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猜个正着 哪儿冒出的舅舅
    见岳纤云自己退开,林旭跟着放下手。然后听她说完后,点了下头,道:“你最近月蝴蝶做的很勤快啊,听说平阳最近的犯罪率因为你,都下降了两个百分点。现在来省城接机,也都不忘晚上趁机来个行侠仗义?”

    “原来你有一直关注我啊!”岳纤云闻言,不由欣喜地道。

    林旭闻言,却是摇头道:“我没有特别关注你,是前两天听郭静说起,月蝴蝶最近出没的很频繁,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人发现月蝴蝶的踪迹,还说已经有人把你封为平阳的守护者了。”

    他这说的是实话,确实是在郭静来找黄容后,有一次吃早饭时,他听郭静提起关于月蝴蝶的事的,并不是他有特别关注岳纤云。除了月蝴蝶最近出没很频繁,打击罪犯很勤快外,郭静还说起月蝴蝶现在的出手也比以前狠辣了许多。以前帮忙打击罪犯,基本是制伏为主,受伤的也多是轻伤,很少有重伤。但月蝴蝶现在的出手,却基本个个重伤,骨断筋折的,甚至不少罪犯都是身上见血。

    因为行事风格的陡然变化,网上甚至有人讨论说,现在的月蝴蝶可能已经不是原来的月蝴蝶,是换了一个人了。

    对于不知道月蝴蝶身份的人,确实可能会有这样的猜测。但林旭清楚月蝴蝶的身份是岳纤云,他知道岳纤云最近遭逢了大变,父亲被人杀害。所以对月蝴蝶最近行事风格的变化,他却是有些理解。在经历了这种痛失亲人的事情后,怕是任谁的心情都不会好。

    而心情不好,对于练武人来说,在出手时自然也就难免带了情绪,有些不知留手,甚至有可能会故意下重手,以发泄情绪。岳纤云最近化身月蝴蝶的这种变化,林旭猜测便是这种可能。连她化身月蝴蝶打击罪犯都变得比以前勤快起来,也是如此。与其说她是在行侠仗义,打击罪犯,不如说她是借着这机会与理由去专门打人的。

    现在见到岳纤云连来省城接机,都不忘晚上出来化身月蝴蝶,林旭觉着更是印证了他的这种猜测。她就是想找人打架,故意打人。平常没事,又是正常的岳纤云身份,自不好无故随便跟人打架与伤人,但化身月蝴蝶,戴上面具后,就没有了这个顾虑,甚至有了正当的理由。她打的全是坏人,是在打击罪犯,行侠仗义,这些人该打。

    “郭静!”岳纤云闻言,又不禁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刚才她还以为是林旭特别关注她的事才知道的,没想到却是听郭静说的。

    她那次到武乡中学找林旭时,就曾在校门口处遇见过郭静,知道郭静跟林旭“师父”黄宗文的女儿黄容是同学兼好友,经常会到黄容家作客,所以林旭能见到郭静,也是很寻常的事。

    “以后没宋永华跟着,你还是别随便出来当月蝴蝶了,尤其不要在这种陌生地方单独行动,容易出意外与危险。”林旭虽然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觉着岳纤云最近化身月蝴蝶行事的变化,还是与其父亲的死相关,就是故意出来找人打架伤人,以发泄情绪。但他也说不上这事究竟是好是坏,是对还是错,所以也无从相劝,甚至没有直接说出来,只是劝她以后行事小心些,还是让宋永华陪着一起行动更保险。这次要不是正好遇到了他,岳纤云可也是很危险。

    “嗯!”岳纤云闻言,看似乖巧地点了点头,没就此多说,接着又转回话题问道:“对了,你怎么也会在省城的?”又笑道:“还穿这么一身?不过挺酷的,从哪儿弄来的?你‘天行者’这个名号也是挺酷的,替天行道啊!”

