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接到李飞燕
    因为还要接李飞燕,所以林旭之前交待了黄容,就把车停在校门外面,不必再开进来了。所以车这时正停在校门口,不在李飞燕的宿舍前。林旭之前在中轴大道上时,也早就一眼直直望见了。

    出了校门后,林旭正要上车,却是望见了斜对面的桃园内,黄宗文这时正在院子里。见到他出来,也向他望过来。

    既然见到,林旭便过去走到渠岸边,隔渠向着黄宗文打招呼道:“黄老师!”

    黄宗文点头应了一声,笑道:“没想到我才走没几天,你也跟着出了趟远门。”

    林旭笑道:“这也算是种缘份。”

    黄宗文又朗声笑了笑,道:“这次出门还顺利吗?”

    “还好!”林旭点头。到滨城去探望李飞燕,虽然也节外生枝地发生了许多别的事,但整体还算顺利,事情最后也算是圆满结束。而到滨城去见关落雪的事,就不算是顺利了。不过他这时对黄宗文,自然也不会多说。

    而黄宗文也不像他女儿黄容那么好奇,爱打破砂锅问到底,所以这时也只是点了点头,便没再多问。顿了下,道:“我听容容说燕老师今天也回来,你这是去接燕老师吗?”

    他虽然早已暗中摸清楚了李飞燕的真实身份,而且在前几天的那晚也已经跟林旭说破,但在明面上,他却还只是称呼李飞燕现在所用的化名。毕竟现在旁边虽然没什么人,但对面饭店离得也并不远,他要是直接说“李飞燕”,容易隔墙有耳被人听去,会事机不密。他是多年的老江湖了,却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是。”林旭闻言点头,道:“她是五点多的火车。”

    “那你去吧,路上开慢点儿!”黄宗文闻言又含笑点了下头,也没再留林旭多聊。

    “好,那我先走了。等晚上回来,我再去拜访您!”林旭最后这句话,却是有些一语双关地道。

    “好,我等着你!”黄宗文笑着又颔了下首,向他挥手道别。

    林旭也挥挥手,转身上了车,开车离去。

    等他开车到了县城火车站时,刚好是差几分钟快到五点。将车停好,他开门下车,又到车站附近一个相对偏僻的电话亭去打电话。

    这回的电话是打给卫青衣,给她报平安,他昨晚跟她通电话时答应过她的。按理他应该下火车后就第一时间呼卫青衣留言,给她报个平安信息,只是当时下车后,关家姐妹俩还一直跟在身边,却是不太方便。之后回到学校,因为李飞燕宿舍的钥匙还在黄容身上,他下车时忘了向黄容要,就打算等黄容回来拿回钥匙再打给卫青衣。

    只是没想到回自己宿舍休息会儿时,却是一时犯困睡着了。睡着前他倒也有想过这件事,但觉着也不是太过着急要紧的,便想睡醒了再打也是一样。结果,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之前在李飞燕宿舍时,因为有黄容在,也不方便打,心想反正是晚了,也就干脆等到了县城再打。

    当下插入电话卡,拿起话筒,他拨打了卫青衣的寻呼台,给卫青衣留言报平安。下午这个时间,他想着卫青衣可能还在排练,便在留言中说明了不必回电话。

    不过挂断电话后,他却是并没离开,还是在电话旁守着,担心卫青衣有可能会给他回电话。毕竟现在的呼叫信息,都是自带呼叫方电话号码的。他反正也是在等李飞燕的火车,一时没事,这边同样能够看见火车站的出站口,所以这儿等也一样,不必非在出站口处。

    等了约摸有七、八分钟后,电话亭里的电话忽然响了,林旭见状一笑,拿起话筒接起。

    “喂,是林旭吗?”一接起,那边立即响起卫青衣悦耳的声音。

    “是我。”林旭道了句,接道:“我猜你这会儿可能在排练,所以叫你不必回电话了,没想到你还是回过来了。”

    “那你不是也还在等着?”卫青衣笑问。

    林旭道:“我这会儿没事,所以等等看。就是下火车后有事耽搁了,所以到现在才呼你。”

    “下火车出什么事了?”卫青衣问。

    “没什么,就是家人来接火车,一时脱不开身,当着他们打也不方便。”林旭随口道。

    “哦!”卫青衣闻言也没多问,而是说自己情况地道:“我这会儿确实是在排练,不过还没轮到我,所以就偷溜出来给你回个电话。我也在猜,你是不是在等?”

