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货物抵达 半个月后
    吃完早饭后,林旭接着回去,又是开始轮番练习各种武艺。

    接下来几日,他又回到了之前专心练武,如同闭关似的状态,每天一大半的时间,基本都是花在了练武上。

    晚上修炼内功,白天练习拳脚。现在则加上了剑法,那套《清风剑法》练熟后,他接着又开始学习起了刀法。仍是先练他自己那套相对简单的《乙组刀术图解》,学会练熟后,便开始学习黄宗文给他的那本《明月刀法》。

    同《清风剑法》一样,这本《明月刀法》他仍是先抄录了一遍。虽然他答应的黄宗文条件中是不得另行抄录,留存副本,但这是为了学习而抄录,不会外传,学完后他自己就会先把抄的副本毁去,所以对这条倒也不必非严格遵守。

    抄个副本,一是原本是古籍,很有年头了,他怕在学习时不断翻看过程中会不小心有所损伤,抄个副本就不用担心这问题;

    二是那古籍的竖排版、繁体字、没标点符号等,他作为现代人全都看的很不习惯,抄一遍的同时,也是把这些全部转换过来,学习时会更加方便;

    三则是抄一遍的同时也能加强记忆,所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抄书,是个很好的学习方法。

    没有了外界的纷扰,林旭又恢复到了规律性的生活。每天吃饭、睡觉、练功、休息……

    这几日中,关落雪与她姐姐也都没来学校寻过林旭。与关落雪的关系,两人虽没明说,但也等于是分手了。因为有她姐姐关落雨的原因,两人基本上已是完全不可能了。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没有了关落雪这个原先女朋友的牵扯,林旭也不必再遮掩对卫青衣的喜欢,装不懂她的暗示。两人基本上每天都会打一通电话联络,关系进展很快。只是终究相隔两地,没能再见到,所以关系也一直没挑明。但他们心里都清楚,电话那边,都是双方想要的。

    如此一周后,这日李飞燕收到了他们燕子门所经营的那家物流公司呼叫信息,得知他们从滨城托运的那些东西已经送达汾县县城,有一辆货车路过,会在县城停留一个小时,让李飞燕前去接收。

    李飞燕收到信息后,便叫上了林旭,两人一起开车去县城接货。

    抵达县城后,两人在对方所说的指定地点,县城外围的一座大桥桥头处见到了车牌号所指的大货车。

    那是一辆集装箱货车,车上没有任何明显的标识,也没有印刷任何字体。

    李飞燕在滨城那晚给林旭说起他们燕子门的这家物流公司时,还搞得挺神秘,故意没说名字。但现在林旭已知道了名字,这家物流公司有一个很寻常普通的名字,阳光物流。

    但这辆货车上,却没有任何带有“阳光”的字样。押车的两名工作人员,身上也只是寻常的衣服,没有统一的制服,身上也没有任何带有“阳光”的字样。就连这两个人,也长得很普通,没有任何特点。

    两人下车后,李飞燕当先过去说明了自己是接货人的身份。那两名工作人员经过确认无误后,便打开车箱门,从车上搬下来一个约有单缸洗衣机大小的木箱。

    在李飞燕确认了这确实是她所托运的货物后,那两名阳光物流的工作人员也就开车离开,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多余的话。

    “我们托运的东西好像没这么大吧?”林旭看着这木箱的大小,却是不由道。

    李飞燕道:“里面加了些防震的填充泡沫。”

    “哦!”林旭点了下头,又问:“不打开确定一下?”

    “不用。”李飞燕摇摇头,不过顿了下,又看着他笑道:“不过你要是不确定,可以拆开看一下。”

    林旭点头道:“那就拆吧,这么大,车里也不好放。”

    说罢话,抓住木箱上面钉死的一个木板,徒手一拉,就直接硬拽了开。接着“咔咔”几下,把外面木箱拆掉,但见里面还有一层瓦棱纸箱。撕开纸箱,扒开填充泡沫,里面才是他们托运的东西。

    林旭一眼就看到他所买的那个熟悉的旅行背包,见到后不禁松了口气,这才确认没错。

    接着完全打开,但见里面还有两个小的扁长纸箱,这两个纸箱也是一大一小。大的那个打开,但见里面装的是他们所缴获的那把血滴子。小的那个里面,则是装的林旭也是缴获来的那两把甩棍。

    分别打开看后,林旭又把这两个装兵器的纸箱扣好,然后把这两个纸箱与背包一起拿上车去,就直接放到后排座位。至于那些拆开的木板、纸箱以及里面的填充泡沫,自然就是随手弃在路边没用了,估计收破烂的可能会捡走。

    装好后,两人开车回返学校。然后等晚上,两人又回了趟村,趁夜把那些东西都转移到小庙后面的千手观音殿下的那个密室内收好。

    为免这密室有可能被人像上次黄容那般意外发现,林旭把这些东西也都是挖坑压到了那石床底下。那石床约摸差不多有千斤左右,却不是一般人能随手搬挪动的。

    至于那些现金中,他坚持要给李飞燕的一百万,李飞燕也没另外取,让他一起压底下保存了。

    转移好东西后,两人自然还是回学校。

    回到学校后,林旭又是如常练武。

    如此再过一周后,便是他离开省城的半个月了,这一日,关落雨也准时前来学校找他,希望他同去省城帮忙处理杜宾的那件事。

    这是林旭之前就答应的,自然也不推拒。何况跟这杜宾的账,他自己也还有得要算,还准备送其见阎王爷呢,自然不会不理。

    不过原本说的,是要么林旭跟关落雨两人一起去,要么就只林旭独自一个人去,关落雨也不出面了。但现在关落雨来找他,却说还是三个人一起去,关落雪也一起。

    “为什么小雪也跟着一起,这种事何必带上她?”林旭不满地问。

    关落雨道:“因为我还是决定要让小雪在省城上学,我也要继续在省城上班。只要杜宾这事解决,我不认为会再有什么威胁,他有把柄在我手上,不敢乱来。另外,这事小雪也答应了。”

    “你还是死不悔改!”林旭忍不住道。

    关落雨道:“因为我根本就没改变过主意,那天我说会再仔细想想,不过是为了缓一缓你们。现在你跟小雪没任何关系了,更没理由替她决定。她的事,还是我作主。”

    林旭不禁怒瞪着她,如果她不是小雪的姐姐,他真是忍不住想抽她一巴掌。虽然他跟小雪现在不是恋人关系了,但他还是会在意她的安危,会为她考虑。反而关落雨这个姐姐,却从不站在妹妹的立场上去考虑,只会一味的以自己的意志强来,也不知道小雪这次是为什么就答应了。

    瞪了片刻后,他深吸一口气,道:“如果小雪将来出了任何事,那都是你的责任。”

    “放心,她是我妹妹,我当然会负责。”关落雨忍不住松了口气,刚才在林旭的怒瞪下,她感觉到一股如有实质的压迫感,压得她似乎要喘不过气,让她感觉到了种可怕,她咬牙强撑着才没低头躲避。

    “希望你说到做到。”林旭郑重道了句,问道:“明天几点走。”

    关落雨道:“上午十点二十的火车,我们得提前到,九点就要从村里走。”

    林旭点了下头,道:“好,明天我去接你们。”说罢,抬手指向自己这排宿舍区的月亮门处,道:“不送。”

    关落雨见状也没多说,转身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