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熟悉一座城 晚上见
    林旭所入住的酒店,名叫君悦酒店。入住之后,他将东西放好,然后从自己旅行背包里掏出一张与雨伞一并在机场商店所买的首都地图,展开看了起来。

    了解一座初来乍到的陌生城市,一张地图是必须的。因为即便是像他们平阳那样只有一个区的地级小城市,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内就把城市的所有地方走遍,更别说首都这种下辖十几个区的一线大城市了。怕是就算在首都住了几年的人,也都未必能把这座城市全部了解清楚,所熟悉的也就是日常活动接触的范围。

    而地图即便不够详尽,因为修路等原因也不能及时更新,但仍然会对了解城市有一个很大的参考。林旭既然需要在首都停留几天,那也就需要对这座身处的城市熟悉起来,就算不能全部了解的,也要大致清楚,不能全都两眼一抹烟,哪哪儿都不知道。

    展开地图后,他首先找到了位于城市中心点的**,然后于**附近,找到了自己目前所住这家君悦酒店的位置,用笔圈住。

    **是首都绝对的市中心,位于东城区与西城区这两座城区的交界处。不过从行政区划上分的话,是属于东城区。而林旭目前所住的这座君悦酒店,则是位于西城区。

    **在两座城区的交界处,他看过**后信步而走,找吃饭的地方,却是走到了西城区。接着给卫青衣打电话,以及找酒店入住,也都是还在西城区。

    不过这对他来说,却也是正好,因为卫青衣家也是在西城区,就连卫青衣所就读的京城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也是位于西城区。甚至连卫青衣父母工作的国家京剧院,也是在西城区。而他现在也正在西城区,在心理上也就感觉离卫青衣更近。

    另外,作为卫青衣所就读的附属中学母校,黄容与郭静目前正在上的京城师范大学,也是位于西城区。并且两所学校离得很近,毕竟是主体与附属关系。不过黄容与郭静现在当然还并没来,离开学还有着十天时间,她们并不用着急来。就算提前几天动身,也不用提前这么久。林旭昨天离开武乡中学的时候,她们俩都还在,吃早饭时还一起遇见打过招呼。

    卫青衣家的具体地址,林旭并不知道在哪儿,只知道是在西城区。两人以前通信时,他给卫青衣写信,都是寄到卫青衣学校。所以他对卫青衣学校的具体地址却是很清楚,当下又在地图上找到了卫青衣的学校,也用笔圈住。

    京城师范大学,简称京师大。将京师大附属中学圈住后,林旭又顺便把旁边离得不远的京师大位置也给一并圈住。接着则是找到国家京剧院,也一样圈住。

    圈划了这些相关地方后,林旭接着又开始在地图上找起以前听说过的一些首都熟悉的地名,如故宫、颐和园、后海、长城等。既然来了首都,还打算多留几天,那这些以前听说过的著名旅游景点,有空便可以去瞧瞧。当然,如果卫青衣时间也方便,能给他做向导,两人一起去逛,那就更好。

    再把这些以前听说过的景点在地图上找到并圈住后,林旭接下来又看了会儿地图,便暂时收起放到一旁。接着,他则是拿起自己的又继续看起来,这既是他喜好,也能很好地用来打发时间。

    看了不一会儿,便又沉迷其中,忘记了时间。过了不知多久后,忽然床头柜上放着的呼机“呜呜”震响起来,才把他从中惊醒回过神儿。

    暂时放下手里的,拿起呼机一看,他立即面上一笑,因为呼机上的信息,正是卫青衣呼来的,说是现在正好有时间,可以见他,问他现在在哪儿,给她回电话联系清楚。

    见到是卫青衣呼叫留言的见面信息,林旭自然高兴,当下立即拿起床头柜上放的电话,按照呼叫信息后所附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

    拨号完毕后,林旭顺便看了下呼机上所显示的时间,但见这时已是到了晚上六点多。现在虽已入秋,但天气还并没完全脱离盛夏的酷热,而昼夜的变化,也还是属于昼长夜短,并没转换过来。所以现在六点多也是还未到天烟,只是到底天已入秋,又早过了白天时间最长的夏至,所以昼夜变化已开始转换。现在的六点多,也是到了黄昏,不像八月初时,六点多也仍是天光大亮,太阳都还没落山。

    “喂,林旭?”电话拨过去,只响了一声,那边就很快接听地传来卫青衣的声音。

    “嗯,是我。”林旭应了声,便问:“我们在哪儿见?”

    “你现在在哪儿呢?”卫青衣没回答,先问道。

    “我现在在酒店,叫君悦酒店,也是在西城区。不过,也还是离**不远,隔了应该不到一千米。”林旭答道,说罢一顿,又接道:“不如我们就在这儿见吧?对了,你吃晚饭了没有,没有正好我请你吃饭,也顺便补上滨城的那顿。”

    卫青衣闻言笑了笑,故意嗔道:“你说什么呢,我们才认识几天啊,你就想把我带去酒店?”

    林旭不禁无奈摇头,连忙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这酒店也正好有餐厅,我顺便请你吃饭。”

    卫青衣道:“吃饭的地方哪儿没有,大街上多的是。酒店里的餐厅,可都不便宜。”

    林旭道:“那就随你选吧,我反正也不熟。”

    卫青衣想了想,道:“这样,我们先见面吧,等见了后再说别的。既然你对首都不熟,那我也不约别的地方了,还是我过去找你吧,免得我说了地方,你找不到。你把你酒店的具体地址说给我,我过去找你。”

    林旭道:“你想约别的地方地就约,不必非迁就我。我不熟,出租车司机总熟,拦辆车也就过去了。”

    卫青衣道:“还是别了,我去找你就行。打车也挺贵的,而且要是遇到那种不安好心的,看你是外地人,可能会故意绕远路宰你。到时候你被拉着转圈都不知道,不白吃亏了。”

    林旭笑道:“我哪有你说的那么逊,别忘了我可是会武功的,可不会任人欺负。”

    卫青衣笑着想了下,道:“算了,还是我去找你吧!”

    林旭见她坚持,便也没再多说,把酒店的具体地址跟她说了。

    卫青衣听罢记下,道:“好,我知道了。我应该二十多分钟就能到,你看着等时间差不多,就出来到门口等我。”

    林旭道:“打完电话我就出去等你。”

    卫青衣道:“不用这么早,你这会儿出来,也是干站着。”

    林旭道:“没事,我愿意等你。”

    卫青衣笑道:“那就随你。”说罢一顿,接道:“那就这样吧,我先挂了。要是找不到地方,我再联系你。”

    “好。”林旭道:“那我们待会儿见。”

    “嗯,再见!”卫青衣说罢,先挂断了电话。

    林旭随后放下电话,接着把呼机、钱包、房卡等随身物品带好,便出门而去,准备到酒店门口等卫青衣。

    走到酒店大堂,他看到大堂里有对酒店餐厅的广告介绍。顺便看了一眼后,他不由心下一动,又改为转身到酒店前台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