    她却是认出了林旭胸口的那四个古篆字,认出“替天行道”四字后,也很容易就能推测到林旭“天行者”名号的由来了。

    “我先回答哪个?”见岳纤云一下问出了一串,林旭忍不住略有些苦笑地道。

    “当然是按顺序回答,先说你为什么也会在省城的?”岳纤云挥手笑道。说罢一顿,她忽然想起件事,又连忙接道:“等下,先别说,让我猜下。”

    林旭闻言,摊了下手,示意她请猜。

    岳纤云抬手托住下巴看着他,看了片刻后,带着神秘地问道:“你来省城,是不是为了你女朋友的事?”

    当初林旭第一次得知关落雪要被她姐姐带去省城读初三的事时,岳纤云就正在他身边。那时正是岳纤云父亲被杀的第二天,他当时为了安慰岳纤云,将岳纤云抱在怀里,岳纤云还在他怀里睡着了。后来关落雪呼他,他给关落雪回电话时,岳纤云刚好醒来叫他,还被关落雪给误会了。

    后来关落雪负气离去,林旭是从妹妹林彤那里才知道出了什么事。当时林旭与关落雪和林彤通电话时,岳纤云就一直在他身边,所以电话里的事,她却也是听个正着。

    岳纤云刚才就是忽然想起了这件事,这也是她唯一知道的林旭与省城有联系的事,所以自然就猜到了这里。想着林旭会来省城,肯定是跟他那个她一直没见过面的女朋友有关。

    本来在那之前,林旭一直说他有女朋友,她还怀疑林旭有可能是在骗她,其实根本没有。但直到那个电话后,她才确信,原来林旭没说假话,确实是有个女朋友。还是个在他口里,比她岳纤云更漂亮的女朋友。

    林旭听着岳纤云一猜就着的这个猜测,点了点头确认。

    虽然现在关落雪及她姐姐关落雨都已不在省城,现在已是坐上了正前往西京的火车,但他现在留下来,确实还是为了处理关于关落雪的事。解决杜宾,他也是为了关落雪。

    只是这个原本的女朋友,现在已成了前女友外加初恋女友。不过关于这一点,他倒也没必要跟岳纤云说了。而对于岳纤云能猜着,他也并不意外,上次电话里的那件事,他自然也是还记得,知道岳纤云清楚他女朋友小雪会被其姐姐带往省城的事。

    “哈,猜对了!”见到林旭点头,岳纤云欣喜一笑,随后又问:“你女朋友还真被她姐姐带来省城上学了吗?你没拦下?”

    林旭摇摇头,仍是没就此多说。

    岳纤云却并不打算放过,又接着道:“那你女朋友现在在省城吗,方不方便介绍给我认识下,我可还一直没见过你这个神秘的女朋友呢,特别好奇她到底长什么样儿,有多漂亮!”

    “不方便。”林旭直接摇头拒绝,却是也没说关落雪已不在省城。

    “哦!”岳纤云有些悻悻地失望叹口气,不过她本来倒也没多大指望,所以倒也没太怎么失望。

    叹过口气后,她便又转过话题笑问道:“你猜我这次来省城接机是接谁?”

    “这我怎么猜得着?”林旭闻言,不由直摇头。这可不像岳纤云刚才猜他来省城的目的,他对岳纤云到省城机场来接谁,是半点线索也没有,怎么可能凭空猜得着。

    岳纤云见状一笑,倒也不难为他,自己答道:“我来省城接我的一个舅舅。”

    “舅舅?”林旭闻言,不由惊讶,不明白她哪儿冒出来个舅舅。

    他记得上次岳纤云跟他说过,她家里没什么亲戚。她父亲那边是纯属没什么亲戚,她爸是家中独子,爷爷奶奶也死得早,她压根儿没见过,在她出生前就死了。而她妈妈那边,是为了当年嫁给她爸爸,跟家里闹僵,断绝了关系,所以她姥爷、姥姥,母亲那边的亲戚也是一个没见过。为此,她还哭诉自己是天煞孤星,父亲一死后,从此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没想到现在竟然冒出来个舅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