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回马枪 别把我当冤大头
    

    走下候车厅前的台阶,林旭不禁又回头望了眼候车厅,然后长舒口气,再又转身,继续往车站外走去。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选择不再继续跟着姐妹俩离开,倒并不是回去有什么重要的事,而是留下来有事。那个杜宾,他打算趁着这次单独留下来,便顺手解决了,这也是他之前计划过的。

    何况既已分手,他也不能总是跟着关落雪,该告别时,需要告别了。而且这本来也是关落雪的意愿与选择,她选择了先离开他。既已如此,他尊重她的选择。再且,他算这次跟着她们去了西京,也早晚还是要回来的,终究有一别。

    现在这一别后,他的这段初恋也终于是告一段落,算是结束了。而最终临别一吻,也是个很美好的回忆,多少弥补了些他们这段无疾而终的青涩恋情的遗憾。

    走出火车站后,林旭已开始收拾起了心情,暂压下心的离愁、眷恋与思绪,思考起接下来的行动。

    想罢,他先转身到火车站旁边的一家商店买了份省城晋阳的地图,然后招手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让司机开车去龙湖景苑小区。

    他这时候去龙湖景苑,是打算在杜宾为关落雨所租的那座房子里对凑几天,临时落个脚。

    这所房子,他猜杜宾后来一定回去过。但回去后,肯定是人和录相带都没找见。在这之后,杜宾怎么处理了这所房子,他并不清楚。是转手给他人;还是弃之不用,任空置着等房租到期;又或是,杜宾本着不浪费,选择自己去住。

    无论哪个,他都有去一趟的理由。转手给他人,他猜这短短半个月内,不一定转得出去。所以很可能还暂时空置,而如果是弃之不用地任房子空置,那则正好。没人住,可以让他临时落个脚,也省得花钱找宾馆了。

    他到底还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一向节省惯了,虽然现在有钱了,但能不花钱却还是不愿随便乱花。另外,选择回去那里,也是本着些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那里是关落雨原来的住所,而对面的那个公园,是他们下午刚与杜宾会过面的地方。两者距离很近,也都是曾经很危险的地方。但现在来说,却是最安全的。杜宾与他的那个警察朋友吴海林,应该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他会又再回去。再则,他这不是住宾馆。所以算杜宾与吴海林把全城大大小小的酒店宾馆全都搜查个遍,也不可能找到他。

    他并不是怕这两个人,但吴海林如果是以警察身份以及他在警队的职位发动底人手来搜查的话,他却也不想跟警察正面冲突。

    而如果是最后一个可能,杜宾选择了自己住那里,那则是再好不过,他直接去了能堵到杜宾,都不用费心思再去找了。省时省心又省力,直接去了解决掉。不过这个可能性,他觉着应该不大。

    三个可能,他觉着第一个转手给他人的可能性最大,毕竟多少还能弥补点损失。但算杜宾这半个月内,已经很快把房子转手给了他人,那他到了后发现,顶多再做别的打算是,倒也不耽误什么。可如果还没转出去,或是后两个可能,那正好方便了他。所以他觉着去一趟,还是很划得来,并不是白跑。

    当然,以只是他所想到的杜宾可能对那所房子的三种处理方式。很可能这三种杜宾都不选,还另有别的处理方式。但不管什么方式,等他去了看情况而定是,反正不会白跑一趟。

    一边乘坐着出租车前往,林旭一边在后座展开地图查看。当在地图找到市政府住宅小区时,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找出支笔,将其圈住,然后又查看从龙湖景苑到市政府住宅小区的路线。

    他找市政府住宅小区,是因为这里正是杜宾的家庭地址。因为杜宾目前还没结婚,又是在同一个城市,所以平常还是基本与父母住在一起。他在外面当然也另有住所,单位也有分配的宿舍,而他也是时常不怎么着家,但还是时不时地会回去住几晚。在这方面,他父母对他也有些较严格的管束。

    毕竟他们家庭情况不同,他父亲是晋阳市教育局的局长,他母亲目前是一所公立小学的校长,也算属于政府体系,而他本身也是被其父亲安排在了教育部门工作。所以即便他在外面玩儿,也是要注意些影响。这也是他平常总是装出一副质彬彬,在外面维持良好形象的原因。玩儿女人也总是以交女朋友,正式交往为借口,等玩腻了分手换一个,不会随便乱玩儿、经常出入夜总会等场所。关落雨也正是被他伪装的外表所欺骗,可以说这家伙实实在在是个伪君子。

    林旭会知道杜宾的家庭地址,是因为之前关落雨为了给杜宾家里寄录相带,填快递单时,他在旁边瞧见的。在此之前,本来他还打算找个什么借口向关落雨探问下杜宾家里住址的,但没想打关落雨打算给杜宾父母寄盘录相带,他在旁边瞥了眼瞧到,倒也正好省了问。

    关落雨虽然没被杜宾真正带回过家,但毕竟也交往了几个月,对他的一些基本情况,家庭住址、工作单位等,还是都了解的。即便杜宾没正面说,她也能从侧面打听、了解与发现到。除了被看似美好的恋情冲昏了头,被杜宾这个伪装的“白马王子”所骗到,关落雨平日里还是很有心机的。一些杜宾平日故意隐瞒,以为她不知道的,她其实已经知道,只是之前为了维持恋情,有些她没当面说出来而已。

    “司机师傅,你走错路了吧?从这边走绕远了,应该走之前那条解放路。”

    看完地图,林旭瞧了眼车窗外,发现不对,向司机说道。说话的同时,他眼神有些泛冷地盯着前面的司机,怀疑这司机有可能是故意绕远路宰客,以为他刚出火车站,没去过,不知道路。他现在虽然是有钱了,却也不会纵容这种宰客行为,被人当冤大头。

    林旭猜得没错,这司机确实是见他一个刚出火车站,背着行李的少年,又不是本地口音,手里还拿着地图,料他没来过,所以故意绕远路宰他。而且想着算他发现了,一个半大孩子也好欺负。

    但没想到眼见林旭这时发现,这司机本还要强辨几句说林旭不识路,硬说自己没走错,但在后视镜里与林旭有些冰冷的眼神一对,却是不禁心头一颤,没来由地有些生畏,立即改口道:“啊,是绕远了些,不过现在是下班高峰期,解放路是主路,经常会堵车,所以我才稍微绕远点儿,也是方便你尽快到,大不了待会儿给你车费优惠些。”

    林旭闻言,又盯了这司机一眼,道:“别绕太远了,最好半个小时内到。”

    司机的那借口倒也算说得过去,他们这边大部分工作单位的正常下班时间是早八点到晚六点。这时刚过七点不久,确实是属于下班回家的高峰期。而且见这司机知错,他也警告一句,倒也不愿为此太过计较地大动干戈。

    “欸,放心,一定赶到。”司机闻言,有些松了口气地连忙答应。

    接下来,过了这条路后,他果然又再开车绕回通往龙湖景苑最近的路,没再耍什么花样儿。并且把车速也提了起来,赶在答应了林旭后的半个小时内,抵达了龙湖景苑。收车费时,他也把零头全部抹去,确实给林旭优惠少收了些。

    送了林旭下车后,这司机又不禁再长出一口气,抹了把额头的汗。感觉自从这个少年之前注意到不对发话后,他坐在前面倍感压力,仿佛有种无形的压迫感似的。

    目送林旭走进龙湖景苑的大门,他暗道了声古怪,连忙开车离去。


    ://..///36/365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