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批地建房 楚容若
    接到李飞燕后,林旭便直接开车回村中自己家里。

    回到家后,林旭家人见他接了李飞燕回来,也都是很高兴。这几个月相处下来,他们已经是完全把李飞燕当做了自家人一样。亲人回来,当然是热情招待。

    不过林旭这时的家里,人却也没回全,除了父亲林朗还在乡里上班没回来外,他爷爷奶奶也出去窜门去了,家里只有母亲和妹妹在。不过就算只有两人,她们俩一见李飞燕回来,也是都围到了李飞燕身边,反倒把林旭有些冷落了。

    这却是他母亲不知道他也跟着李飞燕一起出了趟远门,只以为他还是在学校待了几天没回来,自然没有远离后再见的这种情绪。至于妹妹林彤虽然知道他也去了滨城的事,还帮他一起瞒着家里,但这小女孩儿玩性大,贪新鲜,一见李飞燕给她带了礼物,就立即围了上去,把他这哥哥扔一旁了。

    不过林旭本就性子有些孤僻,好清静,却也不觉有什么冷落,反而乐得如此。

    等到晚上家人回全后,又更是一番热闹,林旭母亲做了许多菜,全家人一起聚餐,李飞燕也把剩下的礼物派发了出去。

    热热闹闹吃完晚饭又待了一个多小时后,两人便也告别家人回学校。毕竟家里住房紧张,这是硬性问题,他们两人都留下来的话,只能林旭睡沙发,李飞燕去跟林彤一起挤。

    说起来,林旭父亲林朗最近正打算向村里申请批一块儿地方,然后找人重新盖一所更大的新房子。林旭兄妹俩渐渐大了,这住房问题也就越加紧张,必须解决了。而且等林旭将来再长大些结婚,新房子也是找人说亲的一个硬条件。

    当然,这是林旭父母的考虑,他可不打算早早结婚。也不认为结婚谈对象,必须要靠物质条件,什么房子、车子、票子、金子之类。只是他不想,做父母的却要先考虑到,未雨绸缪。

    其实重盖一所更大的新房子,这也是林旭父母早就有的新法。只是因为家中经济等方面的原因,一直搁浅,而最近林朗因为林旭的关系,被上调到乡财政所去上班,工资收入更高了,再加上这些年也积攒下了一些家底积蓄,所以现在便打算开始实施了。

    有林朗原本在村里当会计,现在在乡里也很混得开的关系,找村里重新批一块盖房子的好地方不是什么难事。等地方批好后,就可以着手准备破土动工了。他们打算等地方批下,今年先把地基打好,然后明年正式开工建起。

    林旭对家里的这决定,自然是没什么异议。当然,要免除盖房子是为了给他将来说媳妇这条。他林旭现在在武乡中学,可是响当当的校草一枚,女生的情书都不知收了多少,将来会愁娶不得媳妇?他只要愿意,现在肯倒贴的都不知道有多少,老爸老妈可真是瞎操心了,而且也操得太早了点儿,他才多大啊,初中都还没毕业呢,就开始操这个心了?

    不得不说,有时候父母盼孩子长大的心,也太着急了点儿!

    开车回到学校,把车开进去停好到李飞燕那排宿舍前,林旭下车先陪李飞燕回了她宿舍。

    黄容这时自然是早已离去,门也给他们锁好了。林旭打开门进去后,拉开灯,向李飞燕道:“黄容住了几天,你看没弄乱吧?”

    黄容在这里临时住了几天的事,林旭自然是早已经告诉过她。

    “没事,挺好的!”李飞燕随意打量了眼,便摇头不在意地得。这间宿舍对她来说,里面也没什么太贵重的东西。就算是里面那个保险柜,以及保险柜里的那些钱,丢了她也不心疼,所以自然也没什么太在意的。而且不得不说,黄容临走的时候,还是打扫收拾了一遍,弄得挺干净整洁的。

    “那你就先休息吧,旅途奔波也挺累的,我先回去了。”林旭见状点了下头,没打算多留。

    “好,你也早点儿睡,你这几天也够折腾的。”李飞燕闻言也不多留他,知道他也是同样有旅途劳累,毕竟是跟她一起去滨城奔波了的。而且在滨城那几天,除了她的事外,他也忙了许多别的事。

    接着两人互道了晚安,林旭便告辞离去。不过回到自己宿舍后,他却并没早些安睡,因为下午回到学校后,他是补了会儿觉的,现在并不困。

    打开门后,他也不点灯,摸烟拿了自己的那把清风剑后,便走出门外。

    “锵”地一声拔剑出鞘,他随手将剑鞘放在外面窗台上,然后持剑走入宿舍前的空地。

    一手持剑,一手捏剑诀摆了个起手式后,他调整了会儿呼吸,静心凝神,然后便是一招“清风徐来”使出,开始练习起了那套《清风剑法》。

    出门在外,到底是多有不便,像这几天,他别说内功,就是外功拳脚、剑法等,也都是没再认真练习了。一是抽不出来时间,二也是没合适的地方,还是回来后更加方便,也能够安心练习,不再受外面的纷扰了。

