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
    林旭回到座位后,关落雪见只有他一个人回来,而且明明是自己姐姐先去的,却是林旭先回来,不由奇怪问道:“她呢?”

    说着话,为方便听他回答,摘下了耳上的耳机。她还是很生姐姐的气,这时即便只是跟林旭说话,却也不称呼姐姐。

    “不知道,她还没回来吗?可能是解大的吧?我到另一节车厢去上的。”林旭自是摇摇头,装作毫不知情。说罢话,他便坐下拿起自己的,又接着看起来。

    “可能吧?”关落雪闻言点了下头,倒也没多想。而且林旭确实去的时间稍微有点儿长,说是到另一节车厢,倒也对得上。

    正要再戴上耳机继续听歌,她却是忽然又顿住,然后伸手拉下对面林旭举着的书,看着他眼睛问道:“你们刚才没去干别的吧?”

    他们坐的,是相对着的两人座座位。因为上车时车厢还没满座,所以原本的四人座,现在只有他们三人。这其实并不是严格按照他们车票上的座位号坐的,不过这种普快火车上的硬座车厢,座位却是并不像飞机或是卧铺车厢那么严格。只要有空座,基本就可以座。如果占了别人的位置,非要有人按座位号来坐,那到时再让也不迟。

    这时相对的两排座位上只有他们两人,关落雪倒也不怕别人听见他们的对话。

    “我能跟她干什么?”林旭忍不住叫屈道:“你别多想了,我真的对她没兴趣,你看不出来我多讨厌她吗?”

    顿了下,又接道:“我这么跟你说吧,她要不是你姐姐,我都想直接打她一顿。”

    关落雪闻言,这才释疑,但随后又问:“那你是不是觉得她比我漂亮?”

    “怎么会?完全没有,你最漂亮。”林旭闻言,自是连忙摇头否认。别说他们这种关系了,就算是普通朋友,也不能在一个女孩面前夸另一个女孩漂亮。这个基本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也从书上、杂志等上面看到过多次。当然,如果你非要得罪这女孩,尽可以随便说。

    关落雪闻言一笑,点头道:“嗯,等我将来长大了,一定会比她更漂亮!”

    “那是当然。”林旭点头笑着跟了句。他这句是实话,关落雪也就是年纪小点儿,还没发育成熟长开,所以才不占优势。但她底子更好,等将来长大,也一定会比她姐姐更漂亮。

    关落雪开心地笑了笑,但下一刻,却又忽然面带愁容地叹气问:“我们以后怎么办?”

    “现在这种情况了,还能怎么办?”林旭摇头叹道,“你就当我昨天没到过省城吧!”

    这是关落雪前天向他提分手时,在电话里说过的话,说他如果第二天能赶到省城,出现在她面前,那她就收回分手的话。而现在林旭说当他没到过,也就等于是让她不收回这话,分手。

    关落雪闻言,面色一变,带有些伤心与不甘地道:“我们真的就要这么结束了吗?”

    “不结束又能怎么办?你可以当昨晚的事没发生过吗?”林旭对这个被迫分手的结果,也很是无奈与不甘,“就算你可以当没发生过。但你姐姐如果不甘心,就是要存心破坏我们,指不定还会再做出什么事来。你觉着有她在,我们还会有机会吗?”

    关落雪动了动嘴唇,有些无话可说,只是又低下头,默然地带上耳机,继续听歌。只是听着听着,又不禁地流下了眼泪。

    林旭见状叹了口气,把桌上的那包面巾纸递给她。

    关落雪接过后,却只是拿在手里,并没抽出来擦,任眼泪流着。

    “……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最后我的爱情在故事里慢慢慢陈旧,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最后在别人的故事里我被遗忘……”

    她忽然开始跟着随身听里正听的歌曲哼唱起来,越唱越伤心,眼泪也越是止不住。

    林旭看得忍不住有些心疼,叹了口气,又从她手里拿过那包面巾纸,从里面抽出一张,替她擦着眼泪。但劝慰的话,他却没再多说,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只能看她自己能不能想通。

    关落雪睁着迷蒙的泪眼看着他,忽然起身坐过来,一把抱住他,将头埋在他胸口放声而哭。

    林旭略怔了下,也就任她抱着,把手放在她背上轻轻拍着,给予她安慰。

    夏季衣服单薄,林旭胸口的衣服很快就被她不断流下的眼泪打湿,先是带着些暖意,然后很快变作湿凉一片。但他并没介意,只是忍着些不适轻轻抱着她。如果这样能让她得到安慰,那他不介意再多湿几件。

