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已出手 不算完
    走出单元门后,杜宾立即掏出车钥匙,往停在楼下不远的自己车旁走去。

    这时外面有些夜风吹拂,吹得院子里树木的树叶不时“沙沙”作响,也吹去了白日里一天的烦热。

    虽然早在十来天前就已立秋,但初秋时节,却是还有“秋老虎”之称,天气还是很热,跟盛夏基本没什么不同,要大概持续一个月,到中秋前后时,天气才会开始变凉,正式迎来凉爽的秋天。

    不过这时夜风送爽,出了单元门后,迎着这凉爽的小风一吹,杜宾烦躁的心情倒是稍微舒展了些。有时候天气的变化,确实是能影响人的心情。

    迎着夜风,走到自己停在一棵大树下的车旁时,忽然身后一道稍急的风吹过,然后他感觉自己脖子后面的脊梁骨端,似乎被什么东西轻轻碰了下,稍微有些凉意。

    这让杜宾不禁一时心头发毛地打了个冷颤,连忙转身往后望去。只是一望之下,但见后面却是烟漆漆、空洞洞一片,并没半个人影,甚至连半个鬼影也无。

    不过想到“鬼”字,他心里却不禁又是有些发毛。连忙转身快速走到车旁,然后有些慌乱地打开车门进去打开车内灯,等到灯一亮,这才微稍微镇定地松了口气。

    关上车门后,他又再借着灯光往外面自己刚才的位置望去,就见这时在灯光的映照下,能够看到夜风吹拂时,不时有些树叶会被从树上吹落。

    毕竟到底是秋天了,正所谓“一叶落而知秋”。虽然目前天气还很热,人跟动物也都是感觉热,但植物在应对季节的变化上,某一方面却是更加灵敏。所以自从一入秋后,就不时会有树叶从枝头掉落。往往一夜过后,就能看见街道上铺满了一地的落叶,尤其在刮风时,叶子落的更多更快。

    见到不时有树叶被夜风吹落枝头飘落而下,杜宾又是再松一口气,心想刚才可能是有片叶子刚好从他脖子后面滑落过去,并不是什么别的东西。是他自己想多了,有些自己吓自己,这世上哪有鬼。

    这般想着,他便转回头,接着发动汽车,开车倒出车位离去。

    林旭藏身在树冠之中,目送杜宾开车离去之后,又是微露出冷冷一笑。

    杜宾刚才的感觉并不是错觉,也不是他后来见到树叶被风吹落后所以为的,是被树叶落下滑碰到。事实上,刚才是林旭骤然落到他身后,然后出手如电,以《妙手十三式》里的“蜻蜓点水”点中了他脖子后面的“大椎穴”,将一点内力种子种进了他体内潜伏。

    因为他速度极快,落下跃起又无声,再加上“蜻蜓点水”这招的手法非常轻微,不易被人察觉。所以杜宾虽是被他给下了招杀手,但直到这时中招,却是还尚不知情,全无所觉,只以为是刚才身后一道急风吹过,然后吹落树上的树叶,造成了刚好有一片树叶掉落到他脖子后,接着在后面轻轻触碰了下,就滑落了下去。

    这就像林旭在滨城第一次以这招出手对付郑文辉时,当时是借着与郑文辉的冲突,掐住郑文辉脖子时暗中下了此招。当时所有人都被他掐着郑文辉脖子的动作所吸引,哪里能注意到他某根手指用力,暗中对着郑文辉脖子旁锁骨上方的“缺盆穴”处暗施了此招。因为这招的手法轻微,不易被察觉,连郑文辉自己也是毫无所觉,最后也是因此而死得不明不白,还被误会成“马上风”,是死在了女人肚皮上。

    林旭也正因为有了前面郑文辉这个成功的第一名试验品,所以对这次的出手也就更加有把握。此招一出,他就可以肯定,郑文辉几天后必死,他都不用留下来确认结果。只是具体会隔几天死,他对此还不是很有把握。

    就像滨城那次,他设定控制的是三天后爆发让郑文辉死,结果却提前了一天,两天后郑文辉就死了。所以对这次的杜宾,他也不是很有把握。只是尽了全力去控制往后拖延,毕竟这几天内,杜宾还要给关落雨汇款转账,他倒也不希望在杜宾弄完之前,就先提前翘了辫子。

    不过对“蜻蜓点水”这招,他出手后就基本没法控制了。所以杜宾是否会提前死,他实在也说不准。因为这招爆发的时间,除了跟施招者有关外,也跟中招者有关。如果中招者在此期间多做什么剧烈运动,就有可能会促使激发那点潜伏的内力种子提前爆发。就像郑文辉那次,就是他在中招的期间,经常搞些剧烈运动,结果把自己给提前搞死了。林旭是在后来从那个私家侦探孙鹰那里了解清楚了这件事的始末后,由此推测到了这点。

    所以现在杜宾是否可能会提前死,也要看他自己的了。

    林旭却是不知道,杜宾现在这么大半夜偷偷摸摸地离家而去,就是打算找个女人泄火,搞跟郑文辉同样的剧烈运动去的。他要是知道的话,可能会选择在事后再出手。毕竟中了“蜻蜓点水”这招后,还经常搞这种事,很容易会提前死。

    不过他现在不清楚,也就懒得多管其他了,也一点儿没打算再继续跟着郑文辉。反而是在目送郑文辉远去后,又施展轻功,返身爬回了楼顶,然后从楼顶天台的楼梯口下了楼梯,往杜宾家而去。

    虽然杜宾父亲“子不教,父之过”的罪并不致死,但可也不是没罪,所以今晚的事情还并不算完。解决了杜宾,还有他父母也要做些处理,给点儿惩罚与教训。

    所以,他还是要潜进杜家去。至于进去后做的事,也是跟上次在滨城那次到郑文辉家里的公司去偷东西差不多。除了弄点儿浮财外,他也是想要搜集到对方违法的证据,然后同样公布披露出去,让他们声名狼藉,名誉扫地,丢官失职。而等再出了这种事,杜宾父亲在之后应该也就更没心思再去查关落雨的事了。

    他听说过句话,叫“当官的九成以上都不干净”。再加上杜宾家里轻易就能拿出二十万,其父还声称这二十万对他们家不算伤筋动骨,就可见他们实际拥有的财产更多。这么厚的身家,可不是光靠他爸做个教育局长,他妈做个校长就能积攒下的,肯定有着灰色收入。

    只是在杜宾家里究竟能不能搜集到这些罪证,林旭却也不是很肯定。做为一个精明老练的谨慎人,杜宾父亲未必会把这些东西存放在自己家里。但不管有没有,他还是都要进去找找看,找过才能确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