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侠之无畏
    卫青衣对林旭的声音当然也很熟悉,一听就听了出来。听到林旭的声音,她那边也是开心一笑地道:“我本来以为你不会回电话,都转身走了,走出去一段儿才听到电话响,差点儿没接到。”

    “没接到我还会再打几遍的。”林旭笑了句,解释道:“我住的宾馆里电话不能打长途,所以出来找的公用电话,耽误了点儿时间。”

    “宾馆?”卫青衣闻言不由奇怪道:“你今天不是回家吗?怎么又住宾馆?你现在在哪儿呢?”

    林旭道:“我在我们省城晋阳,平阳没机场,不能从滨城直接飞到,我这次是先坐飞机到晋阳,然后再在晋阳坐火车回家。可没想到飞机到晋阳后晚点了,也误了最后一趟火车。所以我只能在晋阳住一晚,明天再回去。”

    他这番解释倒也是实话,而从滨城回家,这本也就是路线之一,他只是隐去了关落雪姐妹俩的事。

    “哦!”卫青衣本就不知道关落雪的存在,自然也不疑他,闻言只是点了下头。她是知道平阳市没有机场的,就像林旭前往滨城的时候,也是在邻市云城机场搭的飞机,中间还在首都停留经历了一次转机。而要不是这次转机,他们也不会这么快相遇。

    顿了下后,卫青衣问道:“那你明天坐几点的火车?”

    林旭道:“坐最早的一趟,八点多点儿,下午就能到家了。”

    “晋阳离你们家这么远吗,要这么长时间?”卫青衣有些惊讶。

    最早的下午,也是到下午一点了。八点多到一点,这就是差不多五个小时,而且林旭口里的下午,还可能是更晚。

    “是,离得挺远的,再说火车又不是飞机,也没那么快!”

    “那你路上有得熬了!”卫青衣笑道。

    “没事,你知道我这个人是最能坐得住的。”

    ………

    “好了,不聊了,长途可也挺贵的。”两人闲聊了一会儿后,卫青衣见时间已经不早,两人也是说了挺长时间了,便打算结束通话,“你明天回到家后,记得呼我报个平安!”

    “嗯,那就再见,你回去早点儿睡,晚安!”林旭有些不舍地道。

    “你也是,你明早还得赶火车,更得早点儿睡。那就这样了,拜拜,晚安!”

    “拜!”

    听到卫青衣那边先挂断电话后,林旭这才接着挂断,然后抽回电话卡装好,抬头望向烟夜的星空长舒口气,感觉心情果然好了许多。听听卫青衣的声音,跟她说会儿话,也果然是个良好的安慰。就像每次跟卫青衣在一起,他总是会感觉开心快乐与轻松。

    感情,他认为就应该是轻松愉悦,让人感到愉快的。如果沉重痛苦的才叫爱,那这样的爱恕他不能理解与接受。既然初恋已经不可挽回,乃至是无法挽回,那也就只能这样遗憾结束了。

    还真像是李飞燕当初曾经跟他说过的话,说初恋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以失败告终,他这个最后却也是没例外。

    “啊!”

    再又叹了声,林旭正要转身回去,忽然听到前面不远的一个小巷子里传出一个女人的惊呼声。紧接着又听到男人喊“快跑”、“别动”与一些杂乱的呼喊声,还传出了一个孩子的哭声叫“妈妈”。

    闻声就能判断出这巷子里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林旭闻言,立即便转身往巷子里跑去。

    跑到巷子口后一瞧,但见这是条细长的漆烟小巷,也没有路灯,只有两边大楼亮着灯的窗户里投射下来一些昏暗灯光。但借着这些灯光,却也大致可以瞧得清楚,更别说林旭眼力远比寻常人好许多了。

    这时已是晚上十点多,都快接近十一点。

    做为一省的省会城市,晋阳虽然也很繁华,并且现在夏天晚上也更热闹些,但在深夜的这个点儿,路上行人却也是很稀少了。更别说这边地方,本就离繁华的火车站要偏远些。关落雨所找的那个宾馆,就算是挺偏僻了,这个离得更远的小巷也就更加偏僻。

    纵眼望去,林旭但见此时这条小巷内并无多余的行人,只有巷子中段有着五个人影。这五个人影四大一小,小的那个是名约摸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儿。另外两个一男一女看上去应该是小男孩的父母,而另两个男的手持匕首,显然是行凶者。

    这两个男的其中一个正抓着那小男孩,而另一个男的则抓着小男孩的母亲,至于小男孩的父亲,则已被打倒在地,两人还不时抬腿向其踢着,同时嘴里骂骂咧咧的。

    “救命,救救我们!”

    小男孩的母亲注意到巷子口人影闪烁,有人出现,连忙惊喜地向这边大声呼喊求救。

    林旭见状,立即便要跑过去出手相救。只是刚一抬步,却方才想起来,自己这时是身中迷药的状态,一身内力难以发挥,目前只恢复到拥有跟普通人差不多的体力。本身的力量与内力发挥不出来,这一身武功也就差不多算是废了一大半儿。面对两个持刀的凶徒,他自保都恐有不及,更别说救人了。

    一时间,他不禁犹豫起来,是不是该出这个手。以他现在的状态跑过去,很可能不但救不了那一家三口,还有可能会搭上自己。要是不小心被捅上一刀死了,明明一身高强武功,却死得这么憋屈,可也当真不值。

    不过,他只是踌躇着略作迟疑了下,便还是一咬牙地又继续跑了过去。目前这附近再无别人,他要是不出这个手,这一家三口就只能继续沦落歹徒之手。看那小男孩的年轻母亲还颇有姿色,抓着他的那个歹徒也不时在其身上动手动脚,怕是并不会放过,很有可能会劫财再劫色。而那个小男孩,说不定还会被拐去贩卖了。

    选择报警也是一种搭救方式,但警察赶到不知要到什么时候,很可能等到了,就已经晚了。现在只有他才能救这一家三口,他现在是身中迷药,状态不佳,一身武功怕是折损了九成,一成都未必能发挥出来。但没有了超强的力量,他还有技巧,他并不是全无依仗,

    行侠仗义,并不只是单纯仗着武力。而是有时候明知不敌,但为了心中的正义,却仍有“虽千万人而吾往矣”的大无畏勇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