    过了一会儿后,关落雨的哭声渐渐变小,直到停止。再过了会儿后,她头忽然从他胸口滑落,慢慢滑到了他腿上。

    林旭低头看去,发现她竟是闭着眼睛睡着了,不禁有些怜惜地摇头叹了口气。昨晚发生了那种事,她显然也是没有睡好,别说她了,他们三个人全都没有睡好。只是林旭身体素质好,睡不睡的对他影响并不大。

    关落雪这时会犯困睡着,倒也是情理中的。只是没想到她会在哭着哭着的情况下睡着,看起来应该是在林旭怀里更有安慰感与安全感,才能让她放心的睡着。

    林旭见她睡着好,并没叫醒她,只是轻轻把她耳朵上还挂着的耳机拿下,然后帮她把随身听关掉。接着他打开自己旁边靠里放着的旅行背包,从里面拿出件自己衣服,替她盖上。这火车上开着空调,睡着的话,还是颇有些凉意。

    关落雪睡着了一会儿后,关落雨才终于怒气冲冲、步履有些蹒跚地赶回来。她虽然穴道自行解开了,但僵直了那么好一会儿,气血却是一时还没活动开,点穴的效果也没完全消去,因此四肢还是略微有些麻木,所以这时走起来还有些不太顺。

    林旭见到她回来,又竖起剑指在她眼前比了比,轻声笑道:“蹲坑蹲久了,腿麻了吧!”

    关落雨本是积累了满腔的怒气,但这时见他伸手一比剑指,立即又想起那被点穴动不了的滋味,不由得心头一惊地面色一变,知道他这是摆明了在威胁。生怕他会再来一次,因此她只是怒瞪着他,不敢再多说什么。而且她这时也已注意到妹妹正枕着林旭的腿睡着了,所以也不想大声吵闹吵醒妹妹。

    她们姐妹俩睡同一个房间,她很清楚妹妹昨晚没有睡好,这时见妹妹能睡着,能好好休息会儿,却也是很好。好好睡一觉,对恢复身体与精神都十分有帮助。只是趴在林旭腿上睡着,却让她很是不满。

    想了下后,她向林旭道:“我们换下。”

    林旭摇头道:“没事,你腿还麻着,先好好恢复下吧!别再不动地被压上一会儿,压出什么毛病。”

    “那还不是你害的!”关落雨忍不住怒道。

    “我没说不是我啊!”林旭笑了笑,抬手指向正睡着的关落雪,道:“就让她这么睡吧,别换下把她换醒了。只是枕在我腿上睡个觉而已,又不会怎么样。再说不是还有你盯着吗,我能把她怎么样?我可不是你,我不会那么对小雪。”

    “你想也没门。”关落雨生气地坐下。不过林旭话说得虽不好听,却也在理,她想了想,便也没再坚持非让两人调换。有她盯着,确实不会任他做些什么不合适的举动。

    只是坐下后,却又道:“以后也别小雪长小雪短的了,以后我妹妹跟你没关系了。”

    林旭摇头道:“怎么会没关系,就算我们做不成男女朋友,也还能做普通朋友,而且,我们至少还是同学。”

    关落雨盯着他道:“以后你们什么也不是,你是你,她是她,我不会再让你们有关系。”

    “那我们算什么关系?”林旭忽然有些开玩笑地问,随口调笑道:“以后有一天,我会不会成小雪姐夫。”

    “姐夫你个头!”关落雨忍不住面上一红地骂了句,“我们也没关系,你个小屁孩儿是不是不懂,别以为亲个嘴儿就算两人在一起了,我们什么也没做。”

    “我是不懂!”林旭低头看着怀中的关落雪,叹道:“我不懂你总是嘴上说为了小雪好,但实际上从来不为她考虑。你就没好好认真想过,她到底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喜欢什么。不是我不懂,是你才不懂。你不懂她,你只会让她按照你的安排来,让她服从你。”

    关落雨闻言,立即生气地反驳道:“我怎么不懂,是她还小,她不懂,我做的一切安排都是为了她好……”

    不等她说完,林旭抬手打断她,道:“行了,我不想跟你争论,也不想跟你吵。等半个月后,帮你把杜宾那件事了了,咱们以后就最好永不再见。”

    说罢话,他便立即又拿起自己的,低头看了起来。

    “放心,我也不想再见到你!”关落雨回敬了一句,往后一靠,也拿起自己的杂志挡住脸,隔开与林旭的视线。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