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不敌败退 出手相救
    眼见光头大汉棍法厉害,岳纤云自觉不是对手,这时也有了脱身退却之意。

    她戴上面具扮演超级英雄,是属于玩票的性质,最初更是完全出于好玩儿才做这件事的,并不是真的喜欢行侠仗义,打击罪恶,也没有打算把这当成一份儿终生事业来做。所以这时虽然并没能救下那名被光头大汉追捕要砍手的人,但现在她自身都快难保了,却也没有非救下不可的想法。这种状况,她当然还是选择自保为上。

    只是她现在想走,光头大汉却是不肯放过她,棍法严密,将她紧紧缠住,让她一时想脱身也是不容易。

    情急之下,她娇叱一声,忽然招式一变,反守为攻,使出了形意拳器械中的一套连环快剑。

    这套剑法是按五行连环拳的路数结合剑法特点所改编,招式虽然不多,但却胜在短小精悍,出招连环迅速,适合抢攻。常能以一轮快攻,打乱敌人招数而见效。

    不过她这时使出,却不在于破敌建攻,而是想要以这门快剑反攻一轮,让光头大汉忙于招架,她好能趁机脱身而走。因急于脱身,她这时变招抢攻,都有些不顾自身防守了,完全以攻代守,使出了两败俱伤的打法。拼着就算挨上一根,也要尽快脱身。

    而要是能够两败俱伤,以伤换伤的话,却是她占便宜。毕竟她的兵器是开刃的两把蝴蝶刀,而光头大汉的兵器则只是根木质长棍。

    她就算挨上一下也见不了血,再加上身上这套月蝴蝶服装又是用能防弹的特殊材料所做,有这一层防护,伤害也能更减轻些。而光头大汉身上就只是寻常布质衣服,夏季天热,又穿的薄,上衣还是个t恤,两条手臂都光着,自是谈不上有什么防护力。挨上她一刀,那就立即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地见血不可。位置对了,直接就能捅他个重伤,甚至要命。

    也正因如此,眼见她忽然变招使出了拼着受伤的两败俱伤打法,光头大汉张学军却是不愿与她以伤换伤。他自觉这时已是胜券在握,只要再有三十招左右,应该就能取胜,就算不能,再多拖久一点,拼消耗他也能耗过对方,所以实在犯不上在有十足取胜把握下行此险招,与她两败俱伤。而且兵刃上的差别,以伤换伤也确实是他吃亏。

    因此他这时一见对方忽然招式一变,使出了两败俱伤的打法,要与他以伤换伤,立即就转攻为守,暂让其势,不想拼个两败俱伤。

    岳纤云所使的这套连环剑法原本是单手剑的招式,但宋永华教她时,因她的武器是两柄蝴蝶短剑,却也是因材施教,特地把招式做了相应的改变,变化成更适合以双手短剑施展。

    这套剑法原本就是连环快攻的招式,改为了双手短剑施展后,却是在速度上更增一筹。毕竟双手连环出击的频率,比起单手连击,是要快上不少的。

    这就像《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跟周伯通学会左右互搏之术后,能够两只手分别使不同的招式,左手使全真剑法,右手使玉女剑法,一个人就把需两人合使的玉女素心剑法用了出来。

    不过小龙女一人所使的玉女素心剑法,比起两人合使的,威力上还是差了一些。毕竟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比不过两人,而且许多招式还需要身法、脚步等方面的配合,一个人也终究不能当成两个人用,一些两人招式配合的变化,一个人就没法用出来。

    但她一人所使,两套剑法为同一人运用,配合上却是更加默契,使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毕竟再怎么样,两个人的思想也无法同步为一个人。因此她这两套剑法配合更加无间,再加上双手不断连环出剑击刺,使得单一时间内的出剑频率大为提升,剑速更快,让她一人所使的玉女素心剑法迅疾无伦。这就应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道理,让她在学会单人独使玉女素心剑法初一亮相时,便仗着极快的剑速与精妙剑法连败金轮法王等几大高手。

    岳纤云当然没有小龙女的功力,她也不会什么左右互搏之术,做不到两只手分别使不同的武功,更不会玉女素心剑法。但即便如此,她双手连环击刺,在出剑频率与速度上还是要比单手运剑快了不少,再加上她又是使的短剑,更加短小精干,回剑与出剑的速度也能比长剑更快一些。

    两方面相加,这套被宋永华改为双手短剑剑法的连环快剑,在剑速上就比原版的更快,也更合了连环之意。而双手使剑,在招式的复杂与变化性上也能更多一些。所以这套改版的连环快剑,却是比原版的威力还更强一些。

