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二十岁后再说 明月刀法
    楚容若这名字确实挺不错的,念起来也挺好听,不过换了姓改成黄容若的话,确实念起来是有些不太顺,也没有原本的楚容若好听。

    林旭心里念了两遍这两个名字后,也能自己做出来对比。只是不知道黄宗文当初改名的时候,为什么决定连姓也一起改。不过他对此也没多问,只是看着黄宗文手中的碧落剑,不由道:“既然这把剑是黄容母亲的遗物,那为什么您不直接告诉她?”

    黄宗文摇头道:“普通人谁会留把剑做遗物?说了不免会牵连出一些江湖事,所以就没说,小时候她母亲还在的时候也没说过这剑是她的,一直都是让容容把这剑当作镇宅辟邪的宝剑来看。”

    林旭想想,倒也是。不过再一想的话,却又觉着黄宗文夫妻俩也未免有些矫枉过正了,为了不让黄容牵涉进江湖中去,竟是半点相关的都不提及。就像他家里也有把剑,就是他父亲年轻时也喜欢武术,当年学过一段时买来的,只是后来没学成,就留了下来。像黄容母亲的这把剑,也可以按照类似的来解释,那就可以当作正常遗物了。

    不过他虽想到了这点,却也没提,毕竟是人家家里的事,黄宗文说出来,他可以当作个故事来听,却不宜多插嘴地插手其事。就像黄容原本的“楚容若”这个名字,他也不能随便向黄容提,只能自己当作件趣事地乐一下。

    这也算是自得其乐了,但他却没什么非分享的**不可,觉着自己知道也就行了。不像李飞燕,还非要把他上报纸的事说给人知道。

    顿了下后,黄宗文略有感叹地接着说道:“不过任何事,总不能瞒一辈子,该知道的总会知道。我打算等容容过了二十岁生日后,就找个机会把这些事告诉她。”

    黄容今年十九,二十岁是到明年了。说来黄容今年的生日也快到了,算来是这个月月底,正好能赶在九月开学前。

    林旭闻言也只是点了下头,没发表任何意见。

    黄宗文又顿了下,从怀里取出另一本装着透明文件袋的古籍,含笑递给林旭道:“来,这是我答应给你的《明月刀法》。”

    林旭伸手接过,也是面上一喜地道:“谢谢老师!”

    黄宗文颔了下首,道:“这本学完,你可以再找我来换。”说罢,接道:“好了,我回去了。”

    “那您慢走,晚安!”林旭闻言,连忙道别。

    黄宗文点了下头,足下一点,轻身飘然而去。

    目送黄宗文的身影远去消失在夜色中后,林旭转身拔起自己插在地上的清风剑,然后走回窗台处,拿起剑鞘收剑入鞘,接着回宿舍把剑与《明月刀法》的秘籍收好。再又出来开始练习《华拳》,练完则接着练《妙手十三式》。

    练完后,他回去洗漱一番,便上床睡觉。入睡前,重新给电子表定时了凌晨一点。

    等到凌晨一点,他准时醒来后,又接着开始正常修炼起了内功。回来后,他终于也定下了心。不过做为回来后的第一次练功,他还是比较小心,先入静了好一会儿后,方才开始运转内力行功。

    练满三个时辰,到早上七点后,他准时收功。接着穿好衣服,开门出去后,便又如往常般地先练红砂手与旋转乾坤掌。练完回去洗漱一番后,便锁好门,到前面去找李飞燕。

    到了李飞燕宿舍时,李飞燕也已醒来正等着他。见到他过来,两人便一起跟着出校门,到前面校门口旁的饭店去吃早饭。

    到了饭店时,就见黄容也已经在里面了,见到两人后,黄容立即笑着跟两人打招呼。两人打了饭菜后,也跟着过去与她坐一起。

    坐下后,李飞燕向黄容道:“我就知道吃早饭会遇见你,正要找你呢?”

