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赴会 伏兵
    下午三点三十二分,火车抵达了省城火车站。

    因为关落雨原本租的房子暂不能住,所以出了火车站后,三人仍是先找宾馆投宿。这回也没选别的,仍是选了上次那家。

    入住后休息了一会儿后,关落雨过来找林旭商量,“我打算下午五点就约杜宾见面交钱,地点就选在我们原来小区对面的那个公园,那里平常人挺多的,你觉着怎么样?”

    林旭道:“随你,我无所谓,哪儿都行。”

    关落雨见他无所谓的样子,不由气道:“你能不能认真点儿对待,这事很重要。杜宾一定不会心甘情愿掏钱,到时候肯定会打什么歪主意,玩点儿花样。”

    林旭很自信地道:“不管他玩儿什么花样,打不过我,都没用。”

    “那万一他弄到枪呢?”关落雨道,“我知道他有个警察朋友,而且还是个什么小头头,平常关系挺好的。他要是托这朋友弄把枪,你再厉害,还能挡得住枪子儿吗?”

    林旭道:“枪子儿要打到人才管用,打不着人,也就是块儿废铁。在我面前,他不会有开枪的机会。”

    “看把你能耐的,你咋不上天!”关落雨忍不住道。

    “我上过。”林旭道。坐飞机可也算上天,他还上了不止一次。

    关落雨闻言,简直无语了。顿了下,她道:“反正这二十万有一半是小雪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真肯分一半给小雪?”林旭可不信她有这么公正无私。

    “当然。”关落雨道:“等她长大了我就给她,现在我先替她存起来保管。”

    “说白了还不是不给。”林旭撇嘴道。

    “那二十万到手后,我分两万给你,就请你认真点行不行?”关落雨道。

    林旭闻言,不由冷笑,“抱歉,我没兴趣。”

    关落雨一咬牙,道:“那三万。”

    林旭道:“你全给我,我也没兴趣。我说了,这事我是为了小雪才出面的,可不是为了你。怎么做,我自己有分寸,不用你教我。”说罢,抬手指向门口,“好了,请吧,我要休息了。等出发的时候,再过来叫我。”

    关落雨哼了一声,道:“你有分寸最好,千万别搞砸了!”说罢,转身开门离去。

    林旭忍不住在背后摇了摇头,对她的人品再降低了一个层次。

    躺靠在床上,他又拿起自己那本小说接着看了起来。渐渐看进去入迷后,也不觉时间流逝。只觉过了没多久,房门又再次敲响。听到声音抬腕看了下时间,但见已是下午四点半了。

    夹上书签合上书,起身过去打开房门,但见外面正是关落雨。见到他,道:“走吧,时间到了,我们赶过去,也就差不多五点。”

    “那走吧!”林旭换好鞋,拿好钥匙、钱包等出门,然后返身把门锁好。

    关落雨接着转身走到隔壁房间,打开房门向里面的妹妹道:“我跟林旭去见杜宾拿钱,你把门锁好,不是我们回来,谁都别开。”

    “嗯!”关落雨应了一声,看向林旭,道:“你们当心点儿!”

    说罢后,她起身过来,然后等林旭与关落雨离开后,她把门关上反锁住。关落雨这次把她一起跟着再带来省城也就算了,这件带有危险性的事,自然不会再带着她。

    林旭与关落雨下楼出了宾馆后,直接拦了辆出租车到关落雨原来住的龙湖景苑小区。小区对面就是那座公园,这边也可以直接进去。

    到了龙湖景苑门口下车后,一下车不久,林旭立即就隐隐感到了某处有种窥探感,好像被人盯上了。不过一时间,他却也没法准确察觉判断出这窥探感传来的具体方位,只是有种被人盯上了的感觉。

    与关落雨一起走进对面公园后,这被窥探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而且似乎已不止一处,多了好几处。

    林旭当下不动声色,暗暗以眼角余光留意,已是发现了周边近处好几个盯梢者。不过他察觉到后,一时也没立即有所行动,眼下正主都还没见到,这些眼线也就暂不考虑。不然先动眼钱,很可能会打草惊蛇,把正主吓跑了。

    他察觉到这些盯梢的后,也并没立即说给关落雨知道,因为给她说了,也不会有什么帮助,多说无益,她多半儿只会惊慌。

    这座公园周围,除了龙湖景苑外,还有好几个居民住宅小区,再加上公园风景也优美,因此确实如关落雨所说,平常时候,这里也有不少人。尤其现在正是夏季,也有更多人选择来公园纳凉。

    这里绿柳成荫,湖水清凉,还有鸟语花香,诸多景点,要热闹人也不少,可比在家里吹空调惬意多了,也更加健康。

    关落雨所选的位置,是湖边深处一角,一片绿柳成荫下,放着的几张石桌与石墩。这里因在湖边深处,所以较为偏僻一些,而且就几个石头墩子,没什么多余景色,平常也少有人来。但周围不远的地方,就可以见来来往往的游人,关键时候呼喊一声,也可以找人帮忙。

    关落雨因为以前就住对面小区,平常也经常有到这公园游玩,所以对这里很熟悉。除了她一个人,或跟朋友外,有时杜宾也会陪她一起来逛逛。不过现在想想杜宾以前假装的温柔嘴脸,她却只觉恶心。

    两人到了这湖边一角的时候,就见那杜宾已经是提前先到了,正坐在一个石墩上,而他面前的石桌上放置着一个烟色手提皮箱,应该是装的钱。他那天被林旭踩断的右手胳膊上还打着石膏,吊在颈间,看起来还没完好。也是,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这属于更严重的骨折,可不是短短半个月就能好利索的。

    但见柳树下的那几张石桌处,这时就只有杜宾一个人坐着,他看起来似乎也就是一个人来的。但林旭清楚,他周边其实还暗中伏了很多人,只是没公然露面站在他身边。

    只是,林旭能察觉注意到的,对关落雨来说,却是发现不了了。那些周边埋伏的人,还是很有些专业素养,露面的都是假装成各色行人游客,没露面的,也都藏得很好。

    所以眼见明面上杜宾只有一个人来,关落雨不由惊讶道:“他就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