    他当下凝神一招招使出,第一遍也没使多快。毕竟他这套剑法是刚开始练起,就被中途打断地出门去了。所以这几日没练,便稍微有了些生疏。

    当下第一遍先是熟悉,等到使完发现没错后,接着使第二遍时,这才加快了速度。

    月光下,他出剑如风,剑风呼啸,奔走之处,剑光闪烁,有如一条游龙。

    一遍又一遍,他不知疲累地练习,直到练完第十遍后,他方才捏了收剑势后凝住不动,大口喘息。

    “啪啪啪!”正在这时,忽然有人鼓掌拍了几下。

    林旭闻声不由一惊,寻声转头望去,但见黄宗文从不远处一颗桐树的树冠阴影下走出来,竟是不知何时已到了他这排宿舍区,他竟然一点儿没发现,也完全没留意到。

    心想果然不愧是内力境大成的巅峰层次高手,远不是他现在的内力境一重可以揣度与察知的。对方要想不被发现,他就很难发现。

    “黄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惊讶过后,林旭不由问道。

    黄宗文微微一笑,走过来道:“从你练倒数第三遍的半途来的,看你练完了剩下的两遍。”顿了下,他点头称赞道:“你自学的能力确实是很强,可以说超乎寻常,才短短几天,就已经把这套《清风剑法》练得中规中矩,有模有样了。至少没有练错的地方,剩下的就是靠多练、熟练,才能掌握的更精微了。”

    “多谢黄老师夸奖!”林旭笑着谢过了一句后,道:“本来那会说是我去拜访您的,没想到您先来了。”

    黄宗文道:“谁来都一样,我正好没事,就过来走走,这不也正好看见了你练剑。”

    “您等下!”林旭说完,随手将手中的剑先插在地上,然后走回自己宿舍,从自己靠墙的床褥下取出黄宗文临走前交给他保管的那把剑与那本装在透明文件袋内的《清风剑法》秘笈。

    取出这两样东西后,他走出来交给黄宗文道:“您的剑与书。”

    黄宗文含笑收了,看着手中的剑道:“派出所撤了封,刚回院子的时候,容容还注意到说这把剑不见了,问起我呢!我说这是传家宝,怕丢了,所以临走前托给人保管了,也顺便找人保养。”

    林旭闻言笑了笑,道:“我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所以一直藏着没让她发现。”

    黄宗文点了下头,低头看着手中的剑,道:“这把剑是容容她母亲的遗物,名叫‘碧落’,据说是清初词人纳兰容若佩戴过的宝剑。容容她母亲很喜欢纳兰容若的词,所以我特地寻来送给她的。”

    说罢,他轻叹一声,忽然吟了首词:“烛花摇影,冷透疏衾刚欲醒。待不思量,不许孤眠不断肠。茫茫碧落,天上人间情一诺。银汉难通,稳耐风波愿始从。”

    纳兰容若这个名字,林旭却也听过,是从一本小说里看来的。知道此人名叫纳兰性德,字容若,所以也称纳兰容若,是清朝康熙年间很有名的一个文人,也是清词三大家之一。

    只是诗词一道,人常说唐诗宋词,所以诗以唐朝为最,词则以宋朝为佳,而后世明清两朝有名的诗词就不多了。因此纳兰容若这人林旭虽听过,也知道,甚至在那本小说中也看到过其几首词,但却没什么记忆深刻的。说起词来,当然还是他学过的如苏轼、辛弃疾、李清照等宋朝词人的最熟。清词对他来说,真是没几首知道的。

    不过黄宗文刚提了纳兰容若,就念了这首词,林旭一想也能猜到这首词应该正是纳兰容若的。倒是以前他对在小说中看到过的那几首纳兰词没什么印象,而这时黄宗文念到的这首,他在旁听来,倒是有些感觉。可能是因为黄宗文思念亡妻,所以念得特别有感情,才让他感同身受地有些体会。

    念罢顿了片刻,黄宗文抬起头来笑道:“说起纳兰容若,跟你提一件趣事。容容她母亲因为特别喜欢纳兰容若的词,所以曾说要把我们将来孩子的名字取成楚容若。这名字无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可以用。只是后来我退隐江湖,隐姓埋名改了名字,觉着黄容若念起来不好听,也有些不太顺,便就删了一字,给容容取名叫黄容。”

    林旭闻言,也是不禁一笑,原来黄容的原名叫楚容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