    林旭笑道:“那我们互相等到了。”

    “嗯!”卫青衣跟着一笑,没再多说。顿了片刻后,她道:“我偷溜出来的,不能多待。知道你平安到家我就放心了,我先挂了。”

    “好,再见!”林旭知道她有事,也不多留。

    “再见!”卫青衣回了句,便先挂断了。

    林旭接着挂好电话,转身走到出站口的车旁,继续等着李飞燕。

    看着到五点二十时,林旭听到车站里面传来了火车进站的声音。然后等了没多久,就见出站口处有乘客提着行李走了出来。

    林旭见状,便又再上前几步,然后盯着出站口的乘客等了没多久后,就见到李飞燕的身影走了出来,当即上前相迎。

    李飞燕一走出车站后,也是很快发现了林旭。两人互相望见后,相视一笑。

    接到李飞燕后,林旭忙帮她拿行李。她这时的行李除了那个旅行包外,还又多带了几件,看样子是买给林旭家人的礼物。在滨城时,因为两人走得急,而当天上午又还有事,去杨俊轩的公司参加股东大会,所以离开时李飞燕也没来得及买礼物,这几样她是在省城买的。

    “你不用每回出门都带礼物回来的,不都说是一家人了吗,你还老这么客气干吗?”林旭见她又买礼物,忍不住道。

    李飞燕笑道:“一家人才更应该带礼物,增进感情吗!不过这回你的就免了,反正你跟我一块儿去的。”

    林旭道:“你回家别说漏了嘴,我还瞒着我爸妈呢!”

    两人边说着话,已走到了车旁,林旭打开车门,帮她把行李和礼物放到后排座位上。

    “都回来了,你还瞒啊?”李飞燕忍不住问。说罢话,开门坐到了旁边的副驾驶座上。

    林旭跟着开门上了驾驶座,道:“本来很多事就不能说,总有要瞒的,那不如一起瞒算了。不让他们知道,也省得他们事后担心,不然又得说我一通。”

    说罢话,拧钥匙点火发动汽车,开车离开。

    李飞燕闻言叹道:“本来我还打算把你上了报纸的光荣事迹跟他们说呢,报纸我都带回来了,现在不能说,多可惜!”

    林旭忍不住瞪她一眼,道:“这么危险的事,就更不能说了。”他也没想到,李飞燕竟然还专门带了他上报纸的那期《滨城日报》回来。

    李飞燕不由撇撇嘴,道:“不能说太可惜了,还有谁能说。对了,黄容知道你去滨城的事,唉,只有她能说了,一个人也太少了。”

    林旭闻言忍不住摇摇头,不明白她这是什么心理,但还是叹口气地道:“彤彤也知道,你也能跟她说。”

    “是吗?”李飞燕立即高兴地道:“那太好了,多了一个人。”

    林旭却不明白她有什么好兴奋的,他这个上报纸的都不见得有多高兴,她这说的人倒挺起劲。

    其实说来,这也并不是林旭第一次上报纸了。他那次去平阳,戴着那个孙悟空的面具收拾了一帮小偷的事,也是有被当时围观的人所拍下上了报纸。而且不止上了报纸,还上了平阳的电视新闻与网络论坛,引发了当时的一阵热议,弄出来个所谓“大圣侠事件”,事后还引来不少跟风者。岳纤云扮月蝴蝶的兴趣,也是从那件事引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