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暂不相认 当头一脚
    见得忽然有人出手相救,岳纤云惊讶过后,便是不由一喜。然后趁着光头大汉被打落地面之际,连忙用力一拉手中绳索,身子借力高高飞起。

    旁边这座大楼总共也就四层高,她绳镖直接钉在了三楼的外墙处,这时用力一拉,身子直荡而起地便上了三楼,然后在三楼一户人家的窗台处借力一踩,便翻身上了四楼的楼顶。翻身上楼后,她顺势再一扯手中绳索,将钉在墙上的绳镖扯落收起,然后转身向站在旁边跟她类似打扮同样戴着面具的烟衣人道:“谢谢你帮我!”说罢稍顿,又打量着问:“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我叫天行者。”林旭暂时还不想跟岳纤云相认,故意加粗了嗓音说道。

    “天行者?”林旭戴着面具,又故意变化了声音,这套天行者服装他也是第一次穿出来在外人面前亮相,岳纤云自是认不出来。重复念了遍这名字,她微微一笑,道:“你好,我是月蝴蝶。”

    “嗯!”林旭点了下头,没多说什么。

    岳纤云正要再开口说话,忽然下面那光头大汉张学军挥棒指着上面大声道:“好啊,原来还有帮手!不过都是一路货色,全都是藏头露尾的无胆鼠辈,有本事的,再下来跟爷爷打过。”

    他见两人打扮类似,却是把两人当成了一伙儿的。不过事实上来说,两人虽是先来后到,不是一起跟着过来,但确实算是一伙儿的。

    “好,你接着!”林旭闻言,直接应道。

    他“好”字一出口,便已是轻身一跃而下。等到“你接着”三字话音还没落,便速度极快地一跃而至,落到了张学军头顶,直接伸脚一踏,往对方那大光头上踩落。

    他现在修为比几个月前更高,轻功也更高妙,已是能够直接从四楼的高度跃下而无碍。不像几月前在汾县县医院追赶李飞燕的那次,从四楼的高度,还得中间攀住二楼停顿做下缓冲,分两次跃下。

    张学军眼见对方竟是说来就来,话音都没落完,就直接跃落到了自己头顶,不由大吃一惊。

    他一没料到对方这么干脆直接,说打就打,还觉着自己刚才棍法厉害,已经打败了一个,说不定把两个都吓怕了,对方未必就敢下来应战,他刚才除了挑战,也是自己在那里抖威风;二则没料到,四层楼的高度,对方却是敢直接一跃而下,丝毫不做什么中途缓冲,完全没像刚才那女的下来时,是一层一层地自外面窗台处跳下来的;三也没料到,对方落下的速度这么快,话音都没落完,就已下来了。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再加上林旭速度又是极快,以至张学军吃惊之余,竟是根本来不及躲开。惊乱之下,只能慌忙横棍上举挡在自己头顶上。

    好在还挡的及时,把林旭往他头顶踩落的那一脚给挡了下来。只是林旭居高临下地从四楼一跃而下踩落,速度与力量何其大,再加上还有本身的重量以及自由落体的惯性加成。所以张学军虽是及时挡住,却并没能完全挡下。

    但闻“咯吱”到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挡住林旭这一脚的那部分棍棒迅速弯曲下沉,然后弯曲着直压到张学军头顶。

    而张学军则大吼着不住加力抵抗,双手上抬并尽力抻直着棍棒。但尽管拼尽全力,却仍是并不能阻挡,直感觉如泰山压顶也似。然后棍棒就带着一股大力迅速弯曲地压到他头顶,在他头顶上砸了一下。

    这一砸中,他只觉脑子里整个“嗡”地一声,立即头晕目眩,耳鸣不已,眼前都阵阵发烟,差点儿就要直接栽倒。但好在他还终究维持住了一丝清醒,拼尽了最后全力地一声大吼,用力将棍身拉直,将头项的林旭给弹了开去。也好在有这棍及时阻得一阻,不然要是被林旭直接踩中,怕是一颗脑袋就被踩成了烂西瓜,立即就碎了。

    林旭也没料到张学军手里的这根长棍竟然颇为坚实与强韧,在四楼高度的跃下这股加重大力下,竟然都没能把棍直接踩断。不过他其实本也没打算直接一招要了张学军的命,最后落下时,其实是有些轻身收了力,不然就凭这一下踩死张学军,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顺着棍身弹回地再次轻身跃起,林旭顺势一个后空翻翻落,然后在翻落至张学军胸口处时,一脚踢出,“砰”地一声,正中其胸口,直接将其踢飞出去,撞到了后面另一座大楼的墙壁上。

    张学军这时还自头晕目眩地眼前发烟着差点儿要晕倒,哪里来得及闪挡躲避,任何遮挡与闪避动作都来不及做地便被踢飞了出去。

    撞到后面大楼墙上后,他忍不住“哇”地一声,张口吐出口血。刚才那一脚的力量虽大半被他的长棍挡下,但那么大的力量他这般硬接,却哪里能尽数挡下。刚才除了棍棒被压得弯曲外,他浑身骨骼也直被压得作响,所以虽是挡住了直接踩落头顶的压命一脚,却也是已受了内伤。这时胸口再中一脚,直接便引发与加重伤势地吐了血。

    不止如此,他刚才用力过大,双手手臂的许多毛细血管也都爆裂了开来,这时两条手臂全都密布着如汗的细密血珠。除此外,肌肉也有些撕裂拉伤。这时被踢撞到墙上落下地后,只能拄着长棍半跪在地,半晌都直不起身来。

    “好!”

    楼顶上的岳纤云见到这位天行者跃落下去后,直接一招就打得光头大汉受伤吐血,忍不住为其拍手叫好,觉着替她出了口恶气。

    林旭抬手拔出右边腰带皮鞘里插着的一根甩棍,然后一按伪装的笔夹位置,接着“啪”地一下甩出,持棍指着张学军道:“还打吗?”

    他这甩根上伪装的笔夹,其实也并不是全然没用的伪装,这个笔夹同时也是个开关,只有把笔夹按下去后,甩根才能够甩出,否则是没法甩出的。加一个这开关,也是为防止在随身的运动过程中,有时哪个动作过大把棍身不小心甩震出来。

    这笔夹一按,直接就按进了棍身里面,也更方便持握。同时收棍时再按一下笔夹,就能够轻松收起,不用像他之前得到的那种甩棍需要重重磕震棍头才能收起。

    按住笔夹后,他甚至只需要往回轻轻拉震一下手臂,就能把甩出的棍身重新收起,然后再一松笔夹,笔夹回复原位,里面的机关就会重新把棍身紧紧卡扣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