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精明老练 斩草除根吗?
    市政府小区的居民楼,每排楼房的间距都很大,全部在三十米开外,这么远的距离,林旭目前的轻功尚做不到直跃而过。所以,他也就没法从楼顶上连续跳跃前进,只能从地面上借着花草树木等遮掩物悄然潜入。

    好在这时已是深夜,大部分人家都已入睡,有的一整排居民楼都是灯光全无,烟暗一片,至于外面小区里,更是没几个人影。就算有,也是来去匆匆,没有在这个时候还散步瞎闲逛的。不巧碰上了,林旭也能轻易避开躲藏,不会让人发现。至于摄像头,也就小区大门口处装了一个,剩下的地方则是都没装。

    就这么一路悄然潜入,等赶到前面的东五排,倚在墙下的阴影处时,林旭暂时停下,往前面东六排三单元的401望去。这一望之下,他发现三单元401这时的窗户里却是还透着灯光,而且灯光很亮,看起来在这深夜时分,这家人还并没入睡。

    “不知道是不是关落雨寄的那盘录相带起了作用,他们一家子这时可能正在连夜商量对策。”眼见杜宾家的窗户里还亮着灯光没睡,林旭不由暗自猜测道。

    猜罢,他并未多停,见得两栋大楼中间的地带无人,便立即闪身而出。第一下起落后,他差不多就跃过了这中间地带快一半的距离,然后等第二下起落时,就已是到了东六排三单元下面。到得这里,他也并不稍停,跟着跃起后,直接跃向大楼上面。

    跃落到二层人家的阳台窗户处时,他伸手攀住了窗户外加装的钢筋防护栏,扣住后,他在此又借力一跃,便是到了四层唯一亮着灯光的401阳台窗外。

    这四层的窗户却是基本都没加防护栏,杜宾家也没例外,可能觉着太高,小偷爬不上来。但这点高度对林旭来说,却是轻而易举了。哪怕是再高十倍的大楼,他爬上去也是不在话下。

    没有防护栏,他跃落后,便直接在外面窄短的窗台处攀住,然后往旁边爬去,最后扣住大楼的一个砖缝,紧贴在了401外面阳台的窗户旁边墙壁上。

    杜宾家阳台的窗户,这时窗帘是拉上的。隔着窗帘,里外都看不见。但林旭还是担心自己的影子投到窗帘上,可能会被里面注意到,所以紧贴着悬挂在旁边墙壁上。另外也是窗户玻璃光滑,没有什么好着手的地方。而且窗户里透着灯光,他一身烟衣贴在窗户上,也会被映照得太明显,哪怕里面的人没注意到他,可万一楼下有人的话,抬头一瞧,就能立即注意到。所以他贴到旁边,不止是避窗户,也是在避灯光。在这窗户旁的阴影处,他一身烟衣,就很有保护色,不会被人轻易注意到。

    他耳力灵敏,刚跃升到四楼处时,就已听到了里面传来说话声。这时固定好自己,便侧耳凝神听去。

    “……你这就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没用的东西,整天就会给我惹事。”这一听,他听到里面传出一个中年人浑厚的声音说道。

    按关落雨所说,杜宾家是姐弟两个,上面还有个姐姐,但早已嫁人,另组建了家庭,不会常回家。所以平常在家的,也就杜宾父母与杜宾。眼下这个声音,并不是杜宾的。所以林旭推测,应该就是杜宾父亲的了。因为他们家平常就两个男的,除了杜宾,自然是他父亲。

    杜父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应该是在训斥杜宾。这段骂完,不等杜宾接话,又听里面接道:“这件事你就不要再胡乱插手了,听我的,破财免灾。二十万咱们家还出得起,也不至于伤筋动骨,就给了她。明天你就按她说的,先转十万给她。十万,你应该还是有的。另外的十万,我大后天找人带给你,然后你再转给她。这钱,咱们就一人一半儿,你也出点儿血,别只知道让我给你擦屁股。”

    “她要是收了钱,说话不算,以后还继续敲诈怎么办?”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问道。

