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林旭的报复手段
    上了火车后,林旭又掏出自己那本,接着看书地打发时间。关家姐妹俩不跟他说话,他没事也不会主动跟她们说话。而这姐妹两个,今天也是沉默着无话可说。三人就只是相对而坐,基本上一言不发,互不说话。

    林旭是在,关落雨也有提前准备地带了几本杂志,这时在那里边吃零食边看杂志。关落雪则是带着耳机,用随身听听歌,那部随身听,还是几个月前她生日时林旭买给她的生日礼物,除了可以做随身听外,还是部复读机,能够帮助学习,一机多用。

    上了车过去有一个小时左右,关落雨放下手里正看的杂志,从桌上放着的一包面巾纸中抽出一张,然后拿在手里起身离开,往后车厢走去。看样子,是打算去上厕所。

    林旭见状,心中一动,眼角余光目送着关落雨到了车厢尾部后,他也合上手里的书放下,起身去了车厢后面。看样子,也是打算去上厕所。

    关落雪在旁边注意到他们两个竟然先后跟着一起上厕所,面上不禁闪过丝疑惑与奇怪,不过暂时却也没多想,还是坐着没动。

    林旭尾随着关落雨到了车厢后面的厕所时,便见关落雨已经先进去,厕所的门把手处也换成了红色色块,标注了里面有人的状态。

    他左右瞧了瞧,见这时附近并没什么人,就放心地靠在对面车壁上耐心等着,时刻注意着门把手的变化。

    等了没多久,就听里面门锁响起,门把手也从红色变成了绿色。林旭见状,再以眼角余光扫了下左右没人,便立即迅速一个闪身,在里面的关落雨打开门还没有出来时,就直接挤了进去,把关落雨给堵在了里面。堵住的同时,他已随手把门关起并上了锁。

    关落雨眼见有人抢进来把她堵在了厕所,不由立即面色一变地便要张口惊呼。只是才张开口还没来得及喊出声来,就立即被来人抬手捂住了嘴。

    她不由更是惊慌地面色大变,只是待下一刻看清挤进来的是林旭后,却是稍放下了心,不过随即就立即转为生气,一把扯开林旭捂住她嘴的手,不满地喝问道:“你进来干什么?”

    “你说我想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林旭嘴角坏坏一笑,把昨晚她将他推倒在床上后,骑到他身上时说的第一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她。

    以他的力气,他要不想放开捂住关落雨嘴的那只手,关落雨是无论如何也扯不开。他能让她扯开,就是想要跟她说几句话。

    关落雨闻言,不禁面色一变地往后退了下。只是火车上的厕所却十分狭小,基本只能容下一人在里面转身,现在挤进来两个人后,他们两人已是紧贴着挤在一起,哪还有多余的空间。她往后退,也不过是下意识的行为,一退就直接靠在了后面车壁上。

    退了下没退开,她随即面上闪过嘲讽地不屑道:“你果然不是个好东西,现在又想着要我了是不是?不过,我昨晚对你那样,不代表你今天就可以对我这样。而且,你也太急色了吧,就在这里?”

    林旭闻言,也是摇头不屑一笑,“你想多了,我对你没兴趣!”

    “那你把我堵到这里要干什么?”关落雨疑问了句,随即却是觉着想明白地哼道:“又是老一套是不是,嘴上说不想,其实身体很想要?我算看明白了,你就是个伪君子!”

    “我从没过自己是君子。”林旭摇摇头,又道:“不过,你真的是想多了。”

    关落雨闻言,面上不禁闪过疑惑,随即则道:“我不管你想干什么,马上放我出去,不然我就喊人了。”

    “喊吧!”林旭笑着道。

    关落雨见状,立即不服地便要张口大喊,这回为防林旭再捂住她嘴,她还先忽然扭过了头去再喊。

    只是这回刚一张口,就感觉脖子后面某处一麻,立即又再喊不出声,再是怎么张口用力,也都无论如何发不出声。她不由立即面色惊慌地扭回了头来,怒瞪着林旭指着自己嘴巴,无声地质问他是怎么回事。激动之下,又伸手揪住了林旭胸前衣服。

    林旭微笑着,抬手竖指如剑在她眼前晃了晃,随即出手如电,分别在她两处肩窝上各点了一下。然后她立即就感觉两处肩窝一麻,并迅速延伸到两条手臂,让双臂也是发麻地都僵住动不了,甚至都感觉不到两条手臂存在了。

    她面上不由更是惊慌害怕,张口想要嘶喊大叫,却还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林旭面上保持着微笑,抬手将她抓住自己胸前衣服的那只手垂放到身侧,然后把另一只指着他的手也拉下放到身侧摆好。然后,他又竖着剑指在她眼前晃了晃,往她两条大腿根处各点了下。这两下一点后,她腿也发麻地僵住动不了,感觉不到存在了。

    这下子,她四肢都不能动,也发不出声,只能直挺挺地按林旭摆好的姿势站着。她面上的惊慌害怕加愤怒中,忍不住都带了些求饶之色,希望林旭能让她恢复。

    林旭保持微笑地点完她两腿上的穴道后,抬手轻捏着她尖俏的下巴摇了摇,道:“你是不是觉着你是小雪的姐姐,就真的有恃无恐,认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

    “是,我是不会随便打女人,更不会去伤害小雪的亲人。但是,你也不要仗着这点就认为可以随便对我怎么样,我可不是好脾气的人。知道什么叫忍无可忍吗?我是不会动手打你,但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这就是给你的一个教训,给你昨晚对我那样的一个还击。”

    “放心,我不会真的把你怎么样。半个小时左右后,你被点的穴道就可以自行解开了。不过这半个小时内,你就留在这里面壁思过,好好反省吧!”

    他说完,又侧头对在她耳边道:“以后也给我记住,不要再随便打我的主意。否则,这不会是第一次,下一次也不会像这次这么轻松。这火车上的卫生间还算干净,可以忍受。再有下次的话,我会带你到一个更好的环境。”他把“更好”两字咬重,显然是在说反话。

    说罢,他抬手打开门锁。接着先微微打开条门缝,侧头往外面打量一眼,见到外面这时仍是左右无人,并没人等厕所后,他这才打开门准备出去。不过在出去前,他则又回头向着关落雨微微一笑,抬手亲昵地摸了下她脸,道:“好好享受!”

    话落,便闪身而出。出去后,他拉好门,然后在门锁部位用力一按,指上内力一吐,使出隔山打牛借物传力的功夫,那门锁又“咔”地一声从里面锁住了,外面的指示口处也又显示成了红色有人状态。

    “呼!”

    做完后,他转身轻松地吹个口哨,心情很好地甩手离开。

    这就是他昨晚辗转反侧了大半夜后,所想到的对关落雨施以报复还击的手段。昨晚被关落雨那么玩儿了下,不报复一下,他心里实在有些过不去,觉着太憋屈。

    昨晚他是一时没想到什么好主意,但辗转反侧半夜后,却是终于叫他想到。点穴叫人动不了,这本身就算一个惩罚手段。只是他原本也没想会好选择在火车上的厕所里就动手,这是刚才临机一动又想到的主意,叫关落雨动不了地待在那个狭小的厕所里,更具有惩罚性。

    空间限制是一方面,还有那个味道,也得忍受。虽然这火车上的厕所打扫得挺干净,但用的人多了,而且有的人还尿得不那么准,总还是有些异味的。一动不动的在里面待上半小时,那可就很够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