    不过双手使剑,需要更多一只手配合与用力,再加上更高的速度与增多的变化,这也就使得这套改版剑法在体力与力量的消耗上比原版也更增加了许多,几乎高出一倍还多。

    而岳纤云也正是因此,所以才没在一开始就使这套改版后在她所会剑法中威力更大的剑法。因为消耗过大,她怕一轮快攻拿不下对方后,自己就因为自身的消耗而无力反击了。

    以她目前的功力,还并不足于支撑高强度的长时间打斗。比武拼斗不比运动,消耗的体力更大。有时候只短短几分钟,就像长跑了一个马拉松那般累。而且打斗时精神也是高度集中,还会造成精神上的一些压力。再加上外力境的武者,出手都会对自己的体内脏腑器官造成一些负担与伤害,这也是他们无法坚持长时间打斗的原因。

    对于外力境明劲层次的武者来说,能高强度的全力打十分钟,那就算不错了;能坚持半小时的,那算了不得了。要是打上一小时,那即便能勉强坚持下来,自己也要累个半死外加用力过度受到内伤。

    即便岳纤云学的是内家拳,能够内养脏腑,强壮体内器官,在这方面也无法完全勉除。更何况她功夫还练的不到家,对体内脏器的保护也就更弱了些。

    体力上的高强度消耗,这也是让岳纤云萌生退意,想要尽快脱身退走的一个原因。不然再打下去,即便她还能尽防得住那光头大汉的棍法,自己也会先跟不住消耗地无力坚持,那时不败也得败了。

    “咣咣砰砰……”

    岳纤云双手的蝴蝶刀不断迅速撞击在光头大汉张学军的长棍上,发出一连串的密集兵刃碰撞声响。张学军在她这一轮不惜两败俱伤的快剑猛攻下,也是不由被迫得连退几步,暂让其势。

    一连数招快剑逼退张学军后,岳纤云也是见好即收,立即抽身而退,倒跃向身后大楼。

    倒跃之际,尚身在空中时,她迅速将手中的两柄蝴蝶刀“唰唰”折叠收起,然后在插入两边的皮鞘后,顺势自两边的镖囊中摸出三把蝴蝶飞镖。

    右手摸出的两把,是普通的蝴蝶飞镖,她摸出后直接向着张学军飞掷而出,也是不求打中破敌,只求能让张学军为闪躲或格挡飞镖而暂缓追击。

    而她左手摸出的,则是一只带着绳索的蝴蝶镖,这时在甩手射出右手的那两只蝴蝶镖后,立即左手上扬一甩,手中飞镖带着绳索射出,“哆”地一声扎到了身后大楼三层高位置的墙壁上。借着扎住之力,她一趁手中绳索,便要飞身往上而起。

    “想走,没那么容易!”

    眼见岳纤云几招连环快剑逼开他后,就立即脱身而走,张学军不由怒喝一声。话音一落,他双脚用力一蹬地面,身子高高跃起,然后半空中一个折腰前空翻,在躲过射来的那两只蝴蝶镖的同时,已是追上了跃起的岳纤云。然后居高临下,双手持棍尾,向岳纤云当头一棍劈头打下。

    岳纤云这时尚在空中,无处借力闪躲,见状一惊,只能连忙再次抽出右手的蝴蝶刀上举格挡。她这时也来不及折出刀刃,就只以刀身当作短棍地来用。但瞧着这一棍威势,她心想即便能挡下,怕也是又要被打落地面。更何况,还未必能挡下,忍不住心中直叫糟。

    就在此时,忽然“咻”地一声急速破空声响,在两边大楼一些亮灯的窗户透出来的灯光中,只见一个约摸指头弹大小的东西,反射着亮光地如出膛的子弹般,自楼顶上射来,向张学军胸口疾速打去。

    张学军这时也是尚在空中,无处借力闪躲,眼见又有一枚暗器疾速射来,不禁面色一变。慌乱中,只能连忙回棍护胸。

    好在回的及时,他方一收棍,便感觉棍身一震,同时“当”的一声响,那东西撞在了棍身上,被他及时挡住,没有打中。只是虽然挡住,他却觉这暗器上所带的力量及大。好像真附带着像枪里射出的子弹那般动能似的,这一碰撞之下,他忍不住感觉整个身子都是有些一震,然后一口气提不住,不由自住地落下地去。

    而不等落地,他已抬头往那暗器射出的方向望去,既要瞧清楚是什么人,也是防备那人再发暗器打他。

    抬头一瞧之下,他见楼顶上不知何时,也是站着一个戴着面具的烟衣人。而且这人的穿着打扮,跟那女人十分相似,也是学外国电影里的蝙蝠侠那般,一身紧身烟衣,身后还有个披风。只是那女人的胸口是个月白色的蝴蝶形标记,脸上戴的也是个蝴蝶形状的眼罩面具。

    而眼下楼上这人的胸口却是几个团龙纹包裹呈圆圈状排列的暗金色古篆字样,只是他当初初中没毕业就缀学在街上混了,文化水平实在有限,只知道那是古体字,可一时间却认不出是什么字。再加上距离又远,又是晚上,他也有些看不清,倒是那人所戴的烟色眼罩面具中央,额头位置处,有一个草体的暗金色“天”字。这字虽也笔走龙蛇地很潦草,但好在字形简单,他却是能认得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