    “找我?”黄容闻言,不禁略有些紧张地看着李飞燕,再又看了眼林旭,问道:“什么事?我没弄乱或弄丢你房里什么东西吧?”

    “不是这事,你收拾的挺好的。”李飞燕摇头笑道,“我是要跟你说件林旭的事。”说着话,她从口袋里掏出张报纸。

    林旭一见,便不禁有些摇头地哭笑不得,她竟然一大早地就来找黄容说这件事,也不知他上个报纸,她到底有什么好兴奋的,还非要找认识的人四处宣传。林旭家里人,除了妹妹林彤外,林旭要瞒着他们他去滨城的事,不能讲,她就只好找黄容讲。

    “林旭他去滨城的时候上报纸了,你看。”李飞燕展开报纸,向黄容指着报纸上林旭搂着那名女骑警纵马飞奔的照片说道。

    “咦,真的啊!”黄容凑过去一看,不禁立即惊讶道。抬头看向林旭,笑道:“你小子行啊,还跑到滨城出名去了。”说罢,又拉过报纸道:“我看看写的什么。”接着边吃边看。

    林旭无奈地看着李飞燕与黄容两人,只是低头吃饭。

    不多大会儿,黄容看完后,不禁对报导里写的当时惊险场面又惊叹了番,然后向林旭竖起大姆指,学着报纸上写的称呼他道:“林大侠,好样儿的,全靠你出手,才救下了那个良家妇女。”

    黄容这话虽是在夸他,但林旭听的却是很不对味。不过他也没多什么,只是白了她一眼,又继续低头吃饭。

    黄容瞧着他的样子笑了下,问:“你当时抱着那女骑警,是不是感觉挺美的?”

    林旭闻言,忍不住看了李飞燕一眼,记得李飞燕当时也有这么问他,不禁道:“你们怎么都当心这问题?当时的重点是抓贼,我哪儿顾得感觉别的。”

    “那这女骑警漂不漂亮?”黄容又问。

    林旭忍不住又看了李飞燕一眼,竟然又是一样的问题,怎么女人的关心点都在这儿,不禁有些没好气道:“不知道,我当时就只看了个后脑勺。”

    “哦!”黄容略带失望地点下头,又低头看向报纸道:“从照片上看,我觉着还不错,就是照的不太清楚。不过听说女骑警入选都有标准的,个个都很漂亮,这个应该也不例外。”

    “是挺漂亮的,我有这个女骑警的正面照片,待会儿吃完我带你去看。”李飞燕也加入了讨论。

    林旭闻言,则是不由惊讶地看向李飞燕道:“你哪儿弄来的这女骑警照片?”

    “网上啊!”李飞燕笑道:“网上关于女骑警的报导挺不少的,而且滨城一些网络论坛上也有不少专门有人拍的女骑警照片,全找出来对比下,就能找到了。”

    说着话,她又指向报纸上的那张照片,道:“不仅这个女骑警的正面照,这张原版的照片我也找到了,清晰度很高,我打算洗一张裱起来,这张照片的角度拍的非常好,多帅。”

    李飞燕不止会正常网络搜索,还是个烟客高手,找几张照片对她来说,实在是轻而易举,大材小用了。

    之前在滨城时,连曹一飞那帮摩托车抢匪小混混都弄到报纸上那张照片的清晰原版照,更别说李飞燕了。就算网上没有,只是报社里有存档,她也有办法破解侵入报社的电脑与内部网格。

    “多洗一张,我也想要一张。”黄容凑热闹地道。

    “行。”李飞燕答应道。

    “对了,这报纸我能不能先借走,等会儿吃完饭,我打算拿回去给我爸看看,让他也知道,他教出了一个多棒的学生,跟着一起自豪自豪。”黄容又道。

    “没问题。”李飞燕自然也是答应,她正愁不能说给更多人知道呢,现在又多了黄宗文一个。

    林旭则是不禁摇摇头,真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凑热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