丢不丢人!”

    “丢人也是她最丢人!”林旭又不客气地送了关落雨一句,扶墙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