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劫富济贫 抢来的
    既然林旭已经付过了订金,而且订金不能全额退还,不用就要损失五十,本着不能白白损失,所以卫青衣接下来还是答应了林旭就在酒店餐厅用餐的请求。另外,她也是好奇林旭为她搞点儿浪漫订的烛光晚餐是什么样。再则,她也多少有点儿女孩子的虚荣心,能在这种高档酒店的餐厅用餐,心里其实也还是欢喜的。只是这里花销太高,她为林旭考虑,不想让他浪费,多花冤枉钱。

    要说起来,她的家庭条件肯定是比林旭好上许多的。毕竟是在首都生活居住的,要收入不达标,怕是都住不下去。首都的开销,可是远高于林旭家那个小村子。

    她父母都在国家京剧院工作,待遇很不错,而爷爷也还没退休,并且是京剧院的高层领导。作为京剧世家,他们家在戏曲界的地位,也颇为不低,她爷爷甚至称得上是元老级的人物,颇受尊敬。

    她家里虽称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也是家道殷实,至少是小康水准往上,从小在吃用上也没怎么受过委屈。不过她家境虽不错,但也不是豪富级别,再加上从小家里教育的好,却是也养成了节省的好习惯,花钱并不会太大手大脚,随便浪费。

    而林旭的家庭情况,通过以前的通信,她也多少有些了解,知道林旭家里并不富裕。所以在答应林旭后,她又立即想起了这点,盯着林旭疑问道:“对了,你哪儿来的钱,怎么住这么好的酒店?而且从你们那儿来首都,路费也不便宜吧?”

    “这个,我是劫富济贫劫来的,你信不信?”林旭故意以半开玩笑的口吻笑着说道。

    “是吗?”卫青衣饶有兴致地打量他,笑问道:“那劫的哪个大户人家?林大侠?”

    林旭装作正义凛然道:“哪个为富不仁,我就劫哪个。”

    “行了,别武侠小说入戏太深了。”卫青衣笑着轻推了下他胸口,问道:“说正经的,你到底哪儿来的钱?我就不信你爸妈会给你这么多钱,任你来首都潇洒?另外,我估计你这次又是没跟家里说,偷跑出来的吧?”

    “当然,我可是来找你的,说了他们怎么会同意?我不仅没跟他们说,也没跟任何人说。”林旭先笑着回答了她最后的问题,接着想了下,才将头凑近她地低声道:“我的钱,确实算是抢来的。”

    “你说真的?”卫青衣见他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不由面色一变地吃惊看着他,“你抢谁的?不会真像小说里写的,学什么绿林好汉干拦路抢劫的事吧?”

    “不是那种,我可不会那么没品。”林旭摇摇头,问她道:“记得我们在滨城遇到的那帮摩托车抢匪吗?”

    “当然。”卫青衣立即点头道。点了下头后,她却是忽然想到地双眼一亮恍然道:“你是说,你是抢这种人的,专门抢坏人的。”

    林旭含笑点了下头,道:“嗯,就像小说里写的,大侠们有时候手头没钱,短了盘缠,就会夜入某贪官污吏,或为富不仁的地主豪商家中,自己取用一些。这便是不义之财,取之有道。”

    卫青衣本来还担心林旭是仗着自己武功高强,就以强凌弱,随便抢夺别人的钱财,但现在知道了是抢这种坏人的,倒是觉着能够接受了,反正这些人的钱也不是什么好来路,确实是不义之财。抢了他们的,他们也不会去报警,否则那就是自找不痛快了。不过她对此还是有些担心地道:“现在可不比以前了,有很多高科技防盗手段,而且那些人有的可能还有枪,这种事我觉着你以后还是别做了,有危险。”

    林旭闻言点点头,顺着她道:“放心,这种事我也不是常做的,就是有时候正好碰上了,就顺手牵点儿,给自己稍微谋点儿福利。”

    “嗯,以后挣钱也还是要走正经门路,别老想着这种捷径。虽然他们的是不义之财,可就像滨城的那帮摩托车抢匪,他们的财物,还不是都从好人手里抢来的,所以最终损失的,还是那些失主。”卫青衣劝他道。

    林旭再点点头,道:“我知道的,我也会尽量避免这种,专挑一些贪官奸商之类的下手。”

    卫青衣道:“能别做还是别做,总归是有危险的。行侠仗义也要有个度,千万别把自己置身到危险之中。”

    林旭笑道:“这是当然,我其实也没有书里面那些大侠们那么伟大,既没有为国为民的高尚情操,也没有舍身取义的大义。也就是做点侠之小者,力所能及顺手的事。所以,这点你别担心。任何时候,我都会保留有用之身的。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不会轻易去犯险。”

    卫青衣闻言,不禁脸红地扭头道:“你犯不犯险的,又关我什么事了?你应该是为了你自己,为了你家人!”

    林旭笑了笑,看着她娇羞的美丽侧脸,心中一动地壮起胆道:“我觉着我们将来,也可能会成为家人。”

    “越说越没正形,不理你了!”卫青衣闻言,不禁更是脸红发热地害羞,连头都不敢扭过来正眼看林旭。发了句娇嗔后,直接快走几步率先往酒店里走去。

    林旭在后面一笑,立即随后跟上。

    等走到里面酒店大堂旁的电梯口处时,卫青衣面上红晕才稍微淡去一些,没那么害羞了。不过还是一直没转头正眼看林旭,到电梯口处的这一路,也都没跟林旭说话。

    倒是走到这里,按了上楼键等电梯时,林旭忽然想起件事,转头问道:“对了,你是怎么找借口从家里出来的,不会也是偷溜出来的吧?”

    “当然不是。”卫青衣摇头叹道:“我可不像你那么自由,自己一个人住学校,爸妈也不在身边,基本上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不用事事跟他们报备。我就不行了,我爸妈管我可比你爸妈要严,出门哪能不跟他们知会?”

    “我这次出来,是假托了一个同学过生日,说晚上同学相聚请吃饭,他们才答应的。不过答应也有条件,叮嘱我晚上九点前一定要回去。还说到了饭店,就要给他们打个电话,告诉他们在哪儿。”

    说到这儿,忽然惊声道:“哎呀,不说我都忘了,我还得给他们打个电话。可是,就用这酒店的电话打吗?会不会被他们查出来?再说,我也不能直接说在这儿啊?”她说到最后,有些着急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