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我也需要安慰
    三人进去后相对而坐,却反而是有些无话可说了。

    互相大眼瞪小眼地沉默了一会儿后,林旭又强撑着站起,向姐妹俩道:“明天还要早起赶火车,我先回去睡了,你们也早点儿睡!”

    说罢,也不等两人答应,便起身离开。

    “你不走吗?”还没等林旭出门,关落雪忽然抬头向关落雨道:“这么喜欢睡一起,继续睡啊!”

    “你说什么呢!”关落雨闻言,不禁面色难看地道。

    “没事。”关落雪强装笑了下,却是眼泪直流,“你过去睡吧,我这回不打搅你们了,晚安!”

    说罢,转身拉过被子躺倒在床上,不再理姐姐。

    走到门口的林旭听到关落雪的这些气话,忍不住苦笑摇了摇头,开门走了出去。

    事情怎么回事,他反正是解释清楚了,但解释却未必有用。关落雨刚才说他当时起反应的那些话,看起来对关落雪还是有影响的,让关落雪还是对他有所误会,还是有些把他们看作一对“狗男女”。只是再具体一些,他也就没法解释了,就看关落雪自己能不能想清楚了。

    扶墙走回自己房间,林旭这回立即把门关好并反锁住。关落雨自然是不可能再跟进来,但他还是要以防万一,何况睡觉本就要关门。

    走到床旁,转身躺靠到床上,他忍不住又是长叹一口气,然后拿过床头柜上关落雨刚才以送水与零食为借口拿进来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便是“咕咚咕咚”直灌下一整瓶。

    这也就是现在没酒,否则他说不定也会借酒浇愁一把。另外,也是之前姐妹俩中迷药后他所提的那个建议,喝大量水与助于冲淡稀释药性,帮助排毒。之前证明了这个方法还是有些作用,所以现在也就轮到了他自己。

    喝完一瓶缓口气后,他随手把空瓶放在床头柜上,又拿起旁边另外一瓶拧开。不过这回只喝了小半瓶便暂时放下,然后转手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自己呼机,有没有人呼他。

    自从上次在滨城因为下飞机后忘开机,错过了很重要的关落雪呼叫他的信息后,他便对此重视起来。有不带在身边的时候,回来就会立即一下,以免错过有人呼他的信息。虽然目前知道他呼机号码的人没几个,但知道的却也都算重要的人,所以错过的话,也可能是重要信息。知错要能改,犯过一次的错,他不想再犯。

    打开呼机一看,他发现还真的有呼叫信息,是卫青衣呼来的,问他“到家了吗?”看时间,应该就是刚才他出去的时候呼入的,还没过十分钟。

    看到是卫青衣呼来的信息,他忍不住露出一笑,然后立即探手拿过床头柜上的电话,照信息后面所附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

    只是这一打,他却发现,这宾馆里的电话竟然不能打长途,只能打市话。

    失望的放下电话,他想了下后,又“咕咚咕咚”将剩下的半瓶水喝完,然后又强撑着下床,装好钱包、钥匙等随身物品,打算出去找个电话亭给卫青衣打电话。没看到卫青衣信息也还罢了,看到后不知为何,他这个时候就特别想要听听卫青衣的声音,觉得这对他来说是种安慰。

    出了这种事,他心里也十分不好受,而且颇有些憋屈。因为他基本没办法向关落雨还击回去,总不能等好了去打她一顿吧?首先打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女人,这本身就有些不对。其次,她终究还是小雪的姐姐,虽然现在经过她的破坏,两人已基本没可能了,但小雪终究还是他的初恋与喜欢了多年的那个女孩,他心里对她还是有感情的。即便不再是恋人,他也不想她受伤害,或伤害她的家人。

    至于用同样的方法报复,找个机会也扒光关落雨的衣服,那也是很不对。更别说他本身就挺讨厌她的,再经过这件事后,更是讨厌到了极致。哪怕她的身体再是对他有诱惑力,他也不想再面对她,最好以后都别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所以,他对关落雨,一时间真是想不到有什么合适的方法予以还击,好出自己这一口恶气。

    卫青衣适时的传来信息,无疑是给了他一个良好的心理安慰,感觉终究还是有些开心与高兴的事,因此这时也就特别想要听听卫青衣的声音,好加强这种安慰。所以即便这时身体不适,他也想要去听。

    好在两瓶水下肚,也总算稍有些效果,再加上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会儿,药效也有些消散,所以他这时再下地后,便感觉已不再像刚才最严重时那么手脚发软,浑身无力。这时还是多少恢复了些力气,差不多有恢复到了寻常人的体力。

    不过这也就够了,只是出去打个电话而已,又不是打架,普通人的体力也完全足以支撑了。别说打一个,打一百个电话也没问题。

    出门路过隔壁姐妹俩的房间门口时,林旭听到里面又传来些争呼声。不过他这时听到后也只是摇摇头,不打算再多理会,接着便继续路过地下楼去了。

    下楼出了宾馆后,他左右瞧了瞧,还是按照自己一向风格地选了左边那个更远更偏僻,附近也没人的电话亭。他本就性好独立,也不喜欢被别人旁听到自己的事,所以打电话的时候,总是喜欢独自一个人。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外面打电话,总是喜欢找这种比较独立的公用电话亭,哪怕是一时多花钱买张电话卡,也不喜欢用一些小卖部之类所设的公用电话。而在选电话亭时,也总是选相对偏僻没人的。

    走到那边约八十米远外的电话亭后,他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在滨城时所买的那张电话卡,插入电话下方的卡槽中。

    这张卡虽然是在滨城买的,但这种插卡式的ic电话卡却是全国通用,只要是能插卡的电话亭里公用电话,全都可以用。就像推广这种电话卡的广告语所说的,“一卡在手,走遍神州”。

    插入电话卡后,他接着便拿起话筒,按照呼机信息末尾所附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

    这一打,果然能打通,只是电话拨过去响了好几遍,直到快到忙音时,那边方才接起地响起卫青衣有些喘息的熟悉声音,“喂!”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林旭立即不禁松了口气地又是露出一笑,“喂,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