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还能谈什么 离开
    “谢谢你!”见到两名歹徒离开,那年轻母亲立即向林旭道谢,谢过后见到林旭有些虚弱地扶住旁边墙壁,又连忙关心问道:“你没事吧?”

    林旭冲其摇摇手,又指了指还倒在地上的那父亲,示意他很好,先去看她丈夫。

    年轻母亲见状,便立即奔过去察看她丈夫情况。她丈夫其实也不太严重,就是身上捱了那两个歹徒几脚。最严重的是之前被推了一下时,后脑勺撞到墙上磕重了,这才一直晕乎乎的起不来。现在他妻子这去,在又是摇又是掐人中下,便也醒转了过来。

    醒过来听了妻子简略述说的情况,也连忙在妻子搀扶下起来,然后一家三口过来,又郑重向林旭道谢。

    林旭扶墙歇了片刻,已是缓过来,当下将手中还拿着的那断了的拖把根随手扔到一旁,道:“不用客气了,你们还是先赶快去医院看看吧,毕竟伤了头不是小事。”

    “那你也一起去吧,我看你刚才也有点儿不对。”那妻子道。

    林旭摇头道:“不用,我就是没休息好,睡一觉就没事了,你们去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罢,便转身要走。

    夫妻俩连忙拦着,说还没好好感谢,怎么就能让恩人这么走了,至少也该告诉个他们名字,让他们记住。

    “我叫许林。”

    林旭想了下,又说了自己这假名。然后不论他们再怎么劝留,仍是坚持离去,也不肯接受他们更进一步的感谢。

    在一家三口的目送中离去后,林旭自是回转宾馆。

    “……林旭,你睡了吗?”

    回到宾馆上了三楼后,林旭却是一眼先见到关落雪正站在他房间门口伸手敲门,一边敲一边向里面问道。可惜她却不知道,里面这时只是个空屋子。

    “我在这儿!”林旭见状摇了下头,张口喊道。

    关落雪闻言转头,见到他在外面,惊讶了下后,不由怪道:“你怎么出去了,你还没好呢?”

    “没事,能走了。”林旭说着话走过来,掏出钥匙开门,边开门边道:“我出去散散心。”

    “哦!”关落雪点了下头,道:“我想跟你谈谈。”

    林旭打开房门走进去,却是转身堵在门口道:“现在还能谈什么?”顿了下,道:“不早了,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赶火车。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回去再说吧,现在我很累了,只想睡觉。”

    “那好吧,我们明天回去再说!”关落雪目光深深地凝视着他,最后无奈地点头道。说罢,叹了口气,道:“晚安!”说完便转身回隔壁去了。

    林旭关上房门叹口气,抬手反锁好,然后转身走进卫生间撒了泡尿。这一泡尿痛痛快快撒完后,感觉身体情况又更好了许多。接着他脱了衣服在卫生间洗个澡,然后便爬上床去睡觉。

    今天来晋阳后,就连番发生了许多事,尤其之前的那一件,更是糟心,让他自然也是心境不定地没法练功,所以只是倒头睡去。

    不过心中有事,却也是一时难以入睡,辗转反侧许久,方才好不容易睡着。

    一觉醒来后,他意识清醒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立即察看体内情况,等察觉已是完全恢复,内力运转如常,浑身也充满精力后,他这才松了口气。不然若是关落雨昨晚超量的给他下药,把他身体弄出什么不对,或是让他内力受损的话,他一定不会轻饶了她。

    好在没事,松了口气后,他转眼看向窗户,但见从窗帘缝隙中已能看出外面天光大亮,拿起枕头旁放着的手表看了下时间,见是早上六点十三分,还没到他定时的六点半。

    今天从晋阳到他们汾县的最早那趟列车是上午八点零五分发车,所以昨晚三人商量后,都觉着该提前一个半小时起。这里离火车站虽然不是太远,但起床后收拾、洗漱、退房等,差不多就需要半小时。接着吃早饭,也该留出半小时的时间,然后便是提前半小时赶去车站候车,以免错过。

    身体恢复,让林旭感觉精神也恢复了许多。当下翻身起床,迅速刷牙洗脸收拾好,然后便开门出去,到隔壁敲姐妹俩的房门。

    虽然他现在已有些不太愿意面对这姐妹俩,尤其是不想面对关落雨,但昨晚车票也买好了,好歹对凑回去。而且在她们离开省城前,都仍有可能被那杜宾派人找到,他也需要陪着她们杜绝这一点,直到跟她们一起上车离开。不管怎么样,他还是要保护好她们安全。

    敲了好半天门后,里面方才响起关落雨刚睡醒有些不耐烦的声音问道:“谁啊?”

    “我。”林旭在外面大声道,“该起床了。”

    “几点了?”关落雨又在里面问。

    林旭抬腕看了下手上电子表,道:“还要两分钟就六点半了,快点儿!”

    “知道了!”关落雨应了一声。

    见她答应,林旭也懒得再跟她多话,转身又回了自己房间等着。回去后,他从自己旅行背包里掏出那本还没看完的武侠,又接着看起来打发时间。

    一边看着,他一边不时翻腕看看手表,等到过了二十分钟后,他把书收好,直接背起旅行包,又过去敲姐妹俩的房门,问道:“好了没有?”

    “好了,马上!”里面又是关落雨接话地回了一句。

    不片刻,关落雪过来打开房门,向他低声道:“进来吧!”

    林旭注意到她这时双眼还有些红肿,显然昨晚不知哭了多少。不过心中略心疼了下,他张了张口又闭上,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暗自叹了口气,默然走进去。

    进去后见到关落雨,但见关落雨面色也不好,显然是昨晚应该也没睡好。不过对关落雨,他却懒得有半点关心了,只是道:“好了吗?好了就走。”

    “好了,走吧!”关落雨点头。

    林旭便过去又拎了大半行李,然后三人一起下去退房。退完房出了宾馆后,见宾馆旁边不远的饭店就有卖早餐的,三人便就近过去随便吃了点。吃完便也就差不多到了七点半,当下也不耽搁,又一起赶往车站。

    到了车站时,林旭便警醒起来,注意警惕着周围有没有人特别留意观察他们。好在直到上了火车后都一直正常,并没有这样的人,显然那个杜宾应该没有派人到火车站蹲点守候。或是没想到,或是觉着没这必要。反正关落雨为要那二十万的赔偿,最终还是必定会现身出现,跟他见面的。

    上了火车后,林旭也是松了口气,然后等到火车开动后,他这才彻底放心。到这时,那杜宾应该是没法掌握他们的行踪了。当然,也有可能那杜宾根本就完全没想到这些,是他过于小心了。但小心点,总归是没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