    听声音,林旭猜测应该是杜宾的母亲。

    “是啊,爸,我也是有这种担心,所以才想让吴海林帮忙,好让她把录相带全都交出来。不然以后一直有把柄捏在她手里,岂不是任她敲诈?我真不是不愿出这钱,二十万,我一个人也拿得出来。爸,你也别说给我十万了。这事既然是我惹的,那这二十万我全都担下就是。也会按她纸条上说的,十天之内办好。可就是怕她二十万要完,又会再要二十万,五十万,没完没了。”这回说话的声音,自然是杜宾的,林旭立即听了出来。

    杜宾所说的纸条,是关落雨在寄录相带时,还随录相带附带了张纸条在内。也就是写明转账方法,时限,还有她的银行卡号码之类。

    “这事当然也不能给钱就算。”杜父又开口说道:“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却是要先给钱稳住她,免得她真把事情捅出去,把录相带寄到警局。那到时候,什么事也都晚了。”

    “这样,她收了钱,总是要取出来用的。我会找人盯住这笔钱的去向,她什么时候取,在哪儿取的,这都可以查出来。现在还有她的银行帐号,这就更方便了。查到她在哪儿取的,就可以知道她现在人在哪儿。知道人在哪儿,就能有办法找到。另外,你到她学校把她资料调出来,查清楚他籍贯、家庭住址这些具体信息。必要的时候,可以找到她父母谈。”

    说到这里,他又忍不住向杜宾道:“你也是真够笨的,没问过她家在哪儿,还不会查吗?这么简单都想不到。她学校就在你手底下管着呢,资料还不是随便你查。”

    林旭在窗外听到这话,也是不由心下一惊,暗道了声险。他当初建议关落雨回家暂避时,却是也当真没有想到这点。只觉着关落雨没告诉过杜宾关村具体在哪儿,杜宾就应该不会知晓,知道不了。却是忘了,无论是关落雨原本上学时的师范学院,还是她之后当老师工作的那所学校,都有她详细的身份资料。而杜宾父亲正是晋阳市的教育局长,杜宾也是在教育部门工作,调取查阅关落雨的这些档案资料,也都是十分方便。

    这个杜宾父亲倒真不愧是能做到教育部长位置的人,当真是为人精明,老谋深算。他给钱后的那番计划,也是十分合理有效。真按他的查,确实能查到关落雨在哪儿。

    幸亏之前杜宾还把这事一直瞒着家里,也幸亏关落雨之前没立即就把事捅到杜宾家里。不然要是杜宾父亲早知道了这事,亲自处理,说不定已是直接找到了关村去。到那时,以关家姐妹俩的父母威胁,关落雨也就同样陷入被动,不得不听对方的。

    当然了,也幸亏杜宾这猪脑子之前没有想到直接去查关落雨的资料档案。可能也是他觉着找了吴海林帮忙,已经计划好,没必要再弄那么麻烦地折腾一趟跑村里去。

    再说,就算事情真发展到那一步,林旭自也是不会袖手旁观,还是会出手帮关家姐妹俩的,不会真任杜宾父亲拿他们的父母威胁。

    但也不得不说,相比起杜宾,他父亲可也难缠了不止一个级数,倒真不愧是“姜还是老的辣”。以致林旭这时听得这番话,心里都忍不住闪过是否也要把他爸也一并除掉的念头,好以除后患,免得事后这人查来去的弄的麻烦,有些手尾。

    不过再又一想后,他又打消了这念头。一来他不想太伤及无辜,毕竟这事他父亲并没直接参与,就算“子不教,父之过”,也罪不当死。当然了,如果杜宾这父亲也像郑文辉父亲那般,受不了儿子死了的打击,跟着死了的话,那也跟他无关,可不算他杀的。真要一并杀了,斩草除根,那也未免太过狠辣无情了些,总不至于要杀了一家人吧!

    二来则是,等杜宾一死,估计他父亲也不会有多余心思再查关落雨的事了,